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與未來

安樂死:比利時再邁一步

音頻 04:45

比利時國會眾議院2月13日以86票同意,44票反對、12票棄權的絕對多數、通過新的“死亡權”法案,成為全球第一個取消年齡限制、允許身患不治之症的兒童安樂死的國家。在比利時之前,荷蘭也允許兒童安樂死,但荷蘭的法律有年齡限制,只允許12歲以上的未成年人安樂死。

廣告

根據比利時的這一新法律,提出安樂死的兒童必須為不治之症的末期患者,可能在短期內死亡,同時遭受持續且無法忍受的身體上的痛苦,診斷結果須經主診醫生同意,兒童在提出安樂死要求時,必須“有識別能力”,必須經過心理學家測試,證實他們了解自己提出的要求,有能力了解安樂死的意義,且這項決定也必須獲得家長的同意。比利時的這一新法律強調,提出安樂死的兒童遭受無法忍受的身體上的痛苦,而沒有提精神上的痛苦。

比利時2002年通過法案,將成年人安樂死合法化,12年後,比利時成了世界上第一個對安樂死不設年齡限制的國家。

當然,比利時這一取消安樂死年齡限制的法案,既受到很多人的支持,也受到很多人的反對。支持的理由一大堆,反對的理由也是一籮筐。就在支持和抗議的聲浪中,比利時在安樂死領域又向前邁出了一步。

法國和比利時毗鄰,比利時議會的表決結果將再次在法國掀起安樂死的討論。法國有關安樂死的討論不知有多少個浪潮了,一個個悲劇性的病例和個案都會有眾多的網民參與論戰,都會在媒體上得到連續的追蹤和報道。此次,比利時允許兒童安樂死勢必將藉著法國最近的一個病例而再掀大討論的浪潮。

法國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一個叫萬森•朗伯特的不到40歲的男子,5年前他遭受車禍後高位截癱,成了一個只有一點點意識的人,法國的不少媒體甚至稱呼他為“植物人”,目前的萬森•朗伯特只靠管道輸送食物和點滴注射水來維持生命。

去年,萬森•朗伯特的妻子和治療的醫生都同意給他被動安樂死,也就是拔掉給萬森•朗伯特輸送食物的管道,拿掉給萬森保濕的點滴。但是萬森•朗伯特的父母不同意,家庭成員之間也因此而嚴重分裂,並訴諸法庭。

先是萬森•朗伯特接受治療的當地行政法院推翻醫生的決定,作出裁定要求繼續維持萬森的生命,隨後,這一案件又打到法國最高行政法院。左右為難的法國最高行政法院又要求再次對萬森的身體狀況作出醫療評估。

在法國,不同的民調結果都顯示,絕大多數的法國人都同意將安樂死合法化,總統奧朗德在競選時也就安樂死合法化作出承諾,但是,安樂死合法化在法國始終還沒有實現。法國的政界人士還沒有能夠向前邁出重要的腳步,究其底,安樂死涉及到醫學、倫理、宗教、社會學、心理學和法律等各個領域,具有特殊性,絕不是解除患者痛苦、尊重患者意願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