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氣候變化

如澤爾:很難說第26屆氣候峰會是一次成功的峰會

在氣候峰會會場外面的抗議人士,2021年11月12日。
在氣候峰會會場外面的抗議人士,2021年11月12日。 © RFI/Jan van der Made

第26屆氣候峰會應該在當地時間下午六點結束,今天上午修改之後的峰會的最終宣言已經出台,同周三出台的草案相對比,峰會在走出化石能源問題上又所有修正,不過,峰會最終文本很可能再度受到修改,此次峰會在兩大重要議題上未能取得進展,也就是一千億美元的融資問題,以及巴黎協定中第六條有關碳補償機制的具體落實。

廣告

如果說,融資問題似乎並沒有獲得解決的跡象的話,引發爭議的碳補償機制卻很可能在周末獲得通過,對包括綠色和平在內的非政府組織來說,碳補償機制對減低碳排放的成效還有待進一步確認,但他很可能成為跨國集團繼續排放的借口, 而且,植樹以及收購森林等類似的補償措施將威脅地區的生物多樣化以及當地居民的權益。

如何評價剛剛結束的第26屆氣候峰會?出席了二十多次氣候峰會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政府間專家小組前負責人讓如澤爾先生向法廣表示,峰會在減排自主承諾以及融資等重大問題上未能取得進展,很難說,這是一次成功的峰會,雖然他也承認,峰會期間也有一些積極的承諾,比如說,中美聯合聲明,雖然外界並不了解聲明的具體內容;此外,由美國,歐盟等多個國家簽署的在2022年之前停止投資海外的化石能源計畫的聯盟協議,以及由丹麥與哥斯達黎加牽頭組建的停止簽發化石能源開發許可證的國家聯盟都值得肯定,法國猶豫了一周之後終於加入了此一聯盟。這一切都是積極的信號,不過,如澤爾認為,倘若要實現峰會主席國所制定的1,5度的升溫目標,這一切是遠遠不夠的。

此外,如澤爾還對發達國家在歌本哈更峰會所承諾的一千億美元的援助資金遲遲不能到位感到費解與羞恥,指出新冠危機期間,發達國家斥資數千億美元援助國家經濟,而卻無能兌現一個已經延續了十多年的承諾。或許明年在埃及舉行的第27屆氣候峰會可以在上述問題上取得突破。

就在聯合國成員國政府代表出席峰會閉幕大會的同時,多個非政府組織,人權組織在大會對面的大廳舉行新聞發布會,他們譴責此次大會是聯合國氣候大會歷史上最糟糕的一次,批評大會無視遭受氣候變化災難影響的貧困國家的權益。來自國際環境法中心的氣候能源項目檢察官Duyck譴責COP26很可能在周末落實的巴黎協定第六條的通過將對貧困國家帶來重大的損失,而且對應對氣候變化有害無益。

如澤爾先生對巴黎協定有關設立碳機制的第六條也持有保留,認為類似的機制並不一定適合所有的國家,而且也不一定能夠起到減排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