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美元

世界央行外彙儲備美元存在感稱下降 人民幣緩緩增強

圖為美元紙鈔
圖為美元紙鈔 © 網絡照片

在各國政府和中央銀行持有的外彙儲備中,美元的存在感正在下降。在世界整體外彙儲備中,美元計價資產的佔比截至2020年底降至59%,連續5年下降,達到25年來最低水平。中國和俄羅斯等新興市場國家減持美國國債,正在增持黃金和其他貨幣計價資產。由於擔憂美國政府債務膨脹等導致美元價值下降,新興市場國家開始分散投資對象。而且全球各國的外彙儲備中,美元以外貨幣的比率正在提高。人民幣在各國外彙儲備中的比率也在提高,目前超過了2%。

廣告

據日本經濟新聞今天報道稱,外彙儲備是各國政府和央行持有的外彙計價資產,用於應對市場混亂時的彙率干預和金融危機時償還外彙債務等。針對外彙儲備,以信用等級和流動性高的主要國家國債與黃金等形式持有的情況很多。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計了149個國家和地區的外彙儲備,截至2020年底的餘額為12.7萬億美元。其中,美元計價資產為7萬億美元,比上年增長4%。瑞穗銀行的唐鐮大輔認為,“原因之一是新興市場國家為了避免不利於出口的自身貨幣升值,實施了買入美元、賣出本國貨幣的外彙干預”。另一個原因是,美國政府為應對新冠疫情而實施巨額財政刺激,加大發行美國國債,其他國家購買了一部分。

觀察外彙儲備中可按各種貨幣比較的餘額(11.8萬億美元),美元所佔的比例在2020年底為59%,比1年前下降1.7個百分點,自1995年以來首次低於6成。截至2001年底,美元的佔比曾超過7成,但隨後呈現下降態勢。2020年美元貶值導致美元計價資產的份額下降,但IMF分析稱從更長期來看,“央行正在把外彙儲備逐步從美元轉向(其他資產)”。

該報道引述美國財政部的統計顯示,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截至2020年底約為1.07萬億美元。與7年前的頂峰時相比減少近2成。SMBC日興證券的平山廣太表示,“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被認為大部分是外彙儲備的投資資金”。市場上還有觀點認為,隨着美國總統從特朗普變為拜登,中國對美國國債的拋售正告一段落。

據該報道,俄羅斯持有的美國國債也在銳減。俄羅斯中央銀行的統計顯示,俄國的外彙儲備(截至2020年9月)包括黃金在內總額為5787億美元。其中美元的比率為2成左右,與2017年的約5成相比大幅下降。美國因烏克蘭問題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在此背景下俄羅斯的外彙儲備迅速擺脫美元。土耳其和巴西等國也在最近數年減持了美國國債。

在各國的外彙儲備中,美元以外貨幣的比率正在提高。歐元截至2020年底為21%,提高至與6年前相同的水平。有觀點認為,歐盟為應對疫情推出復興基金,作為財源發行了共同債券,歐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價值隨之提高。日元的比率也20年來重新提高至6%左右。2020年中國投資者對日本中長期債的凈買入量達到2.2萬億日元,有可能將外彙儲備的一部分從美元改為了日元。

人民幣在各國外彙儲備中的比率也在提高,目前超過了2%。例如俄羅斯,迅速增加外彙儲備中人民幣的比率。在2017年6月僅為0.1%,到2020年9月達到12.3%。

日本經濟新聞說,外彙儲備的新投資對象之一是黃金。世界黃金協會(WGC)的統計顯示,各國央行在過去10年裡維持凈買入黃金。黃金具備不受國家信用影響的“無國籍貨幣”色彩,受到的關注度提高。

在俄羅斯,2020年黃金占外彙儲備的比例超過了美元。2021年3月,匈牙利央行把儲備資產中的黃金增至94.5噸,達到此前的3倍。匈牙利央行表示,“對政府債務和通貨膨脹的擔憂迅速提高,黃金作為安全資產的重要性進一步提升”。

該報道認為,美國為應對新冠疫情,經常項目收支和財政收支的“雙赤字”進一步增加。外彙儲備遠離美元的趨勢還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美元價值正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