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選刊

陳維健:中日之戰文明的較量我們已經輸了!

摘要:“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中國發生暴力反日後說:“在日本不會發生日本人衝擊中資企業,焚燒中國國旗這樣的事,這就是日本值得驕傲的地方”。如果我們的主席胡錦濤也能夠驕傲地說,在這場中日釣魚島之爭中,中國人沒有損毀日本的一草一木,在華的日本人仍然得到應有的禮遇,那麼相信中國人不但會受到日本人的尊敬,也會受到世界的尊敬。我們的釣魚島之爭不贏也贏。”

廣告

陳維健:中日之戰文明的較量我們已經輸了!
作者:陳維健
(轉自《新世紀》網站2012年9月18日

9月15日起,中國多達57個以上的城市,發生了反日遊行示威活動,並伴隨着暴力事件。圍攻日本大使館,縱火日本企業,搶劫日本商店,更多的是打砸同胞的日產汽車,一位開日產車的同胞,竟然被打得躺在血泊之中。中國人開的日本料理店也是攻擊的對象,吃“霸王餐”砸毀飯店處處皆是。在華的日本人也受到攻擊,有一日本人就餐時,竟遭示威者熱湯撲面,高度燙傷。

在這些暴力的後面是暴力的標語口號。“寧可華夏遍地墳,也要殺光日本人”、“血洗東京,核炸日本”等、更有將嚴肅的主權問題低俗化,喊出“釣魚島是中國的,倉井空(A片演員)是大家的”。

這些暴力事件與血腥標語,反映的不是一個民族的愛國熱情,而是野蠻愚蠢,心智昏亂。在這些人的心目中,只要愛國就可以無所不作,他們心念中的殘暴,比這個世界曾經有過的殘暴,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他們又是一群沒有正義感的膽小之徒,他們只敢打砸自己同胞的財產,以及手無寸鐵在中國的日本人。如果個人安全稍有威脅,那怕在巴士上看到行竊,街上看到有人被打,女人被欺侮,都是絕不敢挺身而出的慫包。

倘若明天政府宣布不準遊行了,那麼借一百個膽給他,也是不敢上街的可憐蟲。這些人是打着愛國名義,行打砸搶之實的一夥流氓。當然遊行隊伍中也有不少被愛國主激發起來的真正的愛國者,由於遊行示威被政府里外操控,他們身不由已地被推到了暴力之中。

這次反日遊行,政府不但全面掌控,而且乾脆讓公安、國安脫了警服,混跡遊行隊伍,煽動民眾,讓暴力不斷升級,甚至帶頭打砸,已有多名公安便衣被民眾認出上網。混在遊街隊伍中的警察之多,有人是這樣形容的,如果有人喊一聲打到共產黨,怕有一半人會拿出手銬來。因此可以說,這次反日暴力行徑也是政府的行徑。

這次反日遊行有一個重要的現象,一些城市的示威者,不但擡着毛澤東畫像而且穿起紅衛兵的軍服,高喊文革式的口號。與其相對應的是文革的發源地“北大”,其學生會發出的給日本總理的公開信,內容與當年的紅衛兵戰報的檄文有得一拼,充滿了文革式的暴戾語言,不是拚命,就是犧牲,很難相信中國現代文明的搖籃,中國的最高學府會寫出既沒學養,也沒智慧,以現在的話來說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的東西。

更有鄭州醫院拒收日本女病人,如同當年醫院不給“牛鬼蛇神”的四類份子看病一樣。遵義還唆使兒童上街打砸日本汽車,讓人想起文革的紅小兵。紅衛兵是文革標誌性的象徵,它的出現給於的政治信息,要比單純的反日要複雜得多,為什麼薄熙來人還在雙規,但其文革式的政治路線,能藉著“反日”赤裸裸地亮出劍來。

這是否意味着這次反日遊行是由中共黨內薄派在操控?是不是想借反日東山再起?這次反日遊行中的所有暴行,與當年紅衛兵的暴行如出一轍,只要高喊愛國,擡着毛像,穿起紅衛兵軍服,就可以無惡不作,這次反日遊行不妨把它說成二次紅衛兵運動。中國的“反日”已經不是外交上的主權之爭,而是中國政治走向的一個信號。

一場反日遊行把中國人的劣根性暴露無疑,但是日本卻是相當的平靜,一如遭受大震一樣,有規有矩。一位在日留學的家長 看到中國暴力反日,擔心身在日本孩子的安全打了電話。該留日生給父親所講述日本人對中國人友好不為所動的場景,那種不失風範的沉着冷靜,是暴力反日的中國人都應該深思的,為何日本人沒有把他們的愛國精神,轉為對在日中國人的暴力呢?這是一個民族的文明標誌。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中國發生暴力反日後說:“在日本不會發生日本人衝擊中資企業,焚燒中國國旗這樣的事,這就是日本值得驕傲的地方”。如果我們的主席胡錦濤也能夠驕傲地說,在這場中日釣魚島之爭中,中國人沒有損毀日本的一草一木,在華的日本人仍然得到應有的禮遇,那麼相信中國人不但會受到日本人的尊敬,也會受到世界的尊敬。我們的釣魚島之爭不贏也贏。

我們如果從文明的角度來看待這場中日之戰,那麼顯而易見,中國人已經輸掉了這場戰爭。文明是理性、是智慧、是寬容、是慈悲,只有具備這樣一種精神境界,才有不可戰勝的力量。而於文明相對的野蠻,是驕躁、是蠻橫、是殘忍、是狂暴,它是內心虛弱所產生的精神現象,這種精神為什麼老是與中國這個華夏民族如影隨行,這實在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需要深入研究,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個問題說明中國與現代文明的國家還相去甚遠。

這也是日本對崛起的中國依然藐視的原因。用胡適之先生當年抗戰之際的話來說:“日本不認為中國是一個現代國家”。文明是一個國家的力量之所在,勝利總是站在文明的一邊。中國要與日本爭奪釣魚島,首先要使我們的國家成為現代的國家,文明的國家。鄧小平也懂這個道理,所以他說釣魚島交由下一代解決。

今年的釣魚島之爭,是四十年來最激烈的,中國的媒體、軍方都放了狠話,不惜一戰。在“九一八”紀念之際,中國漁船萬船競發釣魚島,這種把老百姓送到衝突的海域充當炮灰的做法,是極為卑鄙無恥的,把本應由軍隊擔負的守疆衛土負責,推給老百姓,在文明的社會是國家的恥辱。

釣魚島的衝突還在上升,這是一場高代價,高風險的玩火遊戲,火玩過了頭,就會引火燒身,到時候倒黴損失的還是自己。近年來的“反日”歷史,每次中國人好象都決意與自己過意不去,讓自己下不了台,最後又不得不鳴金收鼓。放出去的狠話,怎麼說,還得怎麼吞回去。被砸的日本財產還是要賠,打傷的日本人還是要賠要道歉,而釣魚島依然在日本人手裡。

中國人啊!為什麼不長一點記性,要如此地作賤自己,難道不能以文明的方式,大國的風範來解決釣魚島之爭嗎?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