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

薛鳳旋學術不當證據確鑿卻反稱遭文字獄迫害

2012年香港藍皮書
2012年香港藍皮書 網絡圖片
作者: 香港特約記者 鄭漢良
6 分鐘

因為主編內容失實的《香港藍皮書》而被香港浸會大學免去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一職的薛鳳旋,不忿校方調查小組報告指其學術不當的結論,宣稱將尋求推翻裁決,又指自己是受到「文字獄式的調查」,對譴責感到心寒。

廣告

不過,浸大方面卻逐一反駁薛鳳旋,強調學術自由不能凌駕法律至上。校方同時決定全面回收內容失實的《藍皮書》。該書內容涉及污衊中文大學因接受美國某基金的資助,而將通識科教材交由基金主導,等同讓外國實力介入香港學術。中文大學對此表達抗議,要求浸大修正內容和道歉。

薛鳳旋被免職後的第二天,14日透過律師事務所發表聲明,反擊調查小組的指控,對於「一句話的審校有疏忽」而受到如此譴責感寒心,又指調查小組「未能客觀全面地考慮我所提供的資料」。薛鳳旋又自稱40年來著述數百萬字、研究所5年來豐厚業績,「竟在文字獄式的所謂調查被毀於一旦」,質疑「研究與學術自由何在?」。他透露目前正聽取專業意見,尋求推翻裁決或由其他途經申訴。

曾經是港區人大代表的薛鳳旋之前的“豐厚業績”,還包括出版一本香港國民教育手冊指南,內容因被形容一面倒歌頌中國共產黨而引起社會恐慌,擔心當局以國民教育為名,卻是施行洗腦教育為實,在社會壓力下,港府最後將國教科剔除在學校必修課之外。

浸大發言人對薛自稱受屈的聲明逐一反駁,發言人指調查小組已全面及仔細考慮所有薛提供的資料,「根據事實作出結論」,強調大學尊重學術自由,但學術自由不能凌駕於學術操守和法律之上。

浸大學生會會長黃學勤認為薛鳳旋聲明不合理,調查小組約見他凡十數次,他有足夠時間為自己辯護,「如果有證據為什麼不提出來?」浸大教職員工會發言人杜耀明認為,薛鳳旋欲挽回聲譽,或考慮法律行動,但他違反學術操守證據確鑿,促請校方召開解僱聘任委員會,讓薛於會上作出申訴,由校董會成員及校外人士再決定其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