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網友惠稿

致前法國總理拉法蘭先生的公開信

28 分鐘

摘要:“作為一名中國人,看您如此熱愛中國文化,我感到無限榮幸。但我不免替您擔心哦。我不知道您是否真正理解中國文化(或說黨文化)。如果有機會與您見面,我很想知道您喜歡哪種中國文化?但是,體諒您一定很忙,沒有閑暇時間,故此寫此公開信與您探討。”

廣告

網友惠稿:致前法國總理拉法蘭先生的公開信 探討“中國文化、悖論思想、中國夢

Cher MR jean-pirre raffarin

尊敬的拉法蘭先生:

您好!

近日,在網上看到2014-01-26 《北京周報》楊嘉慶&傅立葉(Jacques Fourrier 法) 法國前總理拉法蘭談“中國夢”一文後,心中難以平靜。

拉法蘭先生:看完您的評論,我對您的印象是:您是政客(politicien),而不是政治家(statesman)。

因為您不是一名普通的法國人,您曾擔任法蘭西共和國總理。我希望您對法國民眾宣揚如習近平所說的“正能量”。更希望您做一名打開禁錮中國人手上六十餘年“枷鎖”的先行者,具有高貴精神的西方政治家。不要做獨裁統治者的傀儡與幫傭。

不過,我估計您沒有很好地了解中國,屬於被洗腦的西方人(我在中國被洗腦了三十年,來到法國後,腦子才逐漸清晰)。

您說去中國不知多少次了,喜歡中國文化。中國的思想歷史悠久,博大精深,能夠幫助人們更好地了解21世紀世界的真相。法國一些傑出的漢學家如弗朗索瓦於連已經揭示了這一點。法國思想家埃德加•莫蘭提出的“複雜思維範式”與中國文化也不無關係。西方人追求哲學上的絕對,已經成為一種病態,而中國的悖論思想正好可以平衡西方文明的這一缺陷。另外,在許多不同的社會體系中,和諧已是一種新興的價值觀。中國讓我們學會有時候需要用複數形式來書寫“真理”這個單詞,而我們以前一直習慣於單數形式。

作為一名中國人,看您如此熱愛中國文化,我感到無限榮幸。但我不免替您擔心哦。我不知道您是否真正理解中國文化(或說黨文化)。如果有機會與您見面,我很想知道您喜歡哪種中國文化?但是,體諒您一定很忙,沒有閑暇時間,故此寫此公開信與您探討。若有不當,還請拉法蘭先生海涵。謝謝!

拉法蘭先生:首先請教您十個問題  
一:有法國人到中國當難民嗎(réfugié)?
二:有法國女人 (Française femme)到中國賣春嗎(prostituée) ?
三:有法國女人(Française femme)到中國生孩子嗎?
四:有法國人到中國去撿垃圾、破爛為生的嗎?(loques*détritus)?
五:有法國電視主持人給法國官員當二奶、三奶、小蜜嗎?
六:有法國人的住房被強行拆遷,又被汽車輾壓而死的嗎?
七:有法國國安官員到外國駐法國使館避難的官員嗎?
八:有法國國會議員入了外籍又在法國國會參政、議政的議員嗎?
九:有法國政府官員把家屬移民國外拿綠卡入外籍、買房置地,而自己在法國當裸官的官員嗎?
十:法國軍隊敢於用武器向和平請願的同胞大屠殺嗎?
請問拉法蘭先生:以上十題(其實不止十題,為了精簡就不提了)都是發生在當代中國社會現實狀況,您能否回答我的提問?

 

接下來與您探討中國文化  

我明白無誤地告訴您:自49年以降,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國古代傳統文化都被中共一掃而光毀滅了!

