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研究機構稱“一帶一路”的隱性債務高達3850億美元

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倡議活動
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倡議活動 © 路透社圖片

英國《金融時報》9月29日報道稱,美國威廉瑪麗學院“援助數據”(AidData)項目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讓幾十個中低收入國家背上了總額為3850億美元的“隱性債務”。該報告稱,40多個國家對北京的債務風險超過其GDP的10%。

廣告

來自“援助數據”的新研究表明,許多國家與“一帶一路”倡議有關的金融負債多年來一直被系統地低報。這導致所謂“隱性債務”不斷增加,即相關政府可能有義務支付的未披露的債務。這些發現是“援助數據”發布的一份新報告的一部分。“援助數據”是一家位於弗吉尼亞州隸屬於威廉瑪麗學院的國際發展研究實驗室,該研究機構分析了165個國家的13427個援助和債務融資項目,價值超過8430億美元,歷時18年從2000年至2017年底。

報道稱,據“援助數據”的研究人員估計,源於中國貸款的現有債務“遠遠大於”信用評級機構和其他負有監督責任的政府間組織之前的理解。“援助數據”團隊的執行董事帕克斯(Brad Parks)向《金融時報》表示,“當我們第一次發現這個(3850億美元)數字時,真的讓我屏住了呼吸”。在過去的兩年裡,中國“一帶一路”的貸款步伐已經放緩。今年,美國推動了七國集團推出了“重建更好世界”(B3W)努力,以與北京在國際發展融資中的主導地位做競爭。

該報告強調了自中國在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計畫以來的急劇轉型的持久影響。以前,中國的貸款主要是針對中央銀行等主權借款人,而現在,中國近70%的外債是由國有企業、國有銀行、特殊目的機構、合資企業和私營機構發行的。據“援助數據”估計,現在有超過40個中低收入國家對中國的債務風險水平超過了其國內生產總值的10%。而中低收入國家政府平均少報了對中國的還款義務,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6%。

帕克斯說,“這些債務在大多數情況下並沒有出現在發展中國家的政府資產負債表上。最關鍵的是,它們中的大多數都受益於東道國政府明確或隱含的責任保護形式。這基本上模糊了私人和公共債務之間的區別。”該報告的發布正值國際社會對中國將發展中國家推入所謂的“債務陷阱”的擔憂進行激烈討論,這可能最終導致中國政府在債務未得到償還時獲得協議資產。

一些批評者認為,在中國海外利益擴張的廣泛擔憂中,這些擔憂被瘋狂地誇大了。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國非洲研究計畫202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2000年至2019年期間,中國取消了34億美元的非洲債務,另有150億美元的債務被重組或再融資。沒有資產被扣押。然而,帕克斯稱,雖然“長期以來形成的媒體神話是,中國人喜歡用實物、非流動性資產進行抵押”,但最新的研究表明,流動性資產的抵押很普遍。

帕克斯說,“中國的國有貸款機構確實對抵押有強烈的偏好:我們發現整個貸款組合的44%是抵押的,當賭注真的很大時,這時他們就會轉向抵押品。”他說,“現在的情況是,中國國有銀行定位於要求借款人在貸款人自己控制的海外銀行賬戶或託管賬戶中保持最低現金餘額。” 帕克斯說,對許多國家來說,這種來自隱性債務的或有負債“幾乎像一個幽靈般的威脅”。

帕克斯稱,“如果你在一個發展中國家的財政部工作,管理中國隱性債務的挑戰不在於你知道你將需要向中國償還已知貨幣價值的未披露的債務。”他說,“更多的是不知道對中國的債務的貨幣價值,你可能需要或不需要在未來償還這些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