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舉國安葬被警方槍殺的礦工

音頻 05:04
要聞解說
要聞解說 RFI

南非各地昨天(9月1日)為“8.16”礦山血案中遭警方槍殺的34名礦工舉行葬禮,數以千計的礦工家屬、同事和親友出席安葬儀式,悲哀的氣氛籠罩全國。這一血案被認為是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結束以來最悲慘的事件。有關事件真相的調查尚未完成,但在葬禮的前一天,南非檢方以“共同意圖”罪名指控270名生還礦工“謀殺”,而開槍殺人的警察卻逍遙法外,引起死難礦工家屬的憤怒。

廣告

 

今年8月16日,南非西北省樂斯騰堡附近的馬里卡納(Marikana)礦場發生了警察開槍鎮壓罷工工人的慘劇,34名礦工遭警方開槍射殺,另有78人受傷,這一礦山血案震驚了全世界。昨天南非死難礦工的葬禮,是國家的恥辱,人民的悲哀,勞工界的悲哀。更加令人悲哀的是,事件發生以來,整個國際社會由於目光聚焦在敘利亞局勢、美國總統大選造勢以及其他區域熱點,對南非這場血案幾乎沒有說一句“譴責”的話。

昨天的葬禮,分別在死難礦工的家鄉舉行。據政府提供的死難者名單及善後事項,34名死難礦工中,24人昨天安葬,其餘死難者葬禮將在今天或接下來的日子裡陸續舉行。

在東開普敦地區一個村莊姆度馬祖魯村,村民們設了靈堂,為村裡48歲的死難礦工芬奇爾.索漢伊爾(Phumzile Sokhanyile)和他悲憤去世的母親一起舉行了安葬儀式;79歲的年邁老母是聽到兒子的死訊時,悲傷過度而去世的。據村民描述,這位母親得知兒子被警方槍殺,怎麼也不能相信是真的;接着就昏倒在地,含恨離開了人間。

“8.16”礦山血案,是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結束以來最悲慘的事件。南非總統祖瑪在事發後已經宣布,將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來調查事件的真相。祖瑪稱這次事件是一個“悲劇”。祖瑪說,他對事件的發生感到“悲痛”和“震驚”,並對所有失去親人的家屬表示誠摯的慰問。
但死難礦工屍骨未寒,事件調查也還沒有結束,南非當局就已先向倖存的罷工者“開刀”,檢方當局引用過去南非白人種族主義政府常用的“共同意圖”(common purpose)連坐法概念,以“謀殺”罪起訴270名生還的礦工,引起輿論一片嘩然。檢方指稱,這些礦工雖然沒有直接殺人,但持械與警方對抗,間接造成警方開槍、導致示威者傷亡,因此要被追究“謀殺”責任。當中6名“被告”仍在醫院留醫,其餘264名礦工申請保釋被拒。這批礦工“8.16”血案後一直被當局羈押。當局宣布起訴礦工後,許多人聚集在法庭外示威要求放人。但法官拒絕了被告的保釋申請,宣布一星期後再開庭。
許多法學家認為,當局起訴工人所援用的“共同意圖”連坐法概念,其實是南非前種族隔離制度下1956年的防暴亂法條文。這條法律在南非至今還有效,按照該法律,如果嫌疑人持槍或其他武器與警方對抗或襲擊警察,並發生槍擊導致傷亡,則嫌疑人要被追究責任。開普敦大學憲法學者德沃斯(Pierre de Vos)認為,利用“共同意圖”法律檢控示威者,是“明目張膽地濫用司法系統包庇警察及政客”。
對於當局未等調查結果就起訴工人,執政的非洲人國民大會前青年領袖馬萊默(Juluis Malema)也炮轟當局的檢控行動是“瘋狂”反撲。他指出,“全世界都看到南非警察槍殺示威工人,可是槍殺示威工人的警員卻一個也沒被扣留”,顯示當局對屠殺示威礦工並不感到後悔。

工人的律師呼籲總統祖瑪立即釋放被起訴礦工。但祖瑪昨天在一份聲明中回應說,他雖然身為總統,但不能幹預司法獨立。祖瑪表示,他已經責令組成調查委員會,正在調查事件的真相,期待不久就可以公布調查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