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查理周刊》特刊封面漫畫繼續引發爭議

音頻 05:56
作者: 艾米
20 分鐘

法國著名的諷刺漫畫查理周刊編輯部被恐怖分子血洗後,編輯部的倖存者們最終決定不低頭妥協,於本周三按期出版。今天上市的新一期查理周刊受到全世界關注,頭版繼續刊登引發慘劇的伊斯蘭先知莫罕默德的形象,被認為是捍衛言論自由的勇氣,但在世界各地引發的反應也呈兩極分化。

廣告

《查理周刊》在恐襲案發生以後,已經成為媒體和言論自由的象徵,除了法語之外,查理周刊最新也被翻譯成西班牙文,意大利文,英文,阿拉伯文和土耳其文。世界其他各地20個國家的讀者也可以讀到最新一期,這在法國的媒體歷史上,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據悉這期刊物的銷售利潤將全部捐獻給遇難者家庭。這起查理周刊註定要進入歷史。

查理周刊編輯部1月13號向媒體展示特刊頭版
查理周刊編輯部1月13號向媒體展示特刊頭版 REUTERS

對於經歷了恐襲案的編輯部倖存者,實際上要拿起畫筆來,實際上是非常艱難的,在遭遇襲擊後,編輯部決定新一期的頭版主角依然是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在這份昨天就已經被公開的漫畫上,可以看到在象徵伊斯蘭教的綠色底板上,畫中人物穆罕默德眼角掛着一滴眼淚,手持寫着“我是查理”的牌子,標題是“一切都被原諒了”,這幅漫畫是著名的漫畫家Luz的作品。另外,本期特刊也刊登了一些五名遇難的漫畫家們生前未發表過的作品。法國評論認為,對查理周刊編輯部的倖存者來說,如果在恐襲後讓刊物從此消失,就無疑是讓恐怖分子如願以償,這也是對遇難者的背叛。這期用鮮血和眼淚換來的雜誌,顯示《查理周刊》不僅沒有死去,反而重獲新生。

對於頭版穆罕默德的形象,法國解放報的主編羅朗∙約弗蘭(Laurent Joffrin)指出,不少人可能等着看挑釁,另一些人擔心編輯部退縮,但都不是,穆罕默德如約出現,但扮演的是正面的角色,甚至有點溫情脈脈,這難道不是一個聰明的政治模式?

法國皮卡爾迪郵報( Picardi Courrier)的評論道出了《查理周刊》的意義所在,這可能也是不少法國人的心聲,他說,不管你是喜歡還是討厭這份刊物,你都應該為能在報亭找到這份刊物感到高興。應該為還能見到這些讓我們微笑的漫畫而高興,你也可以對此感到厭惡和憤怒,但都要通過筆墨來表達。

雖然在法國受到推崇和讚揚,但面對宗教,尤其是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反應自然也不同。法新社報道指出,因為禁止用圖像表現穆罕默德的形象,所以亞洲和非洲的不少伊斯蘭國家的大媒體不會刊登報道《查理周刊》頭版漫畫。但土耳其反對派的報紙將轉載最新查理周刊的一大部分內容。

在伊斯蘭為主要宗教的國家,本期《查理周刊》刊登的穆罕默德漫畫無疑再次激起憤怒情緒,埃及主要伊斯蘭遜尼派認為《查理周刊》這樣做無疑是“招仇恨”,是一種“挑釁”。伊朗一個伊斯蘭保守媒體網站認為這幅漫畫是對“先知的又一次冒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位於卡塔爾的領導人指出,刊登這些冒犯先知或攻擊伊斯蘭的漫畫即不合情理,沒有邏輯也不明智。法國的穆斯林領袖昨天呼籲冷靜。

據本台法語部報道,在北非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儘管周刊的頭版在社交網站上被廣泛傳播,但和以往一樣,不能出售《查理周刊》印刷版。不少人指出莫罕默德的漫畫是一種挑釁,政府認為有一條紅線不可逾越。阿爾及利亞媒體宣布,本周的法國期刊《瑪麗安娜》(Marianne)因為冒犯了真主安拉和穆罕默德,也遭禁售。在摩洛哥,所有質疑國家宗教,也就是伊斯蘭教的出版物均被禁止。

在英國,《衛報》和《獨立報》昨天雖然刊登了查理周刊的首頁漫畫,但都是放在內頁不顯眼的地方。《衛報》網站上,相關文章警告讀者,“文中含有查理周刊的頭版,或許會引發憤怒”。英國大報刊發行商將不支持發行新一期查理周刊。在美國,對宗教的諷刺是一個禁區,所以,儘管,華盛頓已經表示支持查理周刊的頭版漫畫。查理周刊的頭版也不會出現在報紙上。

在澳大利亞,查理周刊發行將受到限制,因為澳洲有“反歧視法”,所有因膚色和族群原因冒犯,侮辱或羞辱一個群體的行為都被禁止,所以查理周刊有可能被列入這類被禁範疇,儘管這絕對不是周刊的編輯方針。在巴黎的恐襲案發生後,一些自由派的議員曾要求對這條法案進行修改,但成功的可能性甚微。

實際上,法國民眾爭相購買新一期《查理周刊》,出現洛陽紙貴,一報難求的局面,與其說是對刊物內容的好奇和喜愛,實際上也許更應該看作是對《查理周刊》遇難者的自由精神的支持,也是對謀殺言論自由的憤怒。上周日,超過4百萬法國人走上街頭的歷史性大集會就已經反映出,對言論自由的謀殺行為,觸及到了法國人最基本的價值觀和對自由理念的追求,這是法國人絕對不能接受的。至於諷刺性刊物對宗教的諷刺在一個政教分離的國家是否應該受到限制,這可能是另一個值得辯論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