我是50年代出生的。在中國,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大刀向敵人的頭上砍去、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西方國家都是人吃人的社會。唱的歌是: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老毛名言:與人鬥、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可以說,中國現在已經沒有多少傳統文化了,有也是黨文化而已。

在中國,我們這代人成長的過程都是處於反智的時代,反人類,反文明,反文化,幾乎無所不反。原來應該是求知識求修養的最好的年花,被浪費在反智的政治運動中,當我們醒悟過來時,最好的年花已經失去,無論多麼努力,還是無法彌補成長期留下的缺陷,知識的缺陷,素養的缺陷,信仰的缺陷。人的素養修練,有的過了成長期就永遠彌補不上了。所以說,變成了中華民族最沒有修養的一代人,概括起來就是:缺失宗教信仰,缺失傳統修養,缺失人文素養。

因六四大屠殺逃亡到加拿大的原中共官員(血色中國作者)蘇明先生指出:
【中共本身就是破壞文化和傳統的殺手,目的就是要消除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相互之間的認同感,讓中國人忘掉祖宗,只認共黨。共黨是拜物的,只要錢。對共黨說文化、道傳統,當然是無濟於事了。對外國人談文化傳統,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意思。兩千多年的專制文化,六十多年的極權文化都不是什麼值得驕傲、或者是自豪的事情 】

被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可以把三八二十四說成三八二十三,還稱是“中國文化精髓”。發明這種“理論”的是被稱為當代國學大師的“於丹女士”。

請教拉法蘭先生:如果法國的教師教給學生說:三八不是二十四,而是三八二十三,這是中國文化精髓。法國人是否接受與認同呢?

二 悖論思想  

您說法國思想家埃德加•莫蘭提出的“複雜思維範式”與中國文化也不無關係。西方人追求哲學上的絕對,、經成為一種病態,而中國的悖論思想正好可以平衡西方文明的這一缺陷、、、、

我估計拉法蘭先生沒有很好地理解”“。中國(中共)的”悖論思想“先有鄧小平的貓論、摸着石頭過河,後有江澤民三個代表,胡錦濤科學發展觀 ,吳邦國三個自信、五不搞,解放軍報社論“我們(中共)的信仰是宇宙真理,我們共產黨只講黨性不講人性,最近習近平來法國訪問向全世界宣揚”獅子論”。這就是中國的悖論思想。

請教拉法蘭先生:我要提醒您,您可千萬要記住,中共不代表中國啊!“貓論、三代表、三自信、五不搞”是中共的“謬論思想”,決不是中國人的“勃倫思想”。如果您把中共的“謬論(勃倫)思想”灌輸給法國人,我很想知道法國人會有什麼想法?

三和諧社會  

拉法蘭先生,您說和諧社會已是一種新興的價值觀,可是您有沒有看到;中國社會現在和諧嗎?

和諧社會大概是胡錦濤提出來的?就因為現在中國社會很不和諧,所以中共提出和諧與維穩。如果一個社會很和諧,就不會喊“維穩壓倒一切了”。比如法國,從來沒聽說喊過“和諧”並還要“維穩”壓倒一切。

拉法蘭先生,您說“和諧已經是一種新興的價值觀”;又體現在哪裡?

中國夢  

您提到“中國夢”這一概念。說”中國夢“反映了新一代中國領導人的雄心壯志。“中國夢”也是“改革開放”政策的延續,同時也考慮到了“公民社會”在中國的崛起。

您提到”中國夢。您知道否?在您與中共官員談話時,在中共把您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時,有一個叫曹順利的中國人被中共警察抓進監獄沒幾天,一條鮮活的生命就沒有了。在早還有被汽車輾壓致死的錢雲會、在街上擺攤的小販也被中共“城管部隊”打死多人。難道這就是您理解的“中國夢”?如果“中國夢”是以打死人為代價,那“中國夢”就是噩夢!我不知道法國人是否都認同您的看法?

