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來鴻

誰是加拿大亞洲市場戰略的寵兒?

音頻 05:16
特魯多在卡爾加里商會的一個記者會 2017.1.24
特魯多在卡爾加里商會的一個記者會 2017.1.24 REUTERS/Chris Bolin

5月中旬加拿大派出負責國際貿易的國會秘書參加了北京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為加拿大企業參與區域基礎設施投資尋找商機。杜魯多執政一年半來,加大了開拓中國市場的力度,並於今年2月開始與中國展開自貿協定的探索性談判。加拿大東盟商業理事會主席約書亞·布朗(Joshua Brown)指“雄心勃勃地開拓高速增長的中國新興市場,會加強加拿大的談判地位,這是加拿大亞洲戰略的一部分”。  

廣告

中國在2012年超越英國成為加拿大第二大出口目的地,2016年雙邊貿易額已達850億加元,然而中國並非是加拿大在亞洲的寵兒。2014年9月加拿大與韓國簽署了自貿協定,這是加拿大在亞太地區的首例,2010年加拿大與印度就自貿協定正式展開談判,2002年與新加坡正式談判自貿協定,和日本的談判也於2012年開始,在探索性接觸方面,除中國外,還有菲律賓和泰國。2016年8月,加拿大還宣布了與東盟加強商業關係的若干舉措。對出口貿易3/4面向美國的加拿大來說,其亞洲市場戰略是為了擺脫這種嚴重依賴的嘗試。到目前為止,加拿大與全球12個國家的自貿協定已經生效,其中8個在美洲,亞洲只有韓國,預計未來會有更多的亞洲國家。

那麼,誰是加拿大在亞洲市場的寵兒呢?約書亞·布朗認為是東盟,東盟是加拿大的第六大貿易夥伴,加拿大亞太基金會民調顯示近半數受訪者認為與東盟合作應是加強與亞洲經濟關係的支柱。加拿大亞太基金會、加拿大商業理事會和加拿大東盟商業理事會的研究報告指與東盟簽署自貿協定,可為加拿大帶來與中國同等的商業利益,但政治風險更低,因加拿大人對東盟的負面看法遠比對中國少。《環球郵報》民調顯示,近九成受訪者不希望中國加入加拿大經濟,而54%的加拿大人樂意看到與東盟簽署自貿協定。此外東盟還是知識產權出口增長的沃土,聯合國數據顯示東盟從加拿大進口的機電設備、航空航天設備和零配件、光學及醫療設備和藥品等高附加值產品占其2015年從加拿大進口總額的29%。

為此,布朗4月份在《環球郵報》撰文指“在美國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定時,積極尋求與中國簽訂貿易協議將是一個錯誤”。他希望在加拿大與東盟建立關係40周年之際,杜魯多總理公開支持與東盟展開自貿協定的探索性談判。

布朗的說法,也得到了加拿大著名商界領袖曼利(John Manley)的間接支持,他5月中旬在IPOLITICS網站撰文《是加拿大貿易東進的時候了》,指“印度、中國、東盟和日本都會為加拿大出口提供重要機會,更好的消息是加拿大不需要在它們之間做出選擇”,儘管這樣在談到進入亞洲市場的方式時,他還是把東盟放在了首位,希望加拿大與之談判一個雄心勃勃的貿易和投資協定,因為與東盟簽訂自貿協定會帶來48億至109億美元的雙邊貿易增長,惠及大洋兩岸的眾多公司和數百萬工人。

曼利曾在自由黨執政期間擔任過副總理、外交部長、財政部長和工業部長,2003年還曾角逐黨魁,作為自由黨元老和現任加拿大商業理事會主席,他的言論對加拿大政商兩界都具影響力。在東盟之後,曼利談到了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經濟體中國和日本,兩國消費者在商品和服務方面每年購買6萬億美元,預計十年後還會增長50%,這為加拿大出口帶來了最快的增長機會。如果加中籤署自貿協定,到2030年加拿大出口額將會增加77億美元,為加拿大創造2.5萬個就業機會。在日本方面,加拿大謀求兩大目標,一是重啟2014年暫停的自貿談判,二是加入美國退出後由日本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談判。

曼利還視印度為加拿大在亞洲的另一個充滿希望的市場,印度已經是加拿大扁豆和其他豆類的最大消費國,作為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印度的中產階級正經歷跨越式發展,並將很快超過中國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