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地緣政治

緬甸軍事政變 日本企業無動於衷?

法廣村的圖片:麒麟麥酒株式會社(Kirin)是目前唯一一家對緬甸2月1日軍事政變做出反應的日本企業。
Image d'archive RFI : Le brasseur Kirin est la seule entreprise japonaise à avoir réagi depuis le coup d'État en Birmanie, en rompant avec un conglomérat lié aux militaires.
法廣村的圖片:麒麟麥酒株式會社(Kirin)是目前唯一一家對緬甸2月1日軍事政變做出反應的日本企業。 Image d'archive RFI : Le brasseur Kirin est la seule entreprise japonaise à avoir réagi depuis le coup d'État en Birmanie, en rompant avec un conglomérat lié aux militaires. © REUTERS - ISSEI KATO 路透社

緬甸是亞洲增長強勁的最後市場之一,日本過去十年在當地投入了上百億美元的資金。東京有地緣政治上的考量,擔心國際制裁會推動緬甸更加親近北京。

廣告

緬甸自2011年出現民主化跡象以來,日本資金蜂擁而至。如今,面對當地爆發公民不服從運動,日資企業維持其運作。

本台RFI法文網周三(2021年2月21日)刊出記者Frédéric Charles發自東京的報導,談日本企業對緬甸的投入。原文標題為:緬甸軍事政變無法阻止日本企業(Birmanie: le coup d'État militaire ne dissuade pas les entreprises japonaises)。

文章說,麒麟麥酒株式會社(Kirin)是目前唯一一家對緬甸2月1日軍事政變做出反應的日本企業。它中斷與一家和緬甸軍方有關大企業的合作關係,但沒有退出緬甸及其市場。日本麒麟麥酒株式會社自緬甸發生針對當地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清洗以來,就一直處於聯合國的壓力下。聯合國的一項調查結論認為,麒麟麥酒株式會社支付緬甸合作企業的部分資金被用於軍事行動。

日本為緬甸市場注資

文章指出,對日本企業而言,緬甸是一個有5400萬消費者的市場。大多數日本企業與緬甸軍方沒有生意關係,總之沒有直接關係。日本大商社投資緬甸原材料和基礎設施。類似日本豐田(Toyota)ˎ 住友(Sumitomo)ˎ 日本電信KDDI和鈴木(Suzuki Motor)等大企業遍布緬甸汽車製造ˎ 食品ˎ 服裝和電信等行業。大和證券(Daiwa)參與了仰光股市的創建。過去十年,日本為緬甸提供了100億美元貸款,日本企業投資了20億美元。

東京的地緣政治考慮

文章提到,東京擔心國際制裁進一步推動緬甸靠近北京,從而強化北京在中國沿海與印度洋的影響力。但非政府組織ONG Synergy的負責人認為,國際社會有必要堅定態度,對緬甸軍方施壓,對在緬甸有着巨大投資的亞洲大國施壓。

法廣存檔圖片 - Image d'archive RFI :Manifestante birmane en robe de mariée lors d'une marche contre le coup d'Ertat militaire, à Rangoun le 10 février 2021.
法廣存檔圖片 - Image d'archive RFI :Manifestante birmane en robe de mariée lors d'une marche contre le coup d'Ertat militaire, à Rangoun le 10 février 2021. © AFP - YE AUNG THU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