中共黨員,在中共政府部門做過官的蘇明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六十年來,共黨殺了多少人至今沒有個詳細的數字。大致估算,一億人死在共黨政權之下,應該不會冤枉共黨。那麼中國大陸團結安定了嗎?社會和諧了嗎?經濟輝煌了嗎?當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國人民眾心存怨氣,百分之四十以上國人民眾生活在貧窮線之下,三、四千萬的冤民們掙紮在絕望之中。安定、團結、和諧的 說法,顯然就是不着邊際的胡說八道。

兩千兩百年的皇權專制統治,那不是文明,但卻是文化,叫做專制文化。共黨當政,中國的文化又倒退了一大步,從專制文化倒退到了極權文化,與文明的距離更遠了。中國人民是寬容的,更是大度的。六十年的時間,共黨自始至今的種種無人性的所作所為,中國人是給足了共黨去洗心革面、改造自己的機會;同時也給足了時間讓共黨去懺悔,去向人民謝罪,主動的下台解體』

拉法蘭先生:如果您真想了解中國,我希望您在去中國時;不要騰雲駕霧,遊盪在真空。去接接地氣,也像“(謊言帝國作者)索爾夢先生那樣走入民間,去看望中國底層百姓。去河南看看賣血得了艾滋病的村民、被中共關進監獄的“持不同政見者”王炳章、高智晟、劉曉波等無數反對獨裁暴政的中國人。再看看被中國民眾稱為“義士、大俠”的楊佳母親王靜梅女士。

“楊佳”是北京人,2007年因與上海閘北警方糾紛被毆打後,手拿匕首刺死上海六名民警。楊佳被警察抓進監獄,他的母親被強行送到由公安機關管理的執行強制醫療措施的安康精神病醫院,改名為劉亞玲,關押143天的。直到兒子楊佳被執行死刑後,失蹤的楊佳母親王靜梅才出現。請您問問這位直到兒子槍斃了都沒見一面的“母親”想不想兒子?

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國人,來法國十餘年。之所以來到法國,源於當時還是一個十幾歲小娃娃的我,響應毛澤東的號召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變相勞改)。

在寂寞難耐“再教育”日子裡,想看一本外國書如同法國名牌“路易威東”皮包那麼奢侈。一天,有位知青拿來幾本外國名著,我們幾位知青如同惡狼撲食般搶着看、偷着看。還要防範門外生產大隊背着槍的民兵隊長到知青點巡邏。

您可能不理解為什麼偷着看書?那是1969年,是一個知識越多越反動的年代。誰要是有一本外國書,或是有外國親友就被當成裡通外國的敵人特務,輕則判刑,重則槍斃。

我有一個叔叔娶了一位日本華僑的妻子就被街道拉去批鬥,而且還讓我們家人陪鬥。我姐一位同學的父親是一位畫家,畫了一幅向日葵的頭是低着的,就被拉去批鬥。不堪遭到侮辱的老畫家後來自殺了。

文革時,我的鄰居被紅衛兵抄家,祖父害怕,把家裡保存多年的一幅“維納斯神話”油畫及鄭板橋的畫給燒了。後來紅衛兵來抄家只是抄到金銀首飾。直到現在,我家人都不知道這些金銀首飾哪裡去了。

對這幾本書記憶最深的是:有維克多•雨果、巴爾紮克、伏爾泰、盧梭等。看了幾本法國書,心裡不禁想着:如果哪一天能到大文豪的故鄉法國看看多好啊!沒想到,三十年後,我的夢想成真,來到了久已敬仰的法蘭西共和國。

我個人跟中共沒有血海深仇,之所以反共,正如索爾夢先生所說:“共產政黨無法控制信仰與良心”。

我深信:只要還是一名良知未泯的中國人都會義無反顧地參加到反抗獨裁暴政的運動中。

我希望拉法蘭先生站到尋求“公平、正義”的中國民眾一邊,您才會得到十幾億中國人的尊敬!

因有眼疾並不願佔用您寶貴的時間,羅羅嗦嗦就說到此吧。
s'il vous plaît ,pardonne-moi mon impolitesse.
祝您愉快!
謝謝!merci !
王華
29.04.2014
 

閱讀《北京周報》2014年1月26日對法國前總理拉法蘭的專訪內容,請點擊以下鏈接

 法國前總理拉法蘭談“中國夢”,作者:楊嘉慶&傅立葉(Jacques Fourrier 法)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