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花園新的掌門人-比里斯德(James Priest)

音頻 10:59
吉維尼首席園丁師比里斯德(James Priest)
吉維尼首席園丁師比里斯德(James Priest)

法國印象派大師克洛德∙莫奈在自己的後半生選擇了在離巴黎西北80公里的吉維尼創作。吉維尼莫奈故居和花園成為法國一大景點。

廣告

 

聽眾朋友:

法國印象派大師克洛德∙莫奈在自己的後半生選擇了在離巴黎西北80公里的吉維尼創作。吉維尼莫奈故居和花園成為法國一大景點。

2011年6月1日,在吉維尼花園辛勤耕種了35年的首席園丁師瓦埃(Gilbert Vahé)正式“退役”。接手的是在法國生活了近30年的英籍著名園丁師比里斯德(James Priest)。

比里斯德出生在利物浦、畢業於英國皇家園藝大學。快到而立之年的比里斯德跨過英吉利海峽,來到了比自己家鄉更加充足一些的法蘭西。他首先在莫奈生活過的Bagatelle工作了一段時間,隨後來到離巴黎30公里遠的羅希爾(au domaine de Rothschilde)城堡當園丁師。比里斯德覺得,傳統的皇家花園注重的是人工檢修和幾何圖形;而莫奈追求的園丁藝術是對大自然的回歸。

比里斯德愛上了莫奈、莫奈的作品和吉維尼花園。聽說吉維尼在尋找新的首席園丁師,他自告奮勇,想通過他的雙手更好地體現莫奈精神。

就這樣,2011年6月1日,比里斯德降臨到他夢寐以求的理想之地-吉維尼花園。

本台記者今年八月初實地採訪了比里斯德。當本台問他,作為新任首席園丁師,他最喜歡吉維尼那個季節時?由於膝蓋痛坐在輪椅上的比里斯德回答說:

“我好想喜歡某些季節,但我愛這裡的一切。當鬱金香盛開的時候,我喜歡鬱金香;當鳶尾花盛開的時候,我喜歡鳶尾花;當玫瑰盛開的時候,我喜歡玫瑰;當牡丹盛開的時候,我喜歡牡丹;當睡蓮盛開的時候,我喜歡睡蓮。花季結束前,輪到大麗花盛開,那我就喜歡大麗花。我儘力讓這個花園四季如春。為此,我會努力去做一切。”

隨後,比里斯德開着電動輪椅,靠近採訪他的麥克風。當記者問:“克洛德∙莫奈最喜歡什麼?”比里斯德回答說:

“克洛德∙莫奈喜歡所有的色彩。首先,他是一位酷愛大自然的人。他戶外寫生描繪的就是大自然。大自然中什麼都有。其次,他是一位色彩大師。他用光線作畫,他的作品中既有暖色,也有冷色。他把黃、橙、紅等暖色堆疊在一起,讓暖色盛開在畫布上。但他也很懂得調節冷色。”

“克洛德∙莫奈善於捕捉光的變換。”

“清晨時,光是粉紅的。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光成了黃色。太陽落山的時候,橙色和紅色成為他作品中的主調。他的系列畫中有景觀,也有建築物。魯昂(Rouen)大教堂系列作品是他選擇同一主題在一天中,用不同的視覺感,畫出的20幾幅作品。他清晨畫的睡蓮粉紅、羞答。我們可以從莫奈作品的色調中猜出他繪畫的時辰。”

“吉維尼花園完全是莫奈作品的化身”。


“很有趣的是,你們現在看到的花園西部就像莫奈作品那樣花海迭起。花園小徑中的藍色中參雜着粉紅色。太陽升起的時候是玫瑰紅;午間時分顯出淡黃色;到傍晚時分改成了橙色。晚霞來臨時變成紅色。我們在種植花園時完全是按照莫奈當年繪畫時使用的色調一樣”。

每年來吉維尼參觀的人可達50萬。大家為什麼這樣鍾情莫奈?

// “當然是這樣,莫奈是屬於全人類的。他首先得到了法國印象派先驅的承認,而後贏得了美國人、英國人,特別是日本人的喜愛。當美國人、英國人和日本人迷戀莫奈後,法國人才開始自問:莫奈好在哪裡?”

// “滿足於自己做的事情?我從不會自足。 我永遠不會自足。我對自己被選為吉維尼首席園丁師感到很自豪。大家都鍾愛莫奈,而我能有機會來重新展現對莫奈的愛慕之心,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人不應該自滿。我作為莫奈花園的首席園丁師,首先看到的是花園裡的缺陷。人們把這麼一個花園託付給我,我感到自豪,甚至可以說我感到無比榮幸。”

// “這是莫奈的花園。我們不能忘記的是,花園的一草一木都來自莫奈。吉維尼花園曾經有近半個世紀被荒廢了。我的重任是要重現它當年的風采,它超人之處。要做得更好,就要恪守莫奈的品味。當吉維尼花園任命一位新的園丁師後,這位園丁師首要的任務是回到莫奈時代,延續莫奈的視覺和感受。因為我不能忘記的是,吉維尼花園的主人是莫奈,主人不是我、也不是別人。如果我延續了前一名首席園丁師的手法,我也許會偏離莫奈。所以我的靈感歸根到底是要回到莫奈的世界中。我要設法去探索莫奈才能管好花園。當然,花園本身是再現莫奈的基礎。但花園基本元素是畫家本人,我所說的‘要重現莫奈、重現更多的莫奈’就是這個意思。”

 
莫奈是否按照一張圖紙在布置自己的花園?

比里斯德先生回答說:他去年使用過兩張圖紙。圖紙對他來說就像畫家在創作前構思一樣,打個草稿。比里斯德第一張圖紙一定源於現場。在莫奈花園完成第一張草圖後,他會用電腦不斷地修改。有時,他對電腦效果不滿意時就用手畫。

我們在吉維尼實地採訪他時,早已忘記比里斯德是一名園丁師。他對莫奈的癡迷、對莫奈作品的了解已超出了一般收藏家的水平。

盛夏的八月里,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聚集在吉維尼花園裡。很多遊客拿着照相機不停地拍照,他們總怕漏過一張有紀念意義的留影。很難想象,在這一片花海的背後隱藏着十名園丁365天不辭辛勞的耕作。比里斯德先生在接受完採訪後去度幾天假。再回到吉維尼的時候,他集中精力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為到此一游的人奉獻上一個有更多莫奈韻味的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