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網文選刊

岳路平:一一和解 呼籲官媒停止辱罵艾未未

14 分鐘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的巨大成就也正在呼喚着一個軟實力建設的新時代。在這樣一個樂觀的歷史節點,我們居然為了一個普通藝 術家的拘押,弄得滿球風雨。特別是考慮到官方媒體對這個手無寸鐵的犯罪嫌疑人的辱罵幾乎是罵街型的,這既讓我們這些小公民覺得挺沒面子的,同時我們也擔心 被隔壁鄰居瞧不起。

廣告

我的聲明《關於艾未未,提醒新華社注意分寸》失蹤之後,昨天我的GMAIL信箱收到一封威脅信件:NIBUYAOTAIXIAOZHANG,XIAOXINNIDEMING。署名為DASIYUELUPING。

@張敏傑 @彗 星凌日 等微博好友建議我報警。但是說心裡話,我不是很信任警察。大約八年前,我在上研究生的時候,有一天深夜在北京宣武區的一條大街上正常行走,遇到三位巡街警 察盤問。僅僅因為我沒有帶身份證,他們就把我帶到當地派出所關押起來。後來看守聽說我是"大學生",彙報給了他們長官,他們長官跟我了解了以後又莫名其妙 地把我給放了。

作為一個普通公民,我表示鴨梨很大。被威脅了,說實話,我有點恐懼,雖然我沒有做錯什麼。

我 想,我僅僅想說,我並不想擔任新華社編排的劇本的其中一個角色,就給我帶來這些麻煩,代價也太大了。我只是一個普通公民,我只想過我自己的小日子。雖然這 幾天香港和海外的部分媒體出於他們自己的目的,把我吹捧為代表知識分子的良知、中華民族的脊樑、堅守中國道德底線,國內一些論壇也稱我為本年度最牛公民, 感動中國人物……,但是我只想說,這些都跟我沒有關係。如果我還在青春期,也許挺嚮往這些大詞兒的。我今年36歲了,人生的上半場已經結束,我只想安安穩 穩地過正常日子。我不想有恐懼。我只想做一個正常的普通的公民。

但是,我仍然沒有後悔我寫了那篇聲明,不想演就是不想演。

現在,我的感受就像一個小孩看到大人吵架吵得很厲害,雖然不是自己犯了錯誤,但是還是有點恐懼。為了克服這種恐懼,我希望大人不要再吵了。
所以我今天決定呼籲官方媒體停止對艾未未進行辱罵。

自從我的那篇聲明消失之後,我注意到,這幾天,對艾未未的辱罵更加變本加厲了。

我還是想重複我已經說過很多次的公道話:在定罪之前,艾未未仍然是無罪的。在定罪之前,動用國家的強大輿論機器去搞臭他,1,嚴重影響司法獨立;2,嚴重影響中國形象;3,嚴重傷害大國氣質;4,嚴重撕裂華人社會的各種鴻溝,尤其是情感鴻溝。

我們知道,由於歷史原因,大陸跟台灣、香港及部分海外華人有意識形態鴻溝,多年來的經濟繁榮和得體的"統一戰線"及文化、宗教、藝術交流和解,已經讓全球華 人社會最大程度地團結在了一起。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的巨大成就也正在呼喚着一個軟實力建設的新時代。在這樣一個樂觀的歷史節點,我們居然為了一個普通藝 術家的拘押,弄得滿球風雨。特別是考慮到官方媒體對這個手無寸鐵的犯罪嫌疑人的辱罵幾乎是罵街型的,這既讓我們這些小公民覺得挺沒面子的,同時我們也擔心 被隔壁鄰居瞧不起。

進 入2011年,我聽到的最讓我興奮的一件事情是,"孔子(雕塑)"進入了天安門廣場。這樣,我們的天安門廣場上,毛澤東(紀念堂里的遺體及毛澤東像)先生 就不孤單了。有孔子陪伴着他,偶爾還有孫中山(臨時性懸掛的孫中山像)先生陪伴着他。代表着中國三條現代化路線(君主立憲制中國、中華民國和中國人民共和 國)圖騰,終於在2011年和解了,想當年,他們之間打的可是你死我活,人民英雄紀念碑上都還有歌頌這些鬥爭的雕刻。

歷史人物都已經在天安門和解了,為什麼在現實中,我們還在製造情感的分裂?難道政府真的擔心西方政府的輿論攻勢會影響我國內部的司法獨立?這樣想就太不自信了吧?如果我們僅僅是在依法辦事,一切的輿論都會是浮雲。

為什麼我們不能反過來想:現在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向國人、向世界展現中國的軟實力,展示氣質、展示風度、展示中國和諧治國的一面,展現中國彬彬有禮的一面?而不是動用國家力量去辱罵一個已經被關起來的藝術家?
為什麼我們不能反過來想:現在是最好的機會,讓大陸公民聽到港澳台甚至海外華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也讓港澳台及海外華人也聽到大陸公民的想法?而不是由外交部發言人代表全中國公民單獨去跟港澳台及海外說,"中國人民很疑惑,為何一些國家的人會把一個涉嫌犯罪的人當作英雄。"其實外交部發言人說這話的時候,大多數中國人都仍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艾未未是幹什麼的。

我 覺得是時候把天安門廣場上的和解信號發送給每一個港澳台及海外同胞的時候了。這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們和解。讓相互聽不到聲音的華人,可以相互聽到對方的聲 音。讓有不同信仰的遍布全球的華人可以降低相互溝通、辯論的成本。如果我們都能不受干擾地相互傾聽,我們一定可以收穫一個更加和諧的社會,而不是相反。
我們能否在2011年,這個天時地利人和都成熟的年份,開始全面釋放我們相互間的信任,通過建設更加通暢、平和的言論空間來減少相互猜疑?

我們現在不缺高樓大廈、不缺武器、不缺糧食……我們唯獨缺少的就是相互的信任。就像我不信任警察一樣。

我希望我可以很快信任警察,我希望可以克服恐懼,繼續過我的正常小日子。

一個受驚的公民:岳路平
2011-4-17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