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特朗普首場外交秀秀什麼?

音頻 05:34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4月3日於白宮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4月3日於白宮 路透社照片

目前位於華盛頓政治漩渦中心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19日啟程出訪中東地區和歐洲多個國家,並出席北約峰會和七國集團峰會,他是否能通過此次訪問展示世界第一大國總統形象以及轉移媒體對其“泄密門”“通俄門”等事件的注意力是關注的焦點。

廣告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周四表示,特朗普此次出訪傳遞出的訊息是:作為應對全球挑戰的領導者,“美國回來了”。特朗普將藉此次機會展示其作為一個設法處理戰爭與和平問題的國家領導人角色。

但由於特朗普上任以來在很多國際問題上發出前後不一致的言論,也被認為是口無遮攔的“大嘴”總統,外界很可能會將特朗普與外國領導人並肩站立的形象與他在美國國內面臨的大量爭議進行對比和分析。

分析指出,多任美國前總統都將首個出訪地定在鄰國加拿大或墨西哥,而特朗普卻打破慣例,首先選擇前往中東地區,這也顯示出他將反恐、以巴和 平、敘利亞衝突等議題列為當前美國外交政策的優先事項。此外,他還希望通過此行改善美國與一些國家的關係,並重新確認美國對盟友和夥伴國的各項承諾。

法新社認為,在外交問題上,特朗普的態度已經和在競選期間的言論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但他可能還需要解釋他的競選口號“美國優先”與多邊主義之間的兼容性。儘管美國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指出,特朗普總統很清楚美國優先並不等同於只有美國,而正好與此相反。但法新社指出,這句話說得很好聽,但事實上還是有不少疑問。

白宮則強調特朗普將到三個宗教聖城訪問,認為這是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訪問。

根據行程,特朗普將首先訪問盟友沙特阿拉伯。在利雅得,特朗普將致力於表現出與其前任奧巴馬的不同,達到修復兩國關係的目的。特朗普對伊朗嚴厲的態度,對人權問題或避而不談以及可能簽署的大筆武器購買的協議都會讓他在利雅得受到歡迎,但是他在50個穆斯林國家領導人峰會上發表的以伊斯蘭教為主題的演講具有一定風險性。特朗普在出發前表示,他將呼籲與仇恨和極端主義做鬥爭,提倡具有“和平視野”的的伊斯蘭教。

上任後,特朗普推出了針對一些西亞北非國家公民的入境限制令,雖然法令後來遭到美國聯邦法官的凍結,但這引起了不少穆斯林國家的反制情緒,激化了美國與伊斯蘭世界本就存在的矛盾。一名曾參與安排訪問行程的美國官員表示,特朗普選擇沙特作為出訪首站,重要考量之一是為了徹底扭轉他在不少人眼中“反穆斯林”的負面形象,這也是不少中東國家領導人希望他通過此行實現的目標。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爾此前也對媒體表示,特朗普訪問沙特意在傳遞美國對穆斯林國家“並無惡意”的清晰信號,並展示他對修復雙方關係的承諾。

在以色列,特朗普將和他的“朋友”內塔尼亞胡在耶路撒冷見面,同時也要去伯利恆與巴勒斯坦阿巴斯舉行會談,他希望能夠推動巴以和平協議,但法新社指出,目前這個協議的框架尚不明朗。特朗普將前往哭牆,這也是首位前往哭牆的在任美國總統。此前媒體爆料特朗普將以色列提供的有關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情報透露給俄羅斯,給此次特朗普的以色列行帶來一些爭議色彩。

本次特朗普出訪行程的重頭戲是周四的北約峰會,共有25個成員國的首腦將出席會議。
特朗普力主北約成員國增加國防支出。一般認為,峰會期間不會做出重大決策,但對於促進政治家之間的相互了解則意義重大。

在結束對中東地區的訪問後,特朗普將前往梵蒂岡、意大利和比利時,其間他將出席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峰會及在意大利西西里島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

分析認為,北約和七國集團峰會涉及經濟、防衛和外交等多個層面的事務,將是特朗普政府首次在複雜的國際多邊場合接受考驗。

梵蒂岡方面表示,教皇方濟各將於下周三5月24日會見美國總統特朗普。此次會面是特朗普與方濟各之間展開的首次直接對話。此前,二人由於在移 民、難民和氣候變化等方面觀點完全相反,不時會隔空互嗆。因此這也被認為將是很奇特的會面。

本次特朗普出訪行程的重頭戲是周四的北約峰會,共有25個成員國的首腦將出席會議。

由於特朗普之前對英國脫歐,歐盟未來以及北約組織的角色等問題上前後不一致的言論,也讓他此次布魯塞爾之行充滿不確定性,因為大家都想知道在北約組織等問題上他將如何表態,他是否會和他的前任一樣留在北約受到關注。特朗普在當選總統時說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來有說有可能,特朗普也曾預言其他歐盟國家會緊跟着英國選擇脫離歐盟。這些言行引發了美國不少盟友對特朗普政府孤立主義傾向的擔憂和對美國能否履行各項承諾的疑慮。事實上,到目前為止,特朗普一直沒有對美國是否遵守北約組織協定的第五條,也就是在盟友受到攻擊時,其他國家團結一致的問題做出承諾。

周五和周六,特朗普將出席七國集團峰會。屆時,美國總統將和來自德國,意大利,日本,法國,加拿大以及英國的首腦一道,聚首意大利西西里島的陶爾米納,探討未來的發展。

另外,美國媒體對特朗普此次出訪的報道和評論也是關注焦點。法新社評論認為,不論他此次出訪會展示出何種形象,取得何種成就,都可能很難讓人忘記他目前陷入的政治漩渦。

前美國國安局的成員,目前在布魯金斯學會任職的布魯斯·里德爾將特朗普此行和尼克松1974年的中東行進行比較,當時陷入“水門事件”的尼克松總統希望通過此行轉移注意力,但是並沒有成功,因為美國媒體對水門事件窮追不捨,反而將尼克森的訪問作為次要事件進行報道,繼續報道有關的內幕,最後導致尼克松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