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為何與伊朗斷交?

音頻 05:33

9月7日,正在俄國參加亞太峰會的加拿大外交部長約翰·貝爾德宣布與伊朗斷絕外交關係。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不僅使普通的加拿大民眾茫然,也使一些伊朗問題專家不明就裡,麥吉爾大學博士、伊朗問題專家詹姆斯·迪瓦恩(James Devine)就對這一決定感到不解,因為它並不針對某一特別事件或嚴重危機。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資深記者布賴恩·斯圖爾特(Brian Stewart)認為此舉背後有深刻的情報背景,哈珀政府應該是在獲悉伊朗外交官正在實施威脅加拿大境內伊朗人和加拿大本身安全的行動後,才宣布與伊朗斷交的。

廣告

 

 

加拿大的斷交聲明幾乎沒有新意,除指控伊朗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武力鎮壓外,其餘的都是成年老賬,如對以色列的威脅、反猶太主義、伊朗核計畫、資助恐怖組織和無視維也納公約要求的對外交人員保護等。不足以服眾的官方解釋催生了各種猜測,有人認為8月底在德黑蘭召開的不結盟國家峰會可能使西方痛感伊朗並沒有被孤立,於是由加拿大向伊朗發出強硬信號;也有人認為在俄國宣布與伊朗斷交,是對俄國的伊朗政策做出曖昧批評。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助理局長布瓦韋爾認為最新情報促使哈珀政府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動”,這最新情報涉及伊朗駐渥太華的外交人員。就在今年7月份,伊朗駐加拿大使館文化參贊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伊朗僑民對加拿大政界影響很大,他們應該利用這一點為祖國服務。加拿大外交部當時就警告由於12萬伊朗僑民在國內有很多親屬,很可能被伊朗政府脅迫就範。

 

伊朗正利用外交掩護積極準備對西方國家發動攻勢,一年多以前,西方情報界已就此向渥太華髮出最高級別的紅色警告:伊朗人已經建立了一個遍布歐洲、非洲特別是拉美地區的精銳組織,他們中的很多人與臭名昭著的“聖城旅”有聯繫。聖城旅是伊朗革命衛隊中的精銳,專門負責在境外開展行動。伊朗還壯大了他們在美洲國家的外交機構,大使館數量由十多年前的少數幾個,擴充到現在的十個,另外還建立了十七個文化中心。伊朗在每個機構里都配備了比正常需要更多的人員,僅在尼加拉瓜就有150人。

 

今年一月,美國最高情報官詹姆斯·克拉珀公開指出伊朗駐外使館正派遣潛伏人員準備趁戰爭爆發時攻擊美國和盟國的目標。德黑蘭也毫不掩飾它正精心策畫對美國和以色列盟國的報復行動,並聲稱將儘可能地進行破壞。

 

加拿大情報人員對此深信不疑,因為在常規軍不敵以色列和美國的情況下,伊朗的戰略一貫如此。何況還有被加拿大視為恐怖組織的真主黨,也會和伊朗聯合作戰。同時加拿大情報機構還相信,加拿大與以色列越來越密切的關係會不可避免地使自己在發生衝突時,成為伊朗襲擊、綁架和暗殺的目標。多年來,情報機構掌握了伊朗大使館使用威脅和勒索的辦法迫使在加拿大的伊朗人合作的情況,加拿大還多次拒絕了伊朗增設領事館的要求。

 

還有分析說渥太華獲知以色列即將進攻伊朗核設施,前任加拿大駐德黑蘭大使約翰·芒迪支持這種觀點,否則難以解釋斷交之舉。因為即使在冷戰最激烈的時刻,加拿大也不曾和蘇聯斷交,在中國嚴重踐踏人權的1970和80年代,加拿大還在北京派駐大使。甚至在北約轟炸利比亞時,哈珀政府還和臭名昭著的獨裁者卡紮菲保持外交關係。

 

另一種說法是加拿大駐德黑蘭的外交官幫助美國、英國和以色列收集情報,已經面臨被驅逐的危險,於是渥太華主動和德黑蘭斷交。這種說法似乎也有點根據,早在2010年10月,加拿大就因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充當猶太人耳目而遭伊斯蘭國家集體報復,未能重返聯合國安全理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