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港府擬改大律師和會計師獲取資格方法 遭質疑謀削專業自主權

圖為香港大律師公會徽圖
圖為香港大律師公會徽圖 網絡照片

港府日益以不作公開諮詢而修改制度,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以網誌形式公布擴大財務彙報局的權力,將執業會計師(CPA Practising)發牌的權力由現時的會計師公會轉至財彙局;另外,律政司則去函大律師公會,要求支持在律政司內的業務律師可直接升格為資深大律師,毋須先行執業為大律師再申請。兩個行業的公會須就此急急諮詢會員意見,引發爭議,部分人憂慮是當局藉發牌來操控,亦有指是打開削權缺口,期望當局多作諮詢,切勿匆匆上馬。

廣告

與中國部門負責就各類專業訂定執業資格和發出證照不同,相關發牌的工作在香港多由業界專業團體負責,以落實專業獨立自主的特質,部分專業人士在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中的表現受到建制派攻擊,在北京代香港訂定《港區國安法》後,有評論引述消息人士稱,專業界別是繼民主派、地產商和本地建制派之後要「收復」的失地。

以個人為單位的會計界可說首當其衝,其公會以4.6萬會員之數成為香港最大的專業團體,亦令民主派人士在改革前的立法會功能組別中勝出,三年前更於會員大會上通過以普選選出公會會長的原則性議案,月前推出具體方案諮詢會員。

但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昨(8日)於網誌中表示,建議將財彙局現有的查察、調查及紀律處分權力,由現時的上市公司核數師,擴展至所有核數師,即包括所有執業會計師、執業單位及專業會計師;此外,亦建議賦權財彙局負責發出會計師執業證書,以及對執業單位、上市公司核數師進行註冊。隨着職能擴大,當局建議財彙局改名為「會計及財務彙報局」。

財彙局的新增職能,現時均是由香港會計師公會負責,並由財彙局監督公會的工作,財庫局的建議,簡單而言是由過往的間接監管變成直接監管。許正宇於網誌解釋,做法可避免「自己人查自己人」,推動「獨立監管」,現已開始向主要持份者說明方案內容,聲稱「業界翹楚均支持改革方向」。

前立法會會計界議員梁繼昌今(9日)早在電台節目質疑,4.6萬名會計師公會會員中有多少「翹楚」?據他在圈內社交平台上的回應和帖子所見,反應熱烈,「大多是負面」。他指出,建議會令會計師公會職能大幅被削,在目前政治環境下,難免令人聯想到當局最終希望所有專業團體都改由政府委任的獨立機構監管,質疑港府功能無限擴張。他又說,即使由獨立機構監管的方向對,但變動的涵蓋面如此大,影響如此深遠,當局也應謹慎,期望當局能進行更詳細和更多的諮詢。

不過,有不具名的消息人士透露,修例草案最快可能在下月提交立法會審議,以立法會現時由建制派主導的情況,修例幾乎是定局。他相信,是次削弱公會權力的做法,背後涉及政治壓力。另有會計師質疑,當局此舉是區議會的翻版,眼甩改革派在上次理事會改選中大勝,便實行收權。相反,被指屬建制派

的會計師公會理事林智遠則歡迎港府建議,亦不認為公會地位會因此大幅降低,相信公會日後可更專註代表業界,定位更明確。

余若薇:港府建議欲更改有歷史的現行制度?

多次批評港府政策的香港大律師公會亦面對改變,該會昨日向會員發出電郵,指律政司向公會表示,計畫修改《法律執業者條例》,以容許未來任命律政司的律政人員為「資深大律師」(Senior Counsel),希望得到大律師公會的支持。

根據現行規例,律政司的政府律師雖然只是具有準備訴訟文件和上庭前後期工作的「事務律師」,不是負責在庭上爭訟的「大律師」,但可豁免只有大律師才可在法庭上發言的條例規定,但「事務律師」不可獲委為「資深大律師」,若要獲取資深大律師資格,須先離開律政司,跟隨私人大律師實習一段時間,正式成為大律師和納入公會會員名單後,再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委任,方可「升仙」(取senior諧音)。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林穎茜去年取得大律師資格、上月獲委為資深大律師,速度之快已引起質疑,但至少是接現行程序進行,但新的港府建議則是容許律政司官員直接成為資深大律師。

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前黨魁余若薇今早在電台節目中表示,林穎茜的例子表示,現時已有途徑讓合資格的律政人員成為資深大律師,不明白當局為何要改例。她質疑當局是否要給予律政人員特權,為何私人執業律師不可直接成為資深大律師?她又說,港府的資料亦沒有解釋修例的理據,質疑港府是否要更改有歷史和完整理念理據的現行制度。

另有不願具名的大律師質疑,未成為大律師便可「升仙」是不合邏輯,亦將令律政司的事務律師成為「特權階級」。也有大律師質疑,此舉是為削弱大律師公會的職能而開先例。

屬建制派的大律師馬恩國則支持港府建議,認為律政司內有非大律師公會會員的政府律師,本身因工作而具備資深大律師的經驗,但因規例而無法成為資深大律師,並不公平。

香港現時約有1500名執業大律師,當中 105人為資深大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