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對美國逃兵關上大門

音頻 05:22

3月19日,幾十名反戰分子在多倫多舉行十一小時的示威,希望加拿大移民部廢除對美國女逃兵金伯利-里維拉(Kimberly Rivera )的遣返令,但反戰分子的最後一搏未能奏效,第二天,里維拉在美加邊境的千島湖地區被捕,隨即被押往紐約上州的一處軍事基地,等待軍法審判。同一天,里維拉安排丈夫及四個孩子從多倫多離境,以免孩子們看到她被捕的情景。這個結局不僅是里維拉爭取留在加拿大的冗長法律戰的終結,也意味着越戰時期左翼自由派總理特魯多推崇的庇護美國逃兵的傳統,被現任保守派總理哈珀廢止,加拿大從此對美國逃兵關上了大門。

廣告

哈珀內閣首次遣返美國逃兵是在08年7月,被遣返後在科羅拉多州美軍法院被判處十五個月徒刑的羅賓·朗(Robin Long),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被加拿大遣返的美國逃兵,之後又陸續有六名逃兵在獲庇護無望的情況下自願或被迫回到美國接受軍法審判。溫哥華《反戰支持運動》主席鮑勃(Bob Ages)批評哈珀政府的做法打破了加拿大自廢奴時期形成的傳統,加拿大不再是庇護國。 

為了使里維拉免遭羅賓·朗的厄運,國際社會紛紛對渥太華施加壓力,國際大赦組織認為里維拉因良心而拒服兵役,如果她被捕將被視為良心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南非大主教圖圖在里維拉被遣返前3天公開致信加拿大政府,要求停止遣返。圖圖認為里維拉逃避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伊拉克戰爭,她通過自己在戰場的親身經歷,證明入侵無關所謂的大型殺傷性武器,而是給伊拉克人民帶來苦難。儘管哈珀承認伊拉克戰爭是徹頭徹尾的錯誤,但當里維拉向他求救時,他沒能通過這個高標準的道德測試。 

目前加拿大保守黨政府和當年的自由黨一樣,對美國的對外戰爭持不贊同立場,但採取的行動迥異,特魯多展開雙臂歡迎美國的越戰逃兵,公開宣稱“加拿大應該成為軍國主義受害者的避難所”,他採取“美國逃兵不必通過個別審查即可擁有居留權”的做法鼓勵了更多可能被強迫服兵役的美國年輕人流亡加拿大,人數之多到現在還莫衷一是,加拿大政府說是3萬到4萬,也有人稱多達12萬,圖圖認為是5萬多。 

伊拉克戰爭逃兵比越戰少得多,據加拿大反戰組織統計,自03年3月戰爭爆發以來,已有近200名美軍逃兵滯留在加拿大,其中包括因面臨被遣返而在09年9月躲進溫哥華第一聯合教堂的沃森(Rodney Watson)。美國逃兵招來美加兩國保守派勢力的批評,加拿大阿爾伯達省保守黨議員曾質疑“為什麼他們不在美國的法律體系內進行鬥爭,反而跑到加拿大尋求難民身份”;美國電視評論員比爾•奧賴利說,如果加拿大允許逃兵避難導致美軍力量被削弱,美國人將抵制加拿大。 

出生於82年的里維拉06年在伊拉克服役時感到絕望,07年2月趁休假來加拿大申請難民,成為加拿大的首位美國女逃兵,她的丈夫及兩名孩子一同前往,之後他們在多倫多又生了兩個孩子。09年1月,加拿大難民事務委員會下令她及家人離境,里維拉提出上訴。09年,加拿大眾議院通過一項不具約束力的議案,敦促政府允許美國逃兵留在加拿大,但保守黨政府對此不予理睬。今年8月,上訴失敗的里維拉被加拿大移民部限令9月20日前離境。 

加拿大移民部長肯尼相信包括里維拉在內的美國逃兵都是“虛假的難民身份申請人”,“他們只是一些在民主國家裡自願服兵役的人,因為一時改變心願而做了逃兵,僅此而已,他們不是難民。”根據加拿大移民法,逃兵必須證明自己是難民才能繼續留在加拿大,但獲得難民身份越來越難,因為只有“被遣返回國,面臨生命危險或會遭受拷打、遭到殘忍且非正常的對待或懲罰”時,才能獲得難民身份。而逃兵回美國,顯然不會面臨這樣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