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美國積極應對中國對其海上霸權的挑戰

音頻 10:30
作者: 方華
29 分鐘

剛剛邁入2012年,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軍事角力便凸顯出來。美國總統奧巴馬新年伊始便公布了美國全新安全戰略,奧巴馬強調,美國雖然面臨預算壓力,但將努力確保其“軍事超強”地位,同時將美國軍事重心轉向亞太地區。依據新戰略,受到國防預算限制,美國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等地面作戰部隊的人數將遭到削減。不過,報告沒有明確提及士兵、武器削減等相關細節。具體調整方案將包含在2013年國防預算案中,定於下月遞交國會審議。法新社分析,美國可能把地面部隊人數恢復至2001年9月11日前的水平。當時,美國大約有48.2萬陸軍士兵和17.3萬海軍陸戰隊士兵,這兩個數字當前分別為56.5萬和20.2萬。法新社解讀,把亞太作為戰略重心意味着美國將加強在海軍、空中火力和外層空間武器等方面的投入,國防資金可能流向無人機、“隱身”戰鬥機和電子干擾系統等領域。

廣告

報告針對中國的色彩明顯增加,強調必須集海、陸、空及海軍陸戰隊的資源為一體,突破中國、伊朗等國家“阻止美國進入南海、波斯灣及其他戰略地區的任何行動。”一位熟悉該報告草案的匿名官員稱,報告評估認為,美國應當具有威懾任何新出現的“反介入”戰力的能力。此外,報告呼籲美國軍方加大武器研發投入,以克服中國等國家利用遠程導彈和雷達阻止美國軍力靠近。報告主張,美國軍事部門必須更有效地協同配合,整合所有情報、監控、偵察能力,以及網絡安全工具、作戰原則於一體,以應對這些挑戰。中國戰略安全專家認為,這一報告折射出美國對中國軍力增強的總體判斷。“一年前的報告對於中國的評估還是中性的,認為中國仍然處在十字路口。”上海交通大學國家戰略研究中心莊建中教授認為,“經過一年的觀察,從中國在各種新式武器上的發展,如航母,到一些強硬的言論,美國的判斷是:從戰略上,有必要加強針對中國的態勢、預防性的態勢。”他認為,針對中國,美國將會繼續加大在新式武器上的投入,如精確打擊能力、空間一體戰等。

美國海軍上將格林納特前不久也公布了美國艦隊全球部署新戰略,未來多達三分之一的戰艦將轉移至包括南海在內的西太平洋海域,但美國海軍將持續與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對話。格林納特上將在華盛頓一場關於南海形勢的大型演講中公布了美國未來10至15年的全球海軍戰略布局。為因應中國大陸軍事崛起與南海日趨緊張的主權爭議,超過三分之一的戰艦將轉移至西太平洋地區。根據戰略布局,再加上波斯灣戰艦數量,未來超過半數的美國海上軍力將駐紮亞洲海域。格林納特在美國新安全研究中心主辦的關於南海局勢的演說中指出,未來美國在西太平洋將拉開由東京、釜山、沖繩、新加坡至澳大利亞達爾文的海軍基地線,美國並未移動大量戰艦,而是通過與盟邦夥伴加強合作,保持南海局勢穩定及航道暢通。

華爾街日報最近刊登文章指出,中國海軍力量的發展將影響美國自二戰以來的海洋霸主地位。文章稱中國正在生產新一代遏制美軍航母威力的彈道導彈,這將改變長期以來中國對於美國海軍縱橫馳騁敢怒不敢言的局面。中國目前進行的軍事現代化過程的目的之一就是讓美國航母漸行漸遠。面對中國海軍力量的發展,美國也暗中較勁、以牙還牙,確保自身的海軍優勢地位。報道稱,美國政府和軍方均不願意公開提及與中國未來可能產生的衝突,因為目前來看,中國還未像前蘇聯一樣成為一個明顯的敵人,中美之間戰略互惠前景廣闊。中國海軍力量的發展會使美軍逐漸撤出中國周邊地區。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新近研發的DF-21D導彈可以打擊1700英里之外的行動艦船,這對美國海軍是一個重大的威懾。儘管美軍防禦系統可以摧毀一兩顆該類導彈,但如果多枚導彈同時對準發射,則美軍航母勢必難以招架。因此,DF-21D導彈系統將迫使美海軍逐漸撤離中國附近海域,而且也使美戰鬥機不敢肆無忌憚的接近中國邊境。中美之間的海上博弈還會延伸到網絡空間。報道稱,美國官員擔心中國有能力在可能的衝突中摧毀美國衛星系統。

