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全球連線

奧巴馬首訪古巴-美古關係正常化的開端

音頻 10:54
奧巴馬與勞爾 卡斯特羅在哈瓦那革命宮, 2016 3 21
奧巴馬與勞爾 卡斯特羅在哈瓦那革命宮, 2016 3 21 REUTERS/Carlos Barria
作者: 林蘭
31 分鐘

美國總統奧巴馬3月20日開始對古巴進行88年以來的首次歷史性訪問,備受矚目,美古關係從多年的宿敵緊張到緩和、恢復邦交,逐漸向正常化發展,個中曲折,無論官方民間都將因此受到深遠影響。今天的“全球連線”,我們邀請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先生就訪問及對兩國關係的發展及對古巴開放的影響談談看法 

廣告

3月22日奧巴馬與古巴總統勞爾卡斯特羅的首次會談,被稱為是為15個月之前宣布開啟恢復邦交進程畫上了一個句號,您是怎麼評價兩國經歷曲折,終於走到了這一步的?

王軍濤:我覺得其實在冷戰結束之後,古巴遲早是要與美國進行談判,另一方面,美國如果不準備去左右古巴的政局的話,也要與古巴談判,我覺得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在冷戰結束後這麼長時間雙方才開始這個進程其實我都覺得有些太慢了。我覺得這是一個開端,古巴對美國來說雖然很小,在經濟上可以說無足輕重,但是古巴對美國來說有兩個意義, 第一個意義就是美國在古巴有一個軍事基地,而且古巴如果長期反美的話,還是會給全球的反美的勢力在古巴那裡尋求一些基礎支撐的話,會對美國的安全造成威脅;第二,古巴還有大量的難民在美國,而且現在已經成了美國公民,他們對美國國內的政治政局還是有一定影響的,比如像此前小布什在有爭議的選舉勝出時,就有人講,當時如果不是克林頓的司法部長強硬地把一個古巴的孩子送回古巴的話 ,那麼古巴的這些傳統的投票者會投民主黨的票,民主黨本來不會失去那次選舉,因為當時的那件事情就使得佛羅里達州的選情出現了逆轉,導致了共和黨勝出。

但是這些都是一些評論,我就講在兩個方面古巴對美國還是比較重要,那美國對古巴的重要就不言而喻了, 因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不管在全球什麼地方,美國都是最重要的一個關係之一,那麼在拉丁美洲美國具有這麼強大的一個情況之下,對它就更加重要了。

就美古兩位領導人的首次會晤媒體有很多的報道,尤其是在雙方共同進行的記者會上,卡斯特羅首罕見地回答記者提問,在被問及古巴關押政治犯的問題時, 他的回答帶着“挑釁”的意味,您怎麼看這一表現,雙方在人權、民主方面的分歧是不是充分體現?

王軍濤:我覺得奧巴馬還是把幾個問題都提出來了,其實其中有幾個問題是有爭議的,一個問題是關於政治自由的問題,因為就在奧巴馬訪問的前兩天,古巴還抓了幾十個政治犯,這些政治犯其實是一批政治犯的家屬,他們在舉行示威時被抓,還有是奧巴馬在訪問期間可能也見了一些異議人士,這樣也使得卡斯特羅很不高興,古巴政府很不高興,但是他們對這些方面還是允許做了,這是表明他們願意在這方面開始做改進,但是我們也知道,任何一個非民主政權在做所有的改進的一個前提條件還是,還不能動搖他們的統治,就說明他們在做這個改進的時候這些東西還不足以影響到他的統治。

另一方面,雙方還對關塔納摩的基地等等問題也進行了討論,我相信奧巴馬總統是在私下談的時候或者閉幕談判中非常坦率的地對古巴的政府提出了要求,要求他們釋放所有的政治犯,進行民主自由的改革,允許人民選舉自己的政府,就像美國對世界上所有的極權國家政府在進行談判時都會例行公事把這些提出來一樣。但是對古巴來說,他可能現在還不太習慣,因為一個是在此之前他們有很多的糾紛,還有就是古巴現在谷歌開始接觸這樣的談判,要聽美國總統這樣坦率的語言會有些不習慣,像中國等國家(對此)就已經很習慣了。就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不把這些話當作是一個挑釁,而只是當作是一個例行公事。所以卡斯特羅在會談完之後有些不高興,於是就在記者會上就開始發出了自己的一些帶挑釁性的聲音。

奧巴馬此次訪問的安排,除了與勞爾卡斯特羅的歷史性會談之外,也包括一場美國古巴棒球賽,接見古巴不同政見人士、以及在哈瓦那大劇場對民眾發表演講,但是並沒有會見古巴前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的安排,您怎麼分析他的訪問安排,包括他與民眾的接觸?

