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曼谷專欄

泰前財長功:無規則世界或將到來

音頻 06:42
戴口罩的行人
戴口罩的行人 © REUTERS/Tingshu Wang
19 分鐘

新冠病毒傳染疫情肆虐全球,世界各國在努力防控疫情的同時,也關心未來的國際形勢將如何發展。中美兩個超級大國在經歷新冠病毒傳染疫情後將會如何影響世界,泰國前財政部長奈功和中國問題專家利德森教授(Worasak Mahatthanobol)一致認為,我們或將迎來一個“更加無規則或秩序可言”的未來世界。

廣告

泰國詩納卡寧威洛大學5月23日舉辦一場題為“新冠疫情後的超級大國更替與世界經濟”的座談會,話題圍繞新冠病毒後中國是否取代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展開,對此,中國問題專家利德森教授(Worasak Mahatthanobol)發表觀點認為:當前顯然看見了中國成為世界霸主的可能性,當然這其中同時包含了支持和不支持的因素。追朔以往,國際社會將中國視為超級大國由來已久,但中共領導下的北京政府始終婉拒這一稱謂,北京當局之前對國際社會的表態---即便中國發展強大了,但仍只是屬於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然而時至今日中國儼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果說美國打的是“側重在國際間加強國防與安全合作的政治牌”,中國主推的則是“強化國際間經貿合作與往來的經濟牌”,對比之下,中美二者各有強項,各有短板。現階段中國的軍事能力不如美國,未來則不一定。

泰國前財政部長奈功(Korn Chatikavanij)就中國在最近三十年來對世界經濟的正面影響給予肯定。對比之下,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後主倡“美國優先”政策則相對削減了美國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奈功研判現狀後認為新冠病毒傳染疫情過後,大多數亞洲國家發展經濟的合作方向仍以中國為主基調。

針對中國央行發行數字貨幣挑戰美元國際地位的民間說法,奈功認為中國發行數字貨幣更多是為了保證自身的經濟體系免受國際金融動蕩的衝擊或影響,目的為了保障以人民幣為核心經濟體的穩定發展。美國仍在美元方面佔有巨大優勢,中國的數字貨幣當前無法撼動美元作為國際流通貨幣的主導地位。據觀察中國的銀行系統相對落後,根本原因在於其銀行體系的工作職能主要為政府當局服務,並非以支持民生經濟為立足點。此外假若將當前的經濟優勢除外,中國在軟實力方面明顯不如美國和日本,譬如:美國的好萊塢影片、日本的動漫和小說,均能在國際範圍內引領潮流。相比之下,中國軟實力中所蘊含的意識形態往往跟當地的社會和民風顯得格格不入。

透過此次對抗新冠病毒傳染疫情的表現,利德森教授從中美兩國的抗疫表現中提出幾個觀察點:首先是東西方價值觀的差異,兩國的政府與人民在選擇“生命健康與人權自由”之間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取向。中國人顯然更注重保證生命與健康,美國人則強調人權與自由,但這並不說明各自在其國內不存在相反的意見。在此情況下不同的價值觀勢必產生矛盾與衝突,中美兩國政府均要面對因為價值觀取向不同而在各自的國內乃至國際上所帶來的影響。譬如中國政府先前大幅調整新冠病毒死亡人數,北京當局在抗疫話題上打壓台灣等等。總之在人類生命與健康話題上太過強勢,勢必對自己不利。中國官方的矛盾表現,進一步加劇了外界的不信任感。這也是削弱中國影響力的關鍵所在。

其二是北京政府所奉行的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在此次控制新冠疫情中取得了顯著效果並成為成功範例,這為國際社會探討未來的國家治理模式憑添了一個爭議性話題,當然這並不意味着鼓勵任何國家建立獨裁體制。

其三是中美領導人在解決新冠病毒疫情的問題上各自存在觀念性偏差。新冠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但迄今為止特朗普並未提出有效的解決辦法或帶領美國人民抵抗疫情,更多的實際行動卻是不斷針對或譴責中國。中國方面的弱點體現在當局的思想意識與體制局限上,即在高度集中的統治意識中壓制個人的思想、言論與自由,哪怕是提出有助於糾正領導錯誤的忠告或建議,這種權利也只掌握在少數精英手裡。事實上中國贏得國際社會信任的成本並不高,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來自中共高層的內訌。

泰國學者與政治家一致認為,中美兩國雖然在國際舞台上主打不同的旗幟,但兩個國家在政黨利益集中、圍繞國家政治中心建設跨地域龐大物流網乃至對外拓展軍事基地等方面具有一致的特點。中國無論是主動爭霸或是被動成為世界霸主,勢必將會帶來國際規則上的改變,如何在改變過程中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同,這是一個挑戰北京當局領導智慧的話題。美國方面假設特朗普繼續連任美國總統,針對原有國際規則的更改甚至刪除還會加速,未來國際秩序將變得更加無規則可言,那就意味着其他國家在超級大國之間尋求政治平衡會難度倍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