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向俄羅斯泄露情報 特朗普是否犯了罪?

音頻 05:54
美國總統特朗普被爆向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左)透露反恐情報
美國總統特朗普被爆向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左)透露反恐情報 REUTERS/Maxim Zmeyev/Lucas Jackson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可能又因“口無遮攔”惹上了麻煩。兩名美國官員周一表示,特朗普在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等5月10號會談時透露了高度機密的訊息,將一項有關於計畫中的針對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行動等信息告知了對方。這的消息令上一月份上任的特朗普再度陷入爭議之中。

廣告

同時,這件事情爆出之際也非常敏感,特朗普政府突然開除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一事的影響尚未散去,國會也要求對俄羅斯是否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展開獨立調查。

根據路透社的報道,其中一位透露特朗普“泄密”的官員稱,特朗普在會見拉夫羅夫時討論的情報屬於“最高機密”,是在一間少數幾位情報官員才有權進入“密室”里討論的。

雖然作為總統,特朗普有權隨意披露甚至是最高機密的信息,但這些美國官員稱,這次他並未先徵詢提供信息的盟友,也危及一項長期情報共享協議。

華郵報導稱,一位在場的知情官員說,特朗普似乎對他知道即將逼近的威脅感到沾沾自喜,他告訴俄國官員自己每天都能獲得重大情報的簡報。報導指,在特朗普透露了這個信息後,官員們馬上打電話給中央情報局(CIA)和國家安全局,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兩名熟知情況的官員均表示,情報來源是和美國聯手對抗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一個盟友。紐約時報指,據熟悉美國情報獲取方式的官員指出,特朗普透露的秘密情報由以色列提供。而這一發現為該事件平添了不少潛在的外交複雜性。

首先,以色列是美國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也是中東的主要情報收集者。特朗普把以色列提供的最敏感的信息拿到俄羅斯人面前吹噓,可能會損害美國同以色列之間的關係。此外,這些信息還有可能被傳遞給伊朗,該國是俄羅斯在中東的親密盟友,也是以色列在中東的主要對手。

但在特朗普幾天後將對以色列展開訪問之際,以色列顯然對此事採取了低調處理方式。以駐美國大使在發給《紐約時報》的電子郵件聲明中重申,兩國將在反恐領域保持緊密關係。 周二,特朗普也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進行了20分鐘電話交談,白宮發言人說,兩人交談僅局限於下周總統出訪展開。沒有提到透露機密的事件。

特朗普本人周二在推特上發帖表示:從打擊恐怖主義的利益出發,他有“絕對權利”分享那則信息。

但,儘管美國法律給予總統分享情報的權利,這個消息還是在國會引發擔憂。民主黨在參議院的二號人物杜爾賓稱,特朗普的行為“危險”和“魯莽”。共和黨籍的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科克則說,如果這項指控是真的,那麼將會“非常、非常麻煩”。

那麼,如果特朗普的確在這件事情上犯了“錯”,會給他帶來何種後果?

法新社就此做了一些分析,發自華盛頓的報道引述哥倫比亞法律學院教授羅德里格斯指出,特朗普沒有做違法的事,因為法律賦予他這樣的權利,從另一個層面看,他不夠謹慎,因為並不是因為擁有某種權利,因此所做的事就是對的。

但也有專家認為,在和美國的盟友分享信息前,就將其暴露給敵國可能被認為是違背了總統宣誓。美國總統在就職時宣誓要保護和捍衛美國憲法,但將敏感信息和被懷疑干預了美國大選的俄羅斯分享可以說是與莊嚴的宣誓背道而馳。一些專家因此認為這是“很嚴重的罪行”。哥倫比亞法律學院的教授羅德里格斯也指出,這件事可能可以導致彈劾總統,因為“濫用職權”和“背叛公眾信任”可以構成彈劾總統的原因。

紐約大學教授法律教授高羅夫則認為此事可以一分為二看待。他說,特朗普透露情報可能是“不謹慎”犯的錯,但如果他這樣做是出於緩和美俄關係的目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儘管這看上去是錯誤和愚蠢的,但他有權做出這樣的決定。

美國所有彈劾總統的程序必須有國會來進行。國會是否會採取行動?法新社指出,目前國會的共和黨總體看都對總統忠誠,因此展開彈劾程序的幾率甚微,在特朗普受到共和黨保護的前提下,他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什麼。唯一的危險是此事造成極其強烈的民憤,國會將不得不採取行動。

此事對美國的情報來源又有何影響?法新社說,特朗普的反對者擔心美國盟友今後會猶豫和美國分享敏感情報,也有人擔心俄羅斯會尋找情報的來源,以便阻止自身利益受損。除了是否合法的問題外,美國情報專家指出,情報圈長久以來的傳統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透露消息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