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中國政府負債極有可能超出了債務警戒線

音頻 05:00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在一篇文章中稱,如果考慮城投債、各種其他隱性負債,以及融資平台以國企身份繼續借款舉債等問題,政府負債極有可能超出了60%的政府債務警戒線。

廣告

徐忠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上發表的文章指出,尤其是近年來一些地方政府熱衷於設立各類專項基金、引導基金、名股實債的PPP,多層嵌套對接銀行理財、信託等資金不斷加槓桿。

從宏觀上看,高槓桿率是在經濟潛在增長率下滑的背景下政府過度刺激經濟的結果;從微觀上看,公司治理弱化、監管不到位、預算軟約束等是企業、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槓桿率高的主要原因。

金融危機與金融業過高槓桿率密切相關。一般情況下,市場上出現的損失,可以通過金融市場以及經濟體進行自我恢復調整。但如果槓桿過高,那麼市場上的損失對經濟體以及對金融體系的打擊都是巨大的。

過度刺激的短期宏觀經濟政策有百害而無一利,是高槓桿產生的宏觀環境。在經濟潛在增長率已經下降的情況下,如果過度刺激經濟,必然會加劇產能過剩,固化經濟結構的扭曲。

槓桿置換和債轉股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去槓桿問題,無論是通過市場化手段還是行政化手段來進行債轉股。如果沒有解決國有企業公司治理問題, 地方政府的財稅軟約束不能抑制其拚命擴大債務的動力,那麼任何階段的債務下降、任何方式的去槓桿都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這就像病因沒有得到根除,只暫時切除 腫瘤一樣,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許多金融機構在金融市場上進行高槓桿投資套利,金融市場緊繃下各類意外事件往往形成不小的市場震蕩,過分強調市場穩定就可能倒逼央行貨幣投放,在這一具有明顯道德風險特徵的制度格局下,影子銀行資產規模必然在整體資本水平不足情況下進一步擴張,最終導致更高的槓桿率和潛在風險。

去槓桿要有一個過程,既要避免槓桿率上升過快而引發債務流動性風險和資產泡沫,也要合理把握去槓桿的節奏,避免過快壓縮信貸和投資可能引 發的對經濟增長的損害,避免去槓桿和縮表引發“債務-通縮”風險。在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之前,需要在黨中央國務院領導下統籌宏觀政策和金融監管措施的出台, 對金融市場波動保持戰略定力,只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序去槓桿,同時保持對金融機構去槓桿的壓力,促使其主動去槓桿。

在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的同時,應淡化經濟增長的目標。微觀上,加強公司治理、規範中央與地方財稅關係、優化金融監管、完善激勵約束機制才是去槓桿的有效 措施,才可能從根本上有效化解高槓桿率的債務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