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北極/俄羅斯

俄羅斯何以對北極油氣資源蜂擁而上

法廣存檔圖片:俄羅斯何以對北極油氣資源蜂擁而上
Image d'archive RFI : Pourquoi la Russie se rue sur l’or noir de l’Arctique. Ici, un baril de pétrole (Photo d'illustration).
法廣存檔圖片:俄羅斯何以對北極油氣資源蜂擁而上 Image d'archive RFI : Pourquoi la Russie se rue sur l’or noir de l’Arctique. Ici, un baril de pétrole (Photo d'illustration). © REUTERS - Sumeet Mudhoo - L'Express Maurice / RFI Image Archive

在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預計為期兩天的北極理事會(Conseil de l’Arctique)部長級會議周四已進入第二天。俄羅斯從今起取代冰島,接掌北極理事會輪值主席國一職,為期兩年。在此背景下,美俄兩國外交事務最高負責人的首次會晤尤其引發外界關注。

廣告

就北極問題,本台RFI法文網周三在 «今日經濟»專欄(Aujourd'hui l'économie)刊文,法文原標題為Pourquoi la Russie se rue sur l’or noir de l’Arctique。(為何俄羅斯對北極“黑金”蜂擁而上)

本台RFI記者多米尼克(Dominique Baillard)在這一網文的開篇中指出,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ueï Lavrov)的首次會晤在緊張激化的背景下舉行。隨着北極暖化,沿岸國家之間的競爭也越來越尖銳。這不僅出於軍事原因,也出於經濟原因。俄羅斯在這一區域有着巨大的雄心。

北極氣候升溫永久凍土融化

石油和天然氣的收入,尤其是來自輸向歐洲的部分,是俄羅斯外彙與稅收的重要來源。碳氫化合物承擔了俄羅斯國家預算的三分之一,占出口的一半。普京的俄羅斯正是受益於碳氫化合物,才得以在西方制裁下保持不被淹沒。通過開發北極浮冰下的礦藏,克里姆林宮的主人打算保持俄羅斯能源大國的地位。因為,伴隨着這一地區迅速升溫,在永久凍土深處勘探開採石油和天然氣變得可能與有利可圖。當地蘊藏的油氣資源可能佔全球儲量的16%。美國地質單位甚至估計,高達30%。冰川地殼的急速融化也打開了新的海上航道,大大縮短了海運成本與時間。

Image RFI Archive - Russie - réchauffement climatique
Image d'archive RFI : l'un des deux cratères de Sibérie, apparu il y a peu, formé dans le pergélisol d'une région riche en énergie, à près de 2000 kilomètres de Moscou. AFP PHOTO/HO/PRESS SERVICE OF THE GOVERNOR OF THE YAMALO-NENETS / RFI Image Archive

俄羅斯已供歐洲北極天然氣

歐洲已經獲得俄羅斯亞馬爾半島(Yamal)液化天然氣的供應。在一處位於北極圈的地區,俄羅斯第二大能源企業諾瓦泰克集團(Novatek) 與法國的道達爾集團(Total)以及中國«絲綢之路»( routes de la soie )基金合作開採天然氣,當地全年有一半時間是凍土。產量占液化天然氣市場總量的5%。這一勘探項目已於今冬在更北的喀拉海(Kara)啟動。莫斯科的規畫還更龐大。莫斯科希望在15年內成為液化天然氣的主要參與方,有能力在產量上超於當前的兩大冠軍:澳大利亞(Australie)和卡塔爾(Qatar)。這些新項目的主要承建方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正在出售部分位於俄羅斯南部的油田,以投資這一高達1300億美元的超大項目。俄羅斯國家給予免稅,以吸引俄羅斯國內和國外的投資人。

Image RFI Archive - Russia's gigantic Yamal LNG plant in Arctic Siberia
Image d'archive RFI : Russia's gigantic Yamal LNG plant in Arctic Siberia is one of the most ambitious such projects in the world. AFP/ RFI Image Archive 法廣存檔圖片

俄羅斯項目將加劇氣候升溫

這些因氣候升溫變得可行的項目將加劇這一情況。這就是這一極地冒險的矛盾之處。國際能源署呼籲這些企業停止開採碳氫化合物,以便賦予阻止氣候升溫一個機會。而在西方大企業轉向可再生能源之際,俄羅斯加速衝向北極地區的黑金。莫斯科無所謂生態問題,也不擔心沒有買家,由於經濟的大規模電氣化。莫斯科打的算盤是,當競爭對手轉向綠色能源之際,經濟脫碳速度緩慢的亞洲和非洲國家依然對常規能源有着巨大的需求。足以保證俄羅斯未來15年裡的市場和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