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畫展

印象派畫家莫利索作品回顧展

歐也尼 馬奈和他的女兒朱莉在花園裡
歐也尼 馬奈和他的女兒朱莉在花園裡 馬爾莫唐博物館提供

巴黎博物館最近舉辦兩個印象派畫家的展覽頗為引人注目,除了奧賽博物館舉辦的愛德華∙德加作品回顧展以外,另一個就是在馬爾莫唐-莫奈博物館(Le musée Marmottan Monet)從3月8號開始舉辦的印象派女畫家貝爾特∙莫利索(Berthe Morisot 1841-1895)作品回顧展,這是1941年以來在巴黎首次舉辦這位被譽為是繪畫史上最偉大的女畫家,也是十九世紀法國印象派的重要代表人物的展覽, 展覽將一直持續到7月1日。 

廣告

馬爾莫唐-莫奈博物館也是巴黎很重要的印象派繪畫博物館,因為得到了莫奈的後代捐贈的大量作品而聞名遐邇。博物館擁有貝爾特∙莫利索的25幅油畫,50幅素描作品,也是世界上收藏莫利索作品最多的博物館。另外還珍藏着莫利索部分通信集和速描本,這些都是研究莫利索作品難得的資料。為了舉辦此次展覽,博物館特地從世界各地私人和公共博物館借到了近150幅包括油畫,水彩畫,水粉畫,碳畫等作品。唯一遺憾的是,奧賽博物館因為2010年在巴黎大王宮博物館裡舉辦大型的莫奈作品回顧展時,馬爾莫唐-莫奈博物館不願意出借其鎮館作品  莫奈的《日出》而十分不滿,所以此次奧賽博物館也沒有慷慨地出借其收藏的莫利索作品。從而似乎表明這兩家博物館因為一幅油畫引起的危機尚未結束。這個展覽可以讓人全面了解這位傑出的女畫家的藝術生涯:莫利索從1860年開始繪畫生涯,到1895年,54歲時英年早逝。她不僅留下了豐富的作品,用細膩的女性眼光描繪出一個色彩豐富的世界,也因為她與印象派繪畫大師莫奈兄弟的撲簌迷離的關係而成為巴黎畫壇的一段傳奇故事。

 十八與十九世紀繪畫的橋樑----莫利索

 在展廳里首先看到的是莫利索的自畫像和愛德華∙馬奈為她繪製的畫像,莫利索是莫奈的弟媳,也與印象派畫家德加,雷諾阿,莫奈和馬拉美擁有十分密切的友情。

 法蘭西學院院士讓- 瑪麗∙ 盧瓦爾(Jean Marie Rouart) 在配合展覽印製的畫冊上寫道:“對她(貝爾特莫利索)來說,藝術就是生活,她為藝術而活,通過藝術而存在。除了用藝術來證明其生命以外,她別無所求。這就是她身上最感人的地方。她在藝術中追求美感之時充滿傲氣,但同時也不乏藝術家的謙遜。”

 莫利索是馬奈的名畫《陽台》(Balcon 1868-1869年繪製)上的那個坐着, 有着黑色眼睛的美麗女郎,看上去她洋溢着某種浪漫氣息,又似乎讓人難以接近。馬奈和莫利索於1868年開始交往,也是她說服馬奈拿起畫筆到室外自然光線下進行繪畫的,當時圈子裡的人都知道她和馬奈的關係密切, 但是否是情人關係卻始終是個未解的迷,現在則更加難以考證了。莫利索1874年嫁給馬奈的弟弟歐也尼而使這層關係更添上一份撲簌迷離的色彩。但無論如何,這兩位印象派繪畫大師的關係已經成為藝術史上一段佳話。

 莫利索沒有上過藝術院校,原因是當時藝術院校的大門只向男性開放,但是因為她與眾不同的繪畫天賦,前後一共參加過七次印象派畫家的畫展,唯一一次缺席是因為1878年她剛剛生下女兒朱莉 ∙莫奈(Julie Manet)。從1874年印象派畫家在攝影家Nadar提供的工作室舉辦的第一個展覽上,莫利索就以其女性主題和細膩的畫風而脫穎而出。她用油畫將水粉畫的透明感和光觸表現出來為她的作品帶來一種特別的新鮮感。

 總而言之,她固有的獨特畫風從她早期的作品中就顯露出來,從她早期在盧浮宮裡的臨摹作品,到後來學習帶她到室外繪畫的老師柯羅(Corot)作品的構圖都充分表現出她的個人風格。莫利索首先是一個成功的水彩畫家,後來做的油畫繼續保持她對色彩和光線以及構圖的敏感度和表現能力。

 從1873-1874開始,她創作不少女性題材的作品,她的表姐妹,女友和職業女模特身着舞會的服裝或者在女子私密空間里的情景是常見的題材,隨着時間的推進,莫利索畫板上的色彩逐步朝柔和的色調發展,人們也習慣將她的風格和十八世紀的兩個重要的洛可可風格的畫家華托( Antoine watteau 1684-1721 ),和弗拉格納爾(Jean Honore Fragonard,1732 1806)的風格相提並論。

 她的女兒朱莉1878年出生以後,就自然而然成為她繪畫的對象。1882到1888年期間莫利索一共繪製了15幅朱莉的畫像。除了對童年主題的關注以外,這些畫像也見證了莫利索的畫風逐步走向成熟;對顏色和光的效果處理都讓她很自然地成為了一個優秀的印象派畫家。

 展覽的最後一部分展出的是莫利索繪製的景物。與人們普遍印象不同的是,莫利索不僅只是一個擅長畫婦女和兒童的畫家,這一部分展覽也是要打破人們的偏見,莫利索一直都在尋找着表現景色的方式,在色彩和景色的構圖上進行探討,如果說她後期的作品中的人物輪廓鮮明,風景畫就顯得有些抽象。通過這一部分展覽,主辦人希望還給莫利索在藝術史上應該擁有的位置和榮譽,她是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繪畫的一座橋樑,是印象派畫家中非常有創意的畫家,也是唯一能夠將雷諾阿的素描和莫奈分解形狀的方式在作品中同時表現出來的畫家。

 稍縱即逝的生命

 馬奈兄弟1883年前後被梅毒奪走生命,莫利索曾經誤認為自己也染上可怕的病毒,她開始感到生命稍縱即逝,但這種情緒很難從作品中一眼看出來,因為她的作品依然是透明的白色,優雅的玫瑰,天真的兒童和微妙的氣氛,但從她在很短的時間裡繪製的大量繪畫,似乎就是她感到生命即將結束的表現,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繪畫的速度,這些作品中,處處顯示出時間的緊迫性:畫筆要比時間快。她說“我總是感到自己在一個無底洞里:行動的無底洞,夢想的無底洞,回憶,慾望和美的無底洞。” 她在54歲英年與世長辭,但不是被梅毒,而是被一場可怕的流感奪走生命,留下女兒朱莉和兩個由她撫養的侄女。在藝術方面,馬拉美,德加,雷諾阿和莫奈都可以說是她的藝術遺產的繼承人。

馬爾莫唐-莫奈博物館(Le musée Marmottan M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