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車世錦賽的變奏曲

音頻 07:09

這個星期天在荷蘭就要結束的自行車世界錦標賽一個題外話還是在不少媒體上被議論。原因是這個話題仍然關係自行車運動棘手的違禁藥物問題。引發議論是這個比賽參加者中間有人是因被指控違禁而被懲罰,但復出參賽又可能拿世界冠軍,而究竟應當怎樣處置違禁藥物,自行車界很有分歧。復出參賽者之一,西班牙人康達道爾影響最大。而國際自行車聯合會主席日前公開提出對問題冠軍應當設立大赦機制。幾個因素結合在一起, 讓這一屆世錦賽多少又被興奮劑話題搶了風頭。

廣告

憑心而論,只有自行車世界的人才關心在荷蘭舉行的自行車世錦賽的賽情與技術,但涉及到興奮劑問題,一般媒體都會給與關注。這不,西班牙人康達道爾的參賽,人們對他的注意遠遠多於對其他選手和比賽進展的關心。箇中原因當然不僅僅因為康達道爾剛剛拿了西班牙環賽冠軍,並且高調要拿下荷蘭世錦賽計時賽的世界冠軍,而也是因為康達道爾今年8月初才被解禁復出參加比賽。他因被查證服用了違禁藥物而被禁賽兩年,兩個環賽冠軍,一個是環法賽2010年冠軍,一個是2011年意大利環賽冠軍,都被吊銷了。

康達道爾在世界自行車界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他以爬坡實力超群而贏得電動腳踏器的名聲。他一共拿了5個被承認的大的環賽冠軍,包括2007年和2009年環法賽冠軍,2008年西班牙環賽冠軍和意大利環賽冠軍。算上被剝奪的兩個環賽冠軍,他也是7連冠。體育界喜歡記載歷史功績,現時英雄要超過歷史英雄,康達道爾說起來也可以同法國著名自行車運動員伊諾相比美,他們都至少拿了兩次以上環法賽和意大利環賽西班牙環賽的冠軍。然而就是這樣的名氣才讓人們對他們涉嫌違禁藥物問題格外關注。康達道爾這次前往荷蘭很想得到世錦賽計時賽的世界冠軍稱號,因為他所得到的冠軍都使集體項目,個人項目還沒有建樹。技術專家的評論肯定,康達道爾的實力拿金牌應當沒有問題。可是他決心拿冠軍的新聞總是讓人想起目前無法平息的違禁藥物陰影。

康達道爾是高調前往荷蘭比賽的,就像上個星期天他在西班牙馬德里獲得環賽冠軍時對世界吼叫一樣高調激情。他的激動被評價是要向公眾表達他康達道爾又回來了的情緒。稍後該國幽默木偶諷刺劇說,你們讓我停賽兩年又怎麼樣呢,對於我來說,我心中的冠軍數,是7個而不是5個。我不僅拿了西班牙環賽冠軍,還能照樣拿別的冠軍。對於諷刺木偶劇的說法,康達道爾自信的說,那是對他的欣賞,而不是對他的嫉妒。除了高調要到荷蘭比賽,康達道爾還要參加一系列其他比賽,其中有意大利環賽,環法賽100年大賽,當然還有環中國賽。報道說,去年開辦的中國環賽在國際自行車聯合會的支持下,正在勸說國際知名車隊和知名車手前往還是無名的中國比賽。康達道爾沒有拒絕但提條件要給他加分,幫他提高聲望。

康達道爾的冠軍名氣很響了,有什麼需要國際自行車聯合會來幫他提高聲望,一些媒體說納悶。這一切都在自行車比賽最為頭疼的興奮劑世紀大案爆炸幾個星期後發生的。美國反興奮劑組織宣布剝奪美國人阿姆斯特朗7次環法賽冠軍稱號之後,還一直沒有向國際自行車聯合會提交調查與判決報告。國際自行車聯合會是唯一一個有權宣布剝奪運動員冠軍成績的機構。國際自行車聯合會主席多次說,正在等待美國反興奮劑組織提交報告,然後對其進行研究審查再作出決定是否剝奪阿姆斯特朗的環法賽7次冠軍。美國反興奮劑組織沒有說明是否因為有可能遭遇國際自行車聯合會的反對意見而遲遲沒有向這個自行車大家庭權利機構提交報告。很多評論就指出,美國反興奮劑組織越過了國際自行車聯合會作出剝奪冠軍的判決,國際自行車聯合會當然不高興。但問題是,國際自行車聯合會從來沒有對違禁藥物問題作認真的調查處理。還有一些評論乾脆說,就是國際自行車聯合會的鬆弛與不作為,才使得自行車成為藥物問題重災區。

康達道爾是因為被指控服用中國人熟知的瘦肉精而被剝奪幾個冠軍稱號的。至今康達道爾都說自己是清白的。他的堅持讓國際體育最高法院在瑞士開庭,結果康達道爾官司輸了,被迫停賽兩年到今年8月3日走出禁期。即使在西班牙,對康達道爾應當不應當被指控服用瘦肉精意見一直到今天都分歧,原因是康達道爾是國家光榮,可是負責向所有體育運動隊提供安全乾淨食品的機構也是國家驕傲。是吃了這些沒有問題的特供食品,西班牙人拿了各種冠軍,除了自行車,還有足球,網球,以及籃球。康達道爾說是吃了從西班牙特送的牛肉在環法賽期間被查出血液中有瘦肉精。當然他的辯解被認為是對西班牙體育特供食品機構的指控。西班牙司法機構謹慎作了檢查,洗刷了食品機構的不白指控。康達道爾現在還是英雄,但西班牙人已經不再說他是民族驕傲了。更有甚者,西班牙的新聞諷刺幽默劇抓住不放,說康達道爾的瘦肉精即使不是來自本國的特供食品,也不打自招告訴全世界,西班牙自行車隊集體吃瘦肉精。

阿姆斯特朗是個問題,現在又有康達道爾,也是一個問題。從冠軍數量看,阿姆斯特朗7冠之後就是康達道爾,況且康達道爾才29歲,前途無量。但怎樣排除違禁藥物的官司干擾呢,國際自行車聯合會主席想出了一個高招,就是要讓國際自行車聯合會擁有特赦權利機制,對被調查,被指控,被剝奪冠軍的運動員給與特赦。車聯主席小心地說,這只是一個想法。這個想法還需要跟各位執委通氣,再作研究決定。荷蘭賽場邊的輿論說,假如有特赦,那像阿姆斯特朗或者康達道爾,以及蘭第斯等10多年來環法賽被剝奪冠軍們都可以被特赦了,這樣就太震撼了。試想一下,這樣熱鬧的議論能夠不在世錦賽上惹波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