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歌星

偶像巨星:克魯克魯

當年只有23歲的克魯德唱出了青春和生活的快樂,克魯德搖擺的舞姿也走進了法國人的生活,成為流行樂壇的超級偶像。
當年只有23歲的克魯德唱出了青春和生活的快樂,克魯德搖擺的舞姿也走進了法國人的生活,成為流行樂壇的超級偶像。 ©SIPA

世界上每分鐘都有人在演唱根據克魯德首先唱紅的歌曲《我的路》(My way )。被粉絲們親切地稱為克魯克魯, 法國歌壇六七十年代傳奇歌手克魯德在藝術發展到巔峰時不幸觸電意外死亡。克魯德去世後還繼續售出大量唱片,而且每年3月11日他去世紀念日前後,法國電台,電視台都播出特別紀念節目,出版社發行介紹克魯德的新書。電影新片“克魯克魯”就是回顧這位眾人心目中永遠的歌壇傳奇人物。

廣告

成功

50年前,名不見經傳的克魯德 弗朗索瓦以一曲《美人,美人,美人》(Belle, belle, belle),唱紅法國,榮登法國流行歌曲排行榜榜首。克魯德傳記作家在出版的《克魯德成功歌曲的秘密》(Claude François Secrets de chansons)一書中透露,克魯德以這首歌一炮打響, 成為法國年輕人的偶像。當時只有23歲的克魯德唱出了青春和生活的快樂,克魯德搖擺的舞姿也走進了法國人的生活,成為流行樂壇的超級偶像。

1962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克魯德在一位朋友家聽到一首由美國重金屬樂隊克魯(Mötley Crüe)小組樂團演唱的歌曲《女孩女孩女孩》(Girls, Girls, Girls)。歌曲的旋律深深地打動克魯德,他請自己的歌詞作者填詞,並且很快錄製成唱片,然後在法國歐洲一台播放。播放的當天,太多的聽眾打的詢問電話使電台總機佔線, 