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熱門話題

幾內亞作家看斯特勞斯卡恩案

音頻 05:28
一名記者從卡恩性侵案中的原告迪亞洛居住的樓房前走過. 2011年5月18
一名記者從卡恩性侵案中的原告迪亞洛居住的樓房前走過. 2011年5月18 Michael Nagle/Getty Images/AFP
作者: 小喬
15 分鐘

斯特勞斯卡恩6月6日選擇“無罪辯護”之後,意味着他選擇了和原告把官司打到底。曾於2008年獲法國雷諾多 (Renaudot )文學獎的幾內亞作家莫內郎博(Tierno Monérembo) 在新出版的《觀點》雜誌上刊登了一篇有關斯特勞斯卡恩案的文章。

廣告

莫內郎博在此篇文章中寫道:強姦未遂案還沒有開庭,原告迪亞洛(Nafissatou Diallo)已成眾目睽睽的罪魁禍首。無論將來這個案子結局如何,原告迪亞洛 都會萬分後悔5月14日那一天、那一刻,在紐約索菲特旅館撞上了大名鼎鼎的斯特勞斯卡恩。迪亞洛早晚會成為一個棄兒、有權有勢的人都唾棄她。

作者寫道:人們在強姦案上有固有的社會版本。這種境遇中的女人總是受到別人的質疑。女人遇到這類的事情把男人以強姦罪告上法庭,女人最終會招惹社會的譴責:人們會說,是她勾引了男人;輿論會說,是她輕佻;說到底,人們不相信,女人會把自己洗刷乾淨。

女人遭性侵犯的事情幾乎每天都在發生。2010年全年,紐約市就發生過1373起強姦案。她們其中絕大部分女性沉默不語。她們在自問:報案又有什麼用?把見不得人的事說出來,有多少人會相信報案人的話?!最終的結果有可能鬧得自己身敗名裂。

原告迪亞洛打的不是一場普通的官司,她把一個聞名於世的人告上了法庭。

斯特勞斯卡恩不是普通的人:他有權有勢,出入高級旅店、可以隨心所欲喜歡漂亮姑娘。普通的人想接近他都難。

不要忘了,斯特勞斯卡恩還聘請了名牌律師。巴黎名流也發話說:“這不像斯特勞斯卡恩干出的事!”曾經有一半兒的法國人堅信,這是場陰謀。法國人覺得,這是美國司法的錯誤,是美國司法毫不顧及有身份的人,這簡直就是牛仔世界的法律。

說來說去,不可原諒的還是納菲薩杜•迪亞洛,這個擠在紐約布魯倫(Bronx) 貧民窟里、渾身帶土的女人,難道這種人還想阻擋歷史的車輪嗎?

正是她,這麼一個不足掛齒的女人, 把世界最大銀行的老闆拉下了馬;就是她會毀了斯特勞斯卡恩想做拿破崙或戴高樂繼承人的美夢。

而今,斯特勞斯卡恩的律師要這位弱不經風的迪亞洛來補償斯特萊斯卡恩蒙受的一切損失。被告已經準備好厚厚的幾百萬美金,要得是給她臉上抹黑。花大價錢雇私人偵探本來是用於保護跨國公司或一個國家的做法。可現在,對付迪亞洛的是一部如此強大的機器。

這個機器轉動起來,它要在紐約市內找迪亞洛生活的污點。不僅如此,人們還要到她的家鄉-幾內亞村莊去尋找她童年時一千零一個邪惡的面孔。將來到了法庭,被告要千方百計地證明:要麼她是受指派的女間諜;要麼她是妓女、吸血鬼、要麼就是恐怖分子或是走私犯…

納菲薩杜•迪亞洛頃刻之間成了全世界最出名的旅館女傭。在美國紐約上演的這場驚心動魄的連續劇,納菲薩杜•迪阿洛本是個女主角。但如今她是大家誰也沒見過的無形、沉默的女主角。

大家無暇顧及她的過去、她的憤怒、她的絕望。沒有人敢喚起這一切。所有的同情和憤怒都轉向了斯特勞斯卡恩。同情和憤怒的人把無辜和無罪推定兩個概念混為一談。只要能救出斯特勞斯卡恩,就是踩着迪亞洛的屍體也在所不惜。

在這種前提下,還用得着用金錢去搞垮她嗎?人們控制不住的情感宣洩早已把迪亞洛打得爬不起來。可憐的迪亞洛!未來的迪亞洛將會是一個找不到藏身之處的幽靈;一個把痛苦和恥辱隱藏在內心深處的苦命弱女。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