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惠稿

河南一位給血站當托的農民悲慘遭遇記

摘要:“1990年代初是河南“血漿經濟”大發展時期,為了擺脫貧困,信篤血站“以血致富”的宣傳,許多農民紛紛加入賣血大軍,特別是豫東南一帶出現了一窩蜂般擁至血站爭先恐後賣血的熱潮,老胡夫婦也捲入其中。”

廣告

網友惠稿:河南一位給血站當托的農民悲慘遭遇記
作者: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4年6月,我去河南省汝州市看望因上訪討說法被蒙冤判刑的5名受害者那天,該市馬莊村農民老胡夫婦,也來向我陳述他們因給血站當托令人心碎的遭遇。下面就是他們的訴說。

輕信“以血致富”謊言墜入無底深淵

1990年代初是河南“血漿經濟”大發展時期,為了擺脫貧困,信篤血站“以血致富”的宣傳,許多農民紛紛加入賣血大軍,特別是豫東南一帶出現了一窩蜂般擁至血站爭先恐後賣血的熱潮,老胡夫婦也捲入其中。當時平頂山市解放軍152醫院血站站長張副院長動員他加入該院辦的血站,說能夠掙大錢,該院一個新的采血點就這樣在馬莊村老胡家建立了起來。由老胡出面動員,把本村和鄰近村莊想賣血的人引領到他家的采血點,每領來一位能掙5毛錢,然後包車去152醫院做血型化驗,車費從賣血者所得報酬中扣回。老胡每天至少能領100人,多時可達200來號。化驗完血型就回到老胡家抽血,每抽取400毫升賣血者可得50元,這在當時是一筆可觀的收入。老胡雖然領一個人所得不多,但領的人多了也就水漲船高。1993至1994年間,老胡粗略估算,來到他家抽血的少說也有6000人,天天 “顧客”盈門。

每個血站一般都有幾個采血點,一個采血點一年就能有6000人賣血,河南全省經批準的“合法”血站就有200多個,至於在鄉和村自行建立的非法血站就更多了。河南省了解內情的人士說那幾年至少有一二百萬農民賣血,顯然他們所言非虛。這就為河南艾滋病泛濫成災提供了適宜土壤。

老胡算不上“血頭”,“血頭”要從出售血漿中提成,老胡的收入只不過是“血頭”的一個零頭,血站當然掙得更多了。這就是許多市縣的人民醫院,中醫院、衛生防疫站、婦幼保健院以及部隊醫院為了創收大辦血站的原因,深受其害的則是賣血農民。

同年,河南省駐馬店軍分區醫院也辦了創收的血站。

另據2000年7月對汝州市一個地下采血窩點化驗結果顯示,採集的400多袋血液,100%含有艾滋病毒,41%含乙肝病毒,含丙肝病毒亦是100%,極具殺傷力。一些知情者舉報河南省推行“血漿經濟”那幾年至少有三五十萬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而且大多數又同時感染丙肝及乙肝病毒,絕非空穴來風。

老胡掙大錢了招災惹禍挨了一刀

老胡那一二年到他家采血點的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惦記他的人算計着這傢夥沒少來錢。一天,戴着黑頭套的歹徒趁夜色潛入老胡家,讓他拿出錢來。老胡伸手給了歹徒200多塊。“你這是打發要飯花子的”,喀嚓一刀剌入老胡的左大腿,血流如注。與我會面那天老胡特意讓我看他腿上留下的傷疤。這一刀把老胡嚇懵了,他深知錢來得太容易,必定招災。

那天我問老胡,你發大財了嗎?他掐着指頭算,一次一人掙5毛錢,其收入滿打滿算也就是三四千元。挨了一刀老胡覺得太不上算了,好玄丟了命。在我看來,老胡是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民,掙那點辛苦錢實屬不易。

老胡被剌賠了夫人又折兵

老胡家采血點每天上百人采完血後要清洗針頭、針管和輸血用的塑料管,清洗後再用蒸鍋消毒,這些活全由老胡夫人一手包了。在清洗針頭過程中常被針頭剌破手指,但因過不了一二天就完好如初,所以老胡夫婦總不以為然,無孔不入的艾滋病毒就這樣乘虛而入。經過一段潛伏期,老胡夫人病倒了,發燒、咳嗽、出皮疹和不明原因的消瘦這些艾滋病癥狀都一一顯現,一經檢測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成了感染艾滋病毒的另一類型患者。夫妻倆遭遇到如同天塌地陷一樣的打擊,暈頭轉向。他們從沒有想到掙點血汗錢會有這麼大的風險。在他們夫婦辦采血點期間,152醫院張副院長帶兩名軍醫每周兩次到采血點巡視和指導,老胡夫人得了艾滋病,他們則成了甩手掌櫃的,什麼都不管了。後來張副院長離開醫院走人了,再找152醫院根本無人理。找當地政府更是一推六二五,人家說,這與我們無關。老胡夫婦要求賠償的願望就這樣落空。

老胡夫婦說到這裡,哽咽不止,“甭提多後悔了,這後悔藥可怎麼吃呀”!

後悔莫及又遭兒子嫌棄只能自打嘴巴

當兒子得知媽媽為掙錢得了艾滋病,氣不打一處來。在村裡只要外人知道你家大人得了艾滋病,兒子要想找對象,別想人家姑娘進你家門。好不容易找到對象了,因不敢暴露真實身份,沒有結婚登記就“結婚”了。由於違反婚姻法,孫子8歲了還上不了戶口,如果花大錢托關係去辦,又拿不出那麼多錢,幾年沒辦成。年近30的兒子天天沒有好臉色,總想把二老驅逐出家門。當媽媽的恨誰呢,只能恨自己。精神上遭遇得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繩索的摧殘,已近崩潰,近一兩月個月來不止一次地抽打自己嘴巴。我與老胡夫人會面那天,臉頰青一塊紫一塊的痕跡依然可見。

老胡夫婦與我交談結束時深沉地對我說,希望陳老先生有機會向上邊給我們說說話。他們那種無助而又期待的神情,令我心痛。無疑老胡夫婦是河南推行“血漿經濟”的受害者,河南那麼多的血站和不計其數的采血點,身受其害的何止老胡夫婦一家。應當說的是,河南推行“血漿經濟”導致成千上萬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人為因素造成的像老胡夫人那樣染上艾滋病的,都應追究領導責任並給予國家賠償。跑了和尚跑不了廟。152醫院是無法推卸責任的,同樣負有給予老胡夫人賠償的道義責任。我為他們說話討公道,責無旁貸。我只能用筆為所有在“以血致富”誘騙下遭受不白之冤的受害者,竭盡全力為之吶喊。

臨別,我同老胡夫婦一起吃了河南名小吃,羊肉燴面。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4年9月20日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