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之窗

為什麼我們與尼安德特人看世界的方式不同

音頻 03:53
導演Jacques Malaterre拍攝的電影『最後的尼安德特人』中的人物形象
導演Jacques Malaterre拍攝的電影『最後的尼安德特人』中的人物形象 © Allociné

在很長一個時期,尼安德特人一直被看作是傻瓜或者是粗暴的野獸。現在到了為他們徹底平反的時刻。但最新的一項研究指出,與人類的祖先智人相比,尼安德特人的大腦發育受到了限制。

廣告

今年五月,美國『科學』雜誌發表的一項研究說:在人類與尼安德特人之間發生了轉基因。這意味着人類很可能是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混血兒。再加上兩個人種的大腦的形狀和大小相似,有些研究者認為他們的認知能力也是相似的。但是,最新的一項研究卻指出,與人類的祖先智人相比,尼安德特人的大腦發育受到了限制。這一發現等於說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認知能力是不同的。

其實,在很長一個時期,尼安德特人一直被看作是傻瓜或者是粗暴的野獸。現在到了為他們徹底平反的時刻。至少我們現在知道,生活在距今四十萬年到三萬年前的尼安德特人,在尚未被我們人類的祖先---來自非洲和中東的智人取代之前,其實是一種聰明,敏感,和平而且注重環保的人種。借用盧梭的一句話來形容,大約那就是“優秀的野蠻人”。

對尼安德特人看法的這一改觀基於以下幾點:我們知道,尼安德特人懂得在同類死後把他們埋葬。他們像我們的祖先一樣群居,他們的社會存在着相當合理的組織結構。而且他們很可能有自己的語言,身上可能還塗有五彩繽紛的色彩。也就是說,他們和我們的祖先一樣“有腦子”。他們的大腦差不多同我們人類的祖先一樣大小,而且,科學家發現歐亞人種身上1%到5%的遺傳基因來自尼安德特人。那麼,能否就此作出我們與尼安德特人是一樣的判斷?一些古生物學家,比如像法國自然博物館的史前學家巴圖-馬蒂斯,就會毫不猶豫地贊同這樣的結論。

但是,最新的研究揭示,尼安德特人與智人之間在認知能力上存在差異。法國與德國一批古生物學家在最新一期當代生物學雜誌公布了他們的研究成果。這項研究認為,並非人類與尼安德特人的大腦體積相當,他們的認知力也相同。智人與尼安德特人新生兒的大腦尺寸相似,外形也基本相同。但法德研究者認為智人與尼安德特人之間的差異是在出生第一年之後漸漸體現出來的。他們發現,大腦早期的發育的差異與深層次的神經環路有關,大腦內部的組織結構對認知能力有很大影響。研究人員對比了智人與尼安德特人的大腦發育以及顱內膜,發現在發育的第一年,智人大腦發展了控制高級社會行為,情感和交流的模塊,在這一點上尼安德特人很可能與我們不同。據指出,人類演化200萬年間,顱骨的整體形狀沒有多大變化,而腦量卻有巨大的增加。我們區別於其他人種的是我們擁有球狀顱骨。而法德聯合小組的研究發現,在出生的時候,尼安德特人與智人都有着長型的顱骨,但一年後智人的顱骨會變得近於球狀。這一點在尼安德特人兒童大腦發展過程中並不存在。

這一發育過程極可能使“尼安德特人看世界的方式同我們不同”。當然,這樣說並不是要重新把尼安德特人看作傻瓜。很明顯,無論從那個角度去看,他們一點也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