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旺達/法國

盧旺達大屠殺:馬克龍坦承重要責任但沒有道歉 卡加梅呼籲接受

2021年5月28日,盧旺達總統Paul Kagame接受法新社與法國國內電台專訪。,
2021年5月28日,盧旺達總統Paul Kagame接受法新社與法國國內電台專訪。, Simon Wohlfahrt AFP

法國總統馬克龍日前訪問盧旺達時,發表長篇講話,坦承法國對上個世紀90年代的盧旺達胡圖族政權對圖西族種族滅絕大屠殺負有重要責任,請求原諒。馬克龍說,當時的法國沒有沾染大屠殺的罪惡之血。馬克龍沒有道歉。盧旺達多有批評譴責法國沒有道歉。盧旺達總統卡加梅在接受法新社和法國國內電台專訪時,評論馬克龍的承責已經是法國對盧旺達大屠殺的認知重要進步。卡加梅呼籲國人接受。

廣告

據法新社今天報道說,盧旺達總統保羅-卡加梅在接受法新社和法國國內電視台採訪時說,"這是邁出的一大步,我們應該接受"。卡加梅說他選擇了接受法國承認在1994年種族滅絕大屠殺中負有重要政治責任,即使這並沒有導致道歉。

法國總統馬克龍本周四訪問了盧旺達首都基加利,並承認法國在這場悲劇中的責任,這場悲劇導致至少80萬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圖西族人。但法國領導人強調,法國 "沒有參與其中"。

法新社說,盧旺達倖存者和受害者家屬所期望的法國道歉或請求寬恕並沒有發生。

作為圖西族叛亂的前領導人,卡加梅總統經常指責法國是1994年春季種族滅絕的同謀,但現在他對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言論表示歡迎,他認為,這些言論 "比道歉更有價值"。 卡加梅稱,在這個 非常複雜的問題上,"沒有完全令人滿意的答案。"卡加梅是在周五晚間接受法新社和法國國內電台採訪時解釋說:"但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我們必須承認它,接受它,並努力採取其他步驟"。

據卡加梅說,"有人可以過來說'我很抱歉,我道歉',但總是還會有人說'這還不夠'。他說:"這是他們的權利(......)我不認為有一個快速解決方案,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據卡加梅說:"我不認為有一個快速解決方案,能解決一切問題的東西。""它是否回答了人們的所有問題?我不這麼認為。倖存者是否有權利提出質疑?他們有這個權利。”

據卡加梅說,"我從未聲稱自己是法官,是應該說什麼或做什麼的最終仲裁者,"他斷言,但 "我們決不允許圍繞真相的尖刻或誤解繼續下去,我們必須能夠直接、具體地對倖存者的感受和意見保持敏感,也要對每個人必須面對的未來保持敏感。"

除了馬克龍訪問盧旺達時所發表講話的內容外,盧旺達領導人還表示認可法國近年來所做的努力,包括建立一個由文森特-杜克雷領導的歷史學家委員會。在今年3月底提交的一份報告中,該委員會得出結論,法國承擔著 "沉重的、令人震驚的責任",當時的社會黨人總統密特朗及其隨行人員被巴黎當時支持的胡圖族人政府的種族主義和種族滅絕的傾向 "蒙蔽"。幾周後發表的另一份盧旺達報告指出,"法國國家對可預見的種族滅絕成為事實可能負有重大責任。

據卡加梅說,這兩個委員會確定了事實,說的幾乎一樣,但方式不同。

盧旺達總統卡加梅要求馬克龍履行他在星期四作出的承諾,即落實 "任何涉嫌種族滅絕罪的人都不應逃避法律制裁“的工作。

卡加梅沒有要求引渡。他說,"如果在法國對這些人落實伸張正義,我將會很高興。我不必說'只有你把他們交給我,讓我們在我們的法庭上審判他們,這才是正義'。正義就是正義"。

卡加梅說:"我不具體說明形式,但要明確具體說明這些人有嚴重的罪行,他們必須對此負責。”

然而,卡加梅拒絕就巴黎檢察官要求撤銷比塞洛對大屠殺案件發表評論,該協會指責法國軍隊是 "種族滅絕的共犯"。卡加梅說,"這不是由我決定的。"

盧旺達現總統卡加梅說,周四的這一步驟,儘管不完美,但為 "盧旺達和法國之間更好、更深的關係 "奠定了基礎。

據法新社說,然而,盧旺達政權的一些反對者認為,這種和解是以犧牲人權為代價的,他們指責法國對盧旺達目前活動家和非政府組織所譴責的侵權行為(新聞自由受到蔑視、反對派被封殺、在拘留中死亡......)保持沉默。

卡加梅對法國記者反駁說:"我不認為這裡發生的任何壞事在你的家鄉不會發生,""當它發生在其他國家時,沒有人介入。當它在這裡時,我們的問題必須從外部解決,或者由外國肇事。“

卡加梅還指控說,"我們每天都會遭到譴責。” 他說:"有很多謊言,有數百個。”

據法新社說,卡加梅自1994年以來一直是盧旺達的強人,自2000年以來一直擔任總統,他在2015年修訂了憲法,理論上允許他繼續執政到2034年。據卡加梅斷言,2024年的下一次選舉還很遙遠,目前他正致力於解決他的國家和非洲大陸的問題。對總統選舉,卡加梅說,"我不怎麼想它,我也不擔心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