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元朗白衣人“飛天南”聲稱與子女逛街反被污衊打人

7月21日晚部分香港元朗白衣人團夥暴力攻擊他人資料圖片
7月21日晚部分香港元朗白衣人團夥暴力攻擊他人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7.21 元朗白衣人暴動案今(24日)在區域法院踏入第 22 日聆訊。第6被告“飛天南”吳偉南24日繼續作供,就著錄像畫面,講述當晚在英龍圍的情況,以及自己倒下的情況。吳形容,當晚他手持木棍走向元朗西鐵站J出口,並無打算進入西鐵站,但亦打算如果情況平靜便回家,“拎着小吃炖蛋給兒子和兒女食”。及後他感到頭好痛,“感覺好像有東西飛過來飛中”,隨即便倒下。

廣告

吳偉南指,見到有聚集人士揮動雨傘,他遂用手擋但雨傘仍打中其鼻樑。

畫面見到吳偉南及後持棍走向元朗西鐵站 J 出口,吳偉南解釋“行上去睇啲人走咗未”,擔心聚集人士會折返。他強調自己無打中人,重申“持住棍字保護自己,揮(棍)就想他人快啲離開”。

吳偉南強調無打算進入西鐵站,只是上前了解人群是否全部離開,他打算了解後便回家,“拎啲炖蛋畀仔女食”。惟畫面見吳偉南突然停下,向後倒下,吳稱,他倒下後無知覺,“完全什麼都不知道”,無與他人交談,亦不知自己被送院,醒來便在醫院。

根據吳偉南的傷勢相片,其面部和鼻樑有膠紙,吳稱傷勢因當晚被襲。吳表示,出院後他並沒有回自己的住所,而是去了胞姐的家中居住,因為他“身體太弱”,要人照顧。後來吳的兒子告知他,警方在其住所留下紙條,他便在律師陪同下到警署。

被問到為何當晚要拎棍,吳偉南重申自己被打後,身體有傷,身旁有一名深色衫男子,令他感到有威脅,他着急便搶過深色衫男子手上的棍,以作自衞“保護自己身體”。吳偉南表示如果環境平靜下來,他便不會持棍並回家。

此外,被問到與當晚的村民有沒有關係時,吳偉南稱與村的老人家有關係,但與其他人無關係。

辯方呈交一份“傷勢”報告,報告中有兩個“公仔”,公仔的鼻樑、近肚位置和右胸打了交叉,標誌了“A”。辯方稱A代表酸痛,但法官葉佐文指根據副表,A應該代表不痛。辯方無法解釋 A 實際意思,要求收回報告,不呈堂。

法官又批評辯方“其實可以拎份正式報告,呢份唔系正式報告”,辯方解釋這是“出院報告”,申請收回報告。

本案涉及 8 名被告,分別為王志榮(54 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 歲,工程公司東主)、 林觀良(48 歲,商人)、林啟明(43 歲,商人)、鄧懷琛(60 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 歲)、鄧英斌(61 歲)及蔡立基(40 歲,機械技工)。當中被告林觀良和林啟明已認罪,餘下 6 名被告則不認罪受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