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務員宣誓

香港新公務員工會因效忠誓言扼殺言論自由宣布解散

香港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左)宣布,港府要求全體公務員宣誓,已使得工會無發展空間遂宣布正式解散。
香港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左)宣布,港府要求全體公務員宣誓,已使得工會無發展空間遂宣布正式解散。 © 新公務員工會面書圖片

香港新公務員工會日前發表聲明,因政府要求18萬公務員在四個星期內宣誓及簽署聲明效忠,在白色恐怖以言入罪的批鬥文化下,宣布解散。主席顏武周表示,他最大的考慮是工會理事的人身安全及會員資料。

廣告

源起2019年反修例運動、公務員自發發起“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的新公務員工會,在社交平台的聲明續指,公務員宣誓後,依政府說法,工會理事或無法繼續留在政府,故必須趁僅余時間,妥善處理會員資料及物資,“為保障會員的資料,啟動解散工會是無奈但必要的做法”。

根據政府15日向公務員發出9頁文件及宣誓聲明,列明公務員履行職務時,若為個人政治信念或黨派政治聯繫所影響或支配,或以公職身份表達與政府立場相違背的意見等,屬違反“盡忠職守”、“對香港特區政府負責”的誓言或聲明;若公務員表達個人言論時導致他人“覺得或懷疑”其執行職務時可能會偏袒,也可能違反誓言或聲明。

新公務員工會於16日晚上在面書發文,宣布工會正式解散,聲明由顏武周所撰寫。文中指,公務員宣誓一事如箭在弦,但工會一直未有加以表態,或令大眾感到疑惑。他在文中表示,事實上,工會早於宣誓一事剛被提出時,已收到公務員同事的疑慮,亦參與去年6月20日的聯合工會行動,讓會員一人一票表達意見,再將同事意向轉達政府。

他續指,在過去半年,港人都切身感受到生活的空間大大被收窄,令他憂慮工會理事的人身安全和會員資料,因此認為不適宜去做一項早已表態之事;又形容評論事情“需承擔巨大風險”,“有些時候,不能評論已是一種評論”。

另外,他在文中指出,工會自成立以來已面對各方面的抨擊,能發展成一個有數千會員的工會,已是難得之事。不過工會一直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加上宣誓一事,或會令工會的理事無法繼續留在政府,意味將會失去工會會員和理事的資格。面臨理事會不足的情況下,為保障會員的資料,他認為啟動解散工會是無奈但必要的做法。

顏續指,工會自成立以來,便遭受各方各面的抨擊,能夠發展成數千人的工會實屬難得。他指,明白在這個荒誕年代,成為一個工會的理事已要承受無法想像的壓力和後果,因此對情況充分理解和接受,亦衷心感激數位至今仍在身邊的戰友。

他表示,當初工會的成立,全因由來自不同職系、崗位和部門的同事匿名聯署,希望籌備一個公務員同事可表達意見的“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令他們感受到公務員需要一個發聲平台。

工會繼而走過疫情、抨擊政府防疫措施不足,再到國安法生效前表達意見。文末,他指,雖然工會未必能為世界帶來改變,“但至少可以自豪地說一句,我們並沒有讓世界改變了自己”。

香港另一公務員組織“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表示,雖然自己工會未有受到如此大的壓力,但日後在言論方面都要更加小心,始終公務員屬於“特別行業”,“要注意言論的範圍”,否則隨時陷入“煽動”等指控。

梁預料,他的工會日後的發聲空間會進一步收窄,“不像以前‘敢死隊’那樣”,因為關乎工會存亡,日後發聲前更加要考慮清楚,儘可能小心,形容“要吃鹹魚就要捱得口渴”。

對於工會就公務員權益等議題發聲,梁認為政治環境對此影響不大,因為爭取權益是工會存在的根本原因,政府不可能禁止;但他指,發聲的途徑可能減少,例如參加集會遊行可能會被指“引發社會動蕩不安”,違反宣誓內容,日後再以工會名義參加集會遊行的機會十分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