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

非洲國家連遭政變 專家:國際默許恐致骨牌效應

Dans les rues, des gens manifestent leur joie avec des membres des forces armées guinéennes après l'arrestation du président Alpha Condé, lors d'un coup d'État à Conakry, le 5 septembre 2021
Dans les rues, des gens manifestent leur joie avec des membres des forces armées guinéennes après l'arrestation du président Alpha Condé, lors d'un coup d'État à Conakry, le 5 septembre 2021 © AFP - CELLOU BINANI

繼乍得和馬里之後,西非國家幾內亞也發生政變。專家指出,西方強權的默許與輕微譴責為軍政權製造有利氛圍,可能帶來政變骨牌效應,國際社會應停止鴕鳥政策與無效的譴責。

廣告

非洲國家過去1年奪權事件不斷,由乍得、馬里以至最近的幾內亞,新當權者都免於受到懲罰,讓人民憤怒又沮喪。

 

馬里首都巴馬科(Bamako)受訪者向法新社(AFP)質疑:“如果可以為所欲為,那憲法、西非經濟共同體(ECOWAS)和國際外交還有何用?”

西非經濟共同體和諸多國際社會的聲音都譴責幾內亞政變,就如同1年前以及今年5月他們譴責馬利。說法也一樣:回復憲法秩序、釋放被關押者以及設定選舉時程。

然而一年後,馬里軍政府仍大權在握。

在乍得,前總統代比(Idriss Deby)4月與叛軍交戰時身亡後,其子奪取政權。乍得主要貿易夥伴前殖民國法國迅速給予新領導階層祝福,且避免將其形容為政變。

美國前駐沙赫爾地區特使範姆(Peter Pham)表示:“我認為國際社會犧牲了自己的影響力,第一步就是默認馬里政變...而在乍得,法國總統馬克龍還熱烈歡迎前總統之子接位”。

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CG)的傑瑟奎(Jean-Herve Jezequel)警告,不應有馬里與乍得的政變協助觸發幾內亞政變的想法。

但他指出:“乍得和馬里里最近政變被區域與國際角色接受,甚至同意的方式,可能為幾內亞發生的事件製造了有利氛圍。”

巴馬科一位匿名的高階官員表示,馬里與乍得可能會帶來“骨牌效應”,讓其他國家的軍方躍躍欲試,想着“有何不可?”有槍就可以成功!

國際特赦組織專家歐夫納(Fabien Offner)向法新社指出,在幾內亞的案例中,“經驗告訴我們要極度謹慎,不可過於天真。有些人認為”幾內亞總統孔戴(Alpha Conde)的政權完蛋是好事,但這也不是西非第一次出現希望,而這類希望往往落空“。

布吉納法索新聞網Wakat Sera社論向國際社會發出的訊息清楚明了:”停止鴕鳥政策,停止不斷重複以及毫無作用的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