目前,中國有29艘攜帶反艦艇導彈的潛艇,而2002年只有8艘,發展勢頭令人關注。數年之前,應對任何突髮狀況,美國只需派遣一艘或幾艘航母即可平息事態。如今,中國人民解放軍特別是其迅速崛起的導彈系統已經有能力對美軍航母構成威懾。蘭德公司東亞安全問題專家赫金博瑟姆認為中國海軍在過去數年中有了質的飛躍,美軍航母已經不再無所畏懼。

報道稱,2004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出中國人民解放軍要“履行新的歷史使命”以捍衛中國國家,包括保障國際石油運輸管道暢通以及確保海外中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2010年,在美國國防部長蓋茨訪華前夕,中國首次成功試射新型J-20戰鬥機。2011年8月,瓦良格號航母下海試航。除此之外,中國的潛艇艦隊和軍用網絡技術等方面發展也十分迅速。

日本“外交學者”雜誌網站近日發表文章說,美國重返亞洲的言論掩蓋了一個事實:在亞洲很多地區,美國而今都面臨影響力嚴重受損的問題。更糟糕的是,在亞洲,美國影響力大幅衰退的地區正是對美國安全具有真正重要意義的地區。就在不久前,中亞還是美國對外政策和美軍中央司令部的重要戰場,而今,美國自9-11 事件以來在中亞取得的進展即將蕩然無存。在對中亞的謀略上,美國實際上已輸給了俄羅斯、伊朗、中國,以及巴基斯坦的軍事情報部門和塔利班。從安全角度講,這是十分嚴重的事態發展。通過與新加坡和菲律賓等國加強關係在太平洋地區制衡中國確實很有道理,但美國在安全領域面臨的主要威脅並非來自南中國海。一如過去的10年,在未來10年裡,美國人生命面臨的威脅更有可能來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中國的崛起日益成為美國選民心頭的重大問題,因此在總統大選前,有關對亞太地區重新實施接觸的言論或許是明智的政治手腕。但就徹底消滅伊斯蘭極端主義者構成的持續性威脅這一問題而言,向澳大利亞派駐海軍陸戰隊員是無法對美國在中亞失去影響力這一危險局面進行補救的。

“外交學者”雜誌網站的另一篇文章指出,在首次在五角大樓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奧巴馬總統詳述了美軍向一支更精簡和更具成本效益的軍隊的轉變。事實上,美國的計畫制訂者一段時間以來一直準備把重心轉向亞太地區。例如,本刊的防務分析家詹姆斯•霍姆斯最近在接受一新聞廣播節目採訪時指出,美國在2007年的海洋政策里就已經宣布“美國應維持在太平洋地區和印度洋地區的優勢地位”。美國軍隊已經把重要的攻擊核潛艇、“宙斯盾”導彈防禦平台系統和海軍水面作戰人員轉移至關島和日本的軍事基地。

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傳統的常規軍事威懾。美國外交人員有一個清晰的戰略,希望與中國展開交往並發展密切聯繫,以緩和緊張關係。但是,由於南海局勢不穩,而且台灣問題仍然懸而未決,而中國軍隊強行解決問題的能力又日益增強,所以美國的計畫制訂者正在小心翼翼地做兩手準備。

中國快速發展的經濟和不斷壯大的軍事實力無疑會增強其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而這恰逢美國把戰略重點轉向太平洋地區。美國決策者可能會希望中國決策者接受如下一點:即美國已經確保中國在亞太事務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從而讓他們不會惑到受到一項根本不存在的新遏制戰略的威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