香港

滙豐CEO親函許智峰稱凍結戶口乃警方下令

流亡海外的香港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資料圖片
流亡海外的香港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滙豐銀行CEO祈耀年(Noel Quinn)親自致函給流亡英國的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峰,指凍結許的戶口是收到警方的通知,銀行別無選擇。

廣告

許智峯在 Facebook 表示,收到祈耀年的來信就凍結戶口解畫,表示該行是收到警方通知而不得不採取行動,稱銀行有法律責任,別無選擇。許智峯表明不接受滙豐的解釋,指做法有違專業指引,質疑是“警方說可疑就是可疑”,認為“滙豐是侵犯人權的共犯”,呼籲英國及其他國家去信質詢滙豐,及考慮對滙豐作相應的國際制裁。

許智峯表示滙豐控股CEO日前主動透過電郵來函,就凍結他戶口一事解釋。祈耀年在信中表示,是滙豐“不能操作”許智峯的銀行及信用卡戶口,因為收到警方通知下有法律責任採取行動,在凍結戶口一事上並無選擇,亦須遵從法律下某些保密責任。祈耀年又說,早前一位滙豐職員指,銀行因“商業決定”而取消許智豐的信用卡戶口之講法“是錯誤的”,信用卡與其他滙豐戶口一樣,只是“被凍結”而非“取消”。

許智峯指,其戶口遭凍結至今差不多一個半月,滙豐的解釋姍姍來遲,認為只是基於各方壓力才來信,做法不負責任。他又列舉三大原因表明不接受滙豐的解釋。

其一是滙豐沒有解釋凍結戶口的法律依據,而根據《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凍結戶口有一定程序,包括銀行本身先要認為戶口內有可疑交易,然後由銀行向聯合財富情報組(Joint Financial Intelligence Unit))提交報告後,警方才向銀行發出不同意處理書  (No Consent Letter))要求凍結戶口款項。而目前是有清晰指引讓銀行識別可疑交易,包括銀行應向客戶提出合適提問,釐清有關款項的資金來源、受益人、交易原因等問題,惟許智峯指他從來無收過滙豐就其戶口內任何交易提出過任何問題,質疑是“警方說可疑就是可疑”,銀行並無按專業指引行事。他要求滙豐交代,不能以一句“有法律責任採取行動”就可矇混過關。

其二,滙豐沒解釋為何其家人亦受牽連。許智峯質疑事件是“針對整個家庭而另有目的之政治報復行動”,並公開邀請祈耀年去信向其每一位家人解釋清楚。

其三,他指滙豐反口覆舌,先以“商業決定”為由取消他及其家人的信用卡,如今又在輿論壓力下改口指“說錯了”,只是“凍結”不是“取消”,斥滙豐“堂堂國際大行,卻在政治獻媚下讓客戶服務醜態百出”。

許智峯指協助政權打壓香港人自由的,就是侵犯人權的共犯。滙豐在“凍結戶口事件”上顧左右而言他,他呼籲英國及各國國會議員就事件去信滙豐質詢,及於國會內討論跟進,呼籲各國政府考慮對滙豐及曾處理相關案件的人員,作相應的國際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