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中國的北極金礦收購案

音頻 04:51
Podcast
Podcast © FMM

今年5月山東黃金集團以2.074億加元收購加拿大金礦一案,現正處於加拿大聯邦政府審查階段,此收購案因為涉及疫情期間、中國國企、北極地區和礦產資源等多重敏感因素,在加拿大國內備受爭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發出的中國北極投資警告,也為中國收購加拿大北極金礦帶來不確定因素。

廣告

2019年生產黃金32290盎司的希望灣金礦(Hope Bay)位於加拿大人煙稀少的努納武特地區,距北極圈僅160公里,由一個駁船碼頭通過潮水連接具有高度戰略性的西北通道進入太平洋或大西洋。今年5月8日買賣雙方通過視頻分別在濟南和多倫多簽約,一星期後加拿大前情報局長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就提醒渥太華認清北京控制關鍵金屬和礦物資源的戰略,嚴格審查這一北極金礦收購案。他認為儘管黃金不是加拿大和美國關鍵礦產戰略的一部分,但黃金是動蕩時代的避險投資,還廣泛用於核電站和核武器設施的控制系統中,對世界經濟非常重要,他甚至認為有必要把黃金納入關鍵礦產戰略。5月18日加拿大《環球郵報》指中國在加拿大收購金礦,令擔任過哈珀和杜魯多兩任總理國家安全顧問的法登擔憂“中國人似乎對監管門檻非常了解,而且正處於監管門檻之下”,他透露加拿大國家安全機構對中國“低於監管門檻”謹慎投資加拿大的做法越來越關注。

加拿大礦業協會會長皮埃爾·格拉頓(Pierre Gratton)表示由於山東黃金集團是中國國企,收購案已在業內引起軒然大波,如聯邦政府最終否決,則是“發出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即加拿大嚴重擔憂中國國企收購加拿大的資源產業。卡爾加里大學軍事、安全和戰略研究中心北極問題專家羅伯·休伯特(Rob Huebert)指加拿大應該假定中國國企在加拿大的每項投資都有戰略意義,因為“這完全是一帶一路的一部分”。不過他認為該交易可能會被批准,因為加拿大別無選擇,很難拒絕。

休伯特所謂的“難以拒絕”大概指的是“黃金是一種投資產品,而非國家安全產品”,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全球政治與國際法項目學者邁克爾·拜爾斯(Michael Byers)稱這次中國只是想在加拿大北極地區尋找賺錢的機會,“交易的商業屬性、小規模金礦和必須獲得因紐特人的合作以及位於西北通道深水路線之外”是這一收購案有可能獲得聯邦政府批準的有利因素。《努納武特新聞網》指希望灣金礦收購條款中有一特別內容涉及因紐特人,因為努納武特地區土地談判確保了因紐特人擁有諸如希望灣等礦產豐富地區的土地。拜爾斯相信因為條款確保了因紐特人的參與,聯邦和地區政府才不會擔心金礦會變成中國工人的作業區。拜爾斯是《誰擁有北極》一書的作者,他認為這一收購“警示了加拿大人,一波新的收購潮正在到來”,加拿大對來自中國的投資要“小心謹慎”,但“不是關門“,加拿大與一百多個國家有經濟關係,它們並非都是民主國家,“中國是新興的經濟超級大國,加拿大需要找到與之合作的方式,做到既獲利又自我保護”。

加拿大《環球郵報》認為“因疫情壓低了交易價格,渥太華會對期間的外國收購加強審查”。聯邦政府將評估此次收購對加拿大是否會產生“凈利益”,並將研究工作機會、收入以及對當地土著社區的影響等因素。政府還將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對交易進行審查,如果懷疑該交易可能損害國家安全,則會根據《投資法》第25.3條對交易進行更徹底的審查。加拿大過去曾以安全為由拒絕交易,其中包括兩年前中國交建以15億美元收購加拿大建築巨頭愛康集團(Aecon Group)的交易。自2012年以來,根據投資法第25.3條,渥太華已審查了22項外國收購交易,其中14項中國公司收購案中的絕大多數被否決或被中國公司主動撤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