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熱線

仁川亞運會使伊斯蘭頭巾爭議再度升溫

音頻 05:22

最近幾年來,每每舉行一次國際性的體育盛會,有關穆斯林女運動員是否可以佩戴頭巾的爭論都會浮出水面,而法國輿論對此議題似乎特別敏感,因此,正在韓國仁川舉行的亞運會上,最吸引法國媒體的或許就是卡塔爾女籃運動員因拒絕摘去頭巾而引發的風波。

廣告

仁川亞運會女籃賽場本月24日下午發生意外,主裁判拒絕卡塔爾女籃運動員戴着頭巾參加比賽,卡塔爾女球隊中有一半的運動員都佩戴頭巾,由於她們拒絕摘下頭巾,卡塔爾女籃因此宣布退出亞運會,她們的對手蒙古隊就此不戰而勝。

如果說國際足聯在2012年決定修改規則允許穆斯林女運動員戴着頭巾參加比賽的話,國際藍聯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修改規則的意願。藍聯禁止佩戴頭巾的原因同別的體育協會一樣都是出於安全原因,不過,對卡塔爾方面來說,禁止佩戴頭巾參加運動會違背了奧林匹克運動會會章中推崇的不同文化國家融合的目標,也與仁川亞運會的“多元文化燦爛多姿”的口號背道而馳。

事實上,據介紹,在上一屆的亞運會上,卡塔爾女籃隊也因為同樣的原因未能上場比賽,不過,當時,並沒有象今天那樣引發巨大的反響,法國媒體上周紛紛針對此一事件發表文章,尤其是就在卡塔爾女籃宣布退出亞運會的第二天,法國著名的索爾本大學的一名教授要求一位戴頭巾的女大學生立刻離開他的教室引發不少爭議,使大學領導們十分為難。因為,法國法律禁止婦女在公共場所佩戴頭巾,但是,大學的課堂是否可以被定性為是公共場所。另外,雖然法國法律有類似的規定,但是,法國多個城市例如法國北部的大城市裡爾市政府就專門對穆斯林婦女網開一面,該市的游泳池專設時間段專門向穆斯林婦女開放,引發法國全社會廣泛的爭議。

由於歷史原因,法國是西方國家中穆斯林人口比例最重的國家,自從前總統薩科齊在任時出台頭巾法之後,與此相關的事件都會引發全社會沸沸揚揚的討論,各方觀點針鋒相對,莫衷一是。幾年前,法國的一家私營託兒所領導因其一名職工在工作場所佩戴頭巾而將她解僱,事件的起因是這位女員工在休假幾年之後改頭換面,戴着頭巾返回託兒所。而在此期間法國政府出台了伊斯蘭頭巾法,託兒所領導人認為根據法律託兒所是公共場所,員工不得佩戴頭巾,因而將其解僱。這名職工因此提出上訴,這場官司已經延續了多年,初級法院與中級法院的判決各不相同,很難預測,最終不知最高法院將做何定斷。

再回過來看卡塔爾女籃隊退出比賽的事件,很明顯,正如許多觀察家所指出的那樣,卡塔爾女籃隊的目的或許就是為了推動國際藍聯儘快效仿國際足聯,修改其比賽規則。確實,自從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後,越來越多的穆斯林女運動被允許戴着頭巾參加各類的比賽活動。那麼,穆斯林女運動員戴着伊斯蘭頭巾參加比賽是否違背奧運會不涉政治的原則?阿爾及利亞學者,在英國 Loughborough 拉夫堡體育大學任教的馬夫得•阿瑪拉教授認為對此沒有一個統一的回答。即使是在穆斯林國家情況也各不相同。他向法國世界報表示,比如說,在伊朗以及沙特阿拉伯,法律規定女運動員被強制性的戴上頭巾,她們本人並沒有選擇,佩戴頭巾確實多少帶有政治色彩。而在卡塔爾、科威特以及阿聯酋等國佩戴頭巾只是一種文化傳統的體現,並沒有法律上的約束。此外,他還提問道,所謂體育的普世性究竟指的是什麼?誰應該對此作出定義?當初制定奧林匹克運動會憲章時並沒有穆斯林國家的參與,或許他們今天也想對此表達他們的觀點。

確實,隨着時代的演變,一百年前制定的陳規舊章很可能已經不再適合於今天,但是,這些規章的更改需要時間更需要各方的協調。比如說,雖然國際足聯2012年修改了相關的規則,但是,法國足聯卻繼續禁止女運動員戴頭巾參賽,而相反,雖然國際藍聯計畫明年再對頭巾問題作出表態,但是,法國藍聯卻早在去年就允許女運動員戴頭巾參加正式的比賽。類似的矛盾現象只會使有關伊斯蘭頭巾與體育運動的討論更加錯綜複雜、撲朔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