王軍濤:這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他沒有去見老卡斯特羅我覺得最主要的還是要迴避一個尷尬。因為美國和古巴開始恢復外交正常關係的這個決策肯定是老卡斯特羅做的,他在做這個決策之後,如果在第一次會見就出面見的話,出現雙方唇槍舌劍的話就很尷尬,因為老卡斯特羅的性格以及在對美問題上一直是比較強硬的,這種情況下不能表現出軟弱,所以就怕這個談判進行不下去,我想(這樣安排)主要是迴避尷尬。

但是我也想不排除這個可能,如果當他們雙方談得不錯的時候,老卡斯特羅來破例、或者是出乎意料地與奧巴馬見面,而現在看來雙方還是在有爭議的問題上爭論得比較激烈,所以老卡斯特羅就沒有出來,另一方面,美國總統要見異議人士,這也是美國總統的一種平衡,如果他不見異議人士,確實他很難對古巴的異議人士做出交代。因為古巴的異議人士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異議人士不一樣,他們在弗羅里達州有很多的選票,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美國政局),而且古巴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外交政治中的具有象徵意義很大的國家,美國的歷任總統在這個問題上不能表現出太軟弱,所以美國總統在訪問是一定要見異議人士,如果不見異議人士就很難做出交代。

比如像那一年希拉里去北京參加世界婦女代表大會,在此之前,她還要給異議人士分別寫一封信,闡明自己要去說些什麼,這樣做一個平衡,像小布什去參加北京的會議之前,還要在白宮見比如像魏京生、熱比婭、吳宏達、龔小夏等幾位中國的異議人士,以此表示平衡,這次的安排也是。其實,這種禮儀性、象徵性的會見表示美國在這方面沒有妥協。
至於民間的一些活動安排,這也是美國總統一般喜歡做的事情,選出一些兩國老百姓都比較關心的,都可能的一些場合去進行訪問, 這是美國總統親民性的一面,就是因為他是一個民選的總統嘛,應當與老百姓有一個比較近的距離。

不少報道說,古巴 的老百姓都非常期盼着奧巴馬的到訪,顯然是希望以此兩國關係的改善能給古巴帶來更多的開放改善。而在訪問之際,美國網絡巨頭谷歌表示,將在古巴擴展其寬頻網絡的覆蓋和WIFI服務,這是對古巴人最切實的好處。

王軍濤: 對,在美國和古巴的交往中肯定古巴人民會獲得好處,包括那些曾經反對美國並且還在反對美國的也會從中獲得一些好處,因為你要是看一下,奧巴馬這次來之後,其實還是簽了一些具體的合作協議,包括像航班等等,這些具體的協議都能讓古巴人民有更多的機會到美國來訪問,不剛是在資訊上,而且實際上能夠到美國來訪問,加強兩國間的交流,這對長期的遭到封閉的古巴人民來說肯定是一個好事情, 另一方面,我也注意到,他們有一個關於合作打擊犯罪的(協議),這個我覺得美國可能對得到一些好處,而古巴可能對提出來,古巴要逃出一些他們要進行政治迫害的人,這些人應該怎麼處置,因為其實就在奧巴馬要訪問古巴之前的時候,美國還接納了18個從古巴坐船偷渡過來的人,在這次偷渡中另外還有九個人已經被淹死了。所以這些問題也都是古巴和美國政府在進行合作的時候需要面對的一些問題。

這次訪問之後,您對古巴和美國關係的發展及對古巴政治民主的影響有什麼預期?

王軍濤:我覺得從長遠看古巴可能會與世界上的多數國家一樣,最終會走向越來越開放,越來越民主、越來越自由,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可能也有些反覆,不過到老卡斯特羅如果去世之後,這個進程可以加快,那麼美國在這方面毫無疑問可以起到一個催化劑的作用,但是說實話,我也研究得不是那麼多,不過我在想,古巴以這麼一個彈丸之地可以在美國強大的輻射力下、在冷戰結束之後還能挺在那裡那麼長的時間,說明它也有一些獨特的東西,可能是至少我現在還沒有注意到的東西,使得它還能保持現在這個制度的慣性,和它現在這樣一個內政的慣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