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 展覽

多媒體藝術展——感受被追蹤的恐怖

參觀者是展覽的主角
參觀者是展覽的主角

在巴黎名叫“抒情式的快樂”(La Gaité lyrique)的一個多媒體展覽館,從今年9月30號開始到11月13號舉辦墨西哥藝術家拉斐爾∙羅紮諾-海默(Raphael Lozano Hemmer)的裝置藝術展“追蹤者”(Trackers)。這是一個形式特殊的展覽,展廳里一系列包括攝像機,紅外線傳感儀,無線電掃描儀,活動雕塑等現代高科技的監控手段,被用來捕捉參觀者的一舉一動,同時進行映像的反饋,對觀眾來說,是一個具有藝術,又有心理雙重體驗效果的過程。

廣告

隨着人的動作轉動的大眼睛,隨着人的活動而改變方向的路標,從2400個不同的角度看到的個人圖像,以及大廳里跟隨人的步伐移動的投影燈光……等13件裝置藝術作品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捕捉參觀者的活動頻率,將其置於展覽的中心位置。這樣的展覽方式充分體現了羅紮諾-海默的藝術理念,羅紮諾-海默認為“如果沒有觀眾就沒有藝術品。”。

展品與觀者互動的特殊展覽

隨着人的動作而移動的眼睛
隨着人的動作而移動的眼睛 DR

這是羅紮諾-海默首次在法國展廳里展出他的作品,在“追蹤者”的展廳里,觀眾不再是被動的參觀者,搖身一變成為積極的參與者和主角,在享受這種別具一格的極具個人化色彩展覽樂趣的同時,參觀者也能體會到每一件裝置作品中釋放出來的令人不安的信息:在當今世界上,人們時刻都處於被追蹤和監視的的狀態中,用先進的技術對人的行為進行控制和監視無疑是一種新的暴力行為。令人不禁想到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政治諷刺小說《1984》里描述的那個“大哥”(Big Brother)無所不在的世界。

羅紮諾-海默的作品的特殊性就是利用最先進的監控技術將觀眾帶入作品中:紅外線傳感儀,錄製系統,放映機,無線電掃描儀將每個參觀者釋放出來的信息都反射在作品中,藝術家實際上只是為參觀者提供了一個技術和裝置的平台,只有參觀者身影的出現才能讓作品活躍起來,參觀者是主動的,參觀者和藝術品是互動的關係,也就是說沒有參觀者,這些裝置藝術品就是沒有生命的機器。

一個展廳
一個展廳 Maxime Dufour Photographies

羅紮諾-海默試圖通過曖昧,模稜兩可,相異性,重複,科技成果建立一種批評和共謀並存的實驗。讓觀眾同時可以產生個人參與的快樂感和被追蹤的恐怖感。在一個展廳的牆壁上安置了大量從英特網上截取下來的情侶的照片,初看就是情侶對視的浪漫場景,但一旦有人靠近圖像,牆上的畫面就立刻活動起來,情侶們開始熱烈親吻……讓人產生窺視別人私生活的不安感。實際上,我們現在不就是生活在一個多媒體圖像無孔不入的世界裡?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等各種個體與群體交流和交換信息的空間已經達到全球普及的程度,私人和公眾的空間之間的界限十分模糊,網絡和真人秀的電視節目越來越多地佔據了人們的視野和生活空間。當今世界,人人都可能無意和有意的成為別人私生活的窺視者。當如此多的畫面用最直接的方式將熱吻的情侶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時候,人們就不得不對平時沒有注意到的現象進行思索了。

“監控”和“追蹤”滲入生活之中

在參觀的過程中,參觀者的外形和肢體語言都是積極參與到羅紮諾-海默的裝置藝術中的重要部分,觀眾可能因為自己肢體語言的投影,因為那隻跟隨你的大眼睛感到沒有安全感,其實都是十分正常的心理反應,因為這就是藝術家想要達到的效果。羅紮諾-海默強調自己的作品並不是小說《1984》中“大哥”(Big Brother)無所不在的可怕情景的反射,但是他的作品也旨在顯示科技已經成為一種滲入到我們生活中的表達形式,人們隨時處於“追蹤”和“監控”的狀態也是全球化帶來的必然後果。雖然從某種程度上說,作品很難擺脫政治與時代的痕跡,但展覽並不具有明顯的說教和道德的色彩。羅紮諾-海默巧妙而嫻熟地使用高科技的工具,將現代高科技和他對當今社會的看法結合在一起,看上去一目瞭然的事實中蘊含著深刻的內涵  參觀的人就是追蹤者的同謀。

藝術家羅紮諾-海默
藝術家羅紮諾-海默 DR

拉斐爾 羅紮諾-海默出生在墨西哥,目前生活在加拿大,他的裝置藝術作品以形式巨大,效果壯觀以及觀眾參與性與互動等特色讓他成為一位獨樹一幟的當代藝術家,是活躍在國際現代藝術領域的重要人物之一,他的作品曾經在歐洲,俄羅斯和亞洲許多大博物館裡展覽過。

抒情的快樂(La Gaité lyrique)展覽館是一個順應時代的要求而湧現的展覽館,是所有數碼文化藝術表現形式展覽的平台,包括數碼音樂,電影,動畫片,戲劇,舞蹈,視覺藝術,設計,圖像設計,建築,音樂片,計算機編程,遊戲……通過多種表現形式間的可互動和穿透的特點,將各種數碼藝術表現形式結合起來,給觀眾呈現一個全新的視覺和技術表現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