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創作者出逃 稱塔利班進駐首都如白布裹屍

廣告

(法新社首爾7日電) 阿富汗藝術運動人士夏利法(Omaid Sharifi)的團體花了7年,用繽紛的壁畫替喀布爾迷宮般的防爆混凝土牆改頭換面,沒想到武裝組織塔利班迅速進駐首都,國家一夕變天。

塔利班在數周之內迅速控制喀布爾,許多街頭藝術作品被塗漆蓋過,換成符合塔利班嚴酷視角的乏味宣傳標語。

夏利法看到工人用白漆塗刷藝術作品的畫面,心裡湧起不祥的預感。他的藝術團體ArtLords自2014年起,在全國各地繪製了超過2200幅壁畫。

他今天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接受法新社電話訪問時說:「我心頭浮現的畫面是(塔利班)替這座城市蓋上裹屍布。」伊斯蘭葬禮會使用白色裹屍布來覆蓋遺體。

但就算塔利班抹除ArtLords的作品,為求自保被迫出逃的夏利法仍說,他會持續投入藝術運動。 34歲的夏利法目前待在一處庇護阿富汗難民的設施里,他表示:「我們絕不沉默。我們一定會讓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我們保證會讓塔利班每一天都顏面盡失。」

被塗抹的其中一幅壁畫,是描繪美國的阿富汗問題特使哈里札德(Zalmay Khalilzad)和塔利班共同創辦人巴拉達(Abdul Ghani Baradar)去年簽署美軍撤出阿富汗協議後握手的場面。

夏利法於2014年共同成立ArtLords,目的是利用藝術來提倡和平、社會正義和問責制。 這個富於創造力的團體經常透過街頭藝術嘲弄阿富汗權力階層,包括軍閥和有貪腐傳言的政府官員。

他們的壁畫頌揚阿富汗英雄,呼籲以對話取代暴力,同時主張女權。

ArtLords的成員不畏死亡威脅,即使被伊斯蘭極端分子貼上離經叛道標籤,仍堅持己見。

8月15日早上,塔利班兵臨喀布爾城外,夏利法和5名同事在一棟政府建築外繪製壁畫,經過數小時,他們看見恐慌的群眾衝出政府辦公室,決定返回ArtLords畫廊。

他說,當時所有道路封鎖,四面八方都有軍警拋棄車輛,每個人都在狂奔。當他們總算回到畫廊,才得知喀布爾失守了。

塔利班於1996年首度執政時,夏利法才10歲,他親身體驗了塔利班的苛政,直到美國主導的外國部隊於2001年推翻塔利班。他說,預期這一次的統治不會有什麼改變。

許多阿富汗人和夏利法一樣懷疑塔利班聲稱執政手段會比上次溫和的說法。夏利法說,他清楚記得塔利班在喀布爾足球場公開行刑,犯人因不同罪名被斬首或砍斷手腳。

他也記得,當他騎單車去市場途中,看到很多摔壞的電視機、殘破的錄音機和錄音帶,「我永難忘懷,(這記憶)從未磨滅」。

數以萬計阿富汗人在喀布爾淪陷後湧向機場,想要離境,其中有很多像夏利法這樣的藝術工作者。 他說:「(離開)是很艱難的抉擇,我只希望沒有人會經歷我們所遭遇的事。」

夏利法在死亡威脅下度過了很多年,他不怕暴力,卻擔心無法發聲。 他矢言繼續宣揚理念和創作藝術。他說:「我拋下了(一切)。讓我堅持下去的唯一原因是,我認為這還沒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