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四

香港紀念6.4再被禁 港人今年創意多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Tonyee Chow Hang-tung)在1989年6.4天安門鎮壓民主示威者32周年前夕手捧蠟燭2021年6月3日香港。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Tonyee Chow Hang-tung)在1989年6.4天安門鎮壓民主示威者32周年前夕手捧蠟燭2021年6月3日香港。 REUTERS - LAM YIK

法新社6月3日發自香港的報道說,儘管親北京的香港當局禁止傳統的6.4悼念燭光晚會,但港人終究還是有辦法,比如在你的智能手機上點燃火炬,閱讀詩歌,或打印T恤衫......。

廣告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Kacey Wong)可能獲得發明獎,他在以前的燭光守夜活動中,收集了數百個燒過的蠟燭,並計畫在周五6.4這一天重新分發。黃國才說:"每根燃燒的蠟燭都帶着一個人對那些為民主而犧牲的人的敬意,以及對有一天民主將取得勝利的希望”。

幾十年來,香港和澳門是中國唯一在6月4日這一天紀念6.4的地方。1989年的6月4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北京對學生和市民的抗議運動進行了血腥干預。

但在中國中央政府強力接管香港的背景下,六四悼念守夜活動在2020年首次沒有到當局批准,當局提出了疫情的借口。然而,仍有數以萬計的港人不顧禁令,和平地,分散地聚集在香港島中心的一個公園裡。

法律威脅

今年六四,香港警方再次禁止一切集會,警告將對任何紀念64活動的企圖進行干預。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政治氣候大大惡化了,2019年,大規模的民眾抗議北京干預香港的民主運動遭到了無情鎮壓。

而北京強力接管香港的工具,就是一部嚴厲的、措辭含糊的國家安全法。該法具有阻止幾乎任何形式異議活動的作用。

今年的六四,當局再次將冠狀病毒大流行作為禁止6月4日守夜的理由,儘管一個月來,香港本地沒有記錄任何不明來源的感染病例。同時當局還警告說,那些集會紀念天安門的人,可能會觸犯國家安全法。

在這種背景下,一些香港人開始別出心裁,比如黃國才推出的紀念蠟燭。他告訴法新社:"現在是把它們重新分發給香港人保管的時候了。

博物館關閉

過去,他曾將蠟燭碎片用於藝術項目。周五,他將在銷售親民主產品的紡織品連鎖店的兩家Chickeeduck門店贈送這些產品。

去年6.4,當數以千計的人在維多利亞公園和平地,分散開地進行“非法”守夜時,警察們袖手旁觀。但一些組織者後來被判處了監禁。

預計今年香港的安全部隊不會如此被動,因為當局動員3000名警察來防止在公園的任何集會。當局還提醒公眾,參加未經授權的集會可被判處五年以下監禁。

另據親北京的人士說,"結束一黨制"和 "中國民主"等口號都是非法的。

周二,衛生檢查人員參觀了最近重新開放的天安門64紀念館,該紀念館由組織年度6.4燭光守夜活動的同一團體管理。檢查人員說,這個地方沒有適當的許可證。於是博物館在第二天關閉。

6.4格式

支持民主的活動人士希望相信,當局將無法阻止所有的紀念活動。傳統上,在64悼念守夜期間,人們在象徵1989年的8點09分點燃蠟燭。

64燭光守夜活動的組織者之一,因組織參與非法集會被判監12個月, 緩刑兩年的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Albert Ho)呼籲香港人在自己的社區點燃蠟燭,或在他們的智能手機打開火炬。"他上周對《南華早報》說,你可以把整個香港看作是維多利亞公園。"

藝術家白雙全(Pak Sheung-chuen)呼籲所有居民在家裡的電燈開關上寫上數字6和4,代表6月4日,將每一次開燈變成一種紀念。"他在Facebook上寫道:“保護真相,拒絕遺忘”。

設計師陳嘉興(Chan Ka-hing)在社交網絡上提出了另一個想法,發布了一個4乘6的黑色矩形,並建議人們將其印在白色T恤上穿。

香港區議員陳嘉琳(Debby Chan)計畫在她的選區舉行詩歌朗誦會。她告訴法新社,"紀念六四是民主運動的一個標誌性事件"。"如果我們今天停下來,紅線就會不斷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