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中國/台灣

澳國防軍總司令:台海發生戰爭將是災難性的

澳大利亞國防軍總司令安格斯·坎貝爾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國防軍總司令安格斯·坎貝爾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澳大利亞國防軍總司令安格斯·坎貝爾(Angus Campbell)4月15日在出席活動時表示,台灣海峽的戰爭將是“災難性的”。他指出,澳大利亞將繼續推動台海和平對話。

廣告

坎貝爾呼籲各方在台灣的未來問題上“全力避免”衝突,這是在一位美國外交官透露美國和澳大利亞正在計畫如何應對該地區的軍事情勢幾周後發表的講話。本周一,25架解放軍軍機進入台灣空域當天,澳洲前國防部長派恩(Christopher Pyne)在該國一所大學的演講上提出,台灣似乎是印太地區“最有可能出現的下一個引爆點”,澳大利亞可能被捲入衝突。派恩說,一場涉及中國的戰爭是“你我在未來五到十年內很可能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對此,坎貝爾周四晚間在出席印度瑞辛納對話會議(Raisina Dialogue)時指出, “饒有興趣地聽了派恩前部長的評論”。但他表示,把這些評論理解為“一個非常複雜的戰略環境的拼圖的一部分”。坎貝爾說,“澳大利亞(的態度)非常明確,中國和台灣的未來需要是一個和平解決的未來。”他說,“在台灣問題上的衝突將是該地區人民的災難性經歷,這是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的。通過和平對話有一條通往未來的道路,但這是一條艱難的道路,需要努力。”

坎貝爾說,衝突必須永遠是 “我們的最後手段,而外交是我們的第一手段”。但他坦言,當前時代意味着“外交和軍事的分量和努力,相輔相成,極為重要”。此前,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代辦邁克爾·戈德曼(Michael Goldman)在上個月錄製的一個播客節目中說,美澳的戰略規畫涵蓋了“一系列突發事件......其中台灣顯然是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戈德曼透露的這一內容,坎貝爾在活動上回應說,各國軍方都進行“各種各樣的規畫”,但“很少談及”。

坎貝爾說,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建立防務關係,了解其他國家的利益和世界觀,“既是為了減少衝突的可能性,也是為了在必要時更有效地應對衝突”。他補充說,這種規畫的另一個目標是 “在對手的腦海中建立一種更為複雜的衝突計算,即當我們不是單獨行動,而是共同合作時會發生什麼”。在演講後的討論環節中,坎貝爾還被問及北京是否在使用“灰色地帶”戰術,即不屬於軍事衝突的行動,來追求其在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

坎貝爾回答說,“這並不是一種新的策略,數千年來,各國一直在尋求蠶食他們不舒服的安排。”他說,“不過,我們在現代看到的是,在全球化的互聯網環境的機遇下,我們可以看到規模化、泛在化以及通過網絡領域的即時行動。”他指出,“而如果有意願,你可以在南海等地看到有效改變當地規範或規則的努力。”坎貝爾說,對其他國家來說,面對這一策略“總是具有挑戰性,要同時又不尋求突破這一障礙,進入公開衝突”。他說,民主國家需要在自己的國內機構周圍設置 “護盾”,保護自己的主權,明確表達自己的國家利益。

坎貝爾呼籲對相關顧慮採取更大的透明度,並稱 “陽光可以成為一種極其強大的消毒劑”,有助於激發“更廣泛的利益共同體”。他說,“而且我認為,我不僅僅是針對一個國家說的,我認為我們現在正在更頻繁地尋求這一點:因為濫用規範和規則之間的灰色空間和爆發衝突的趨勢正在被非常普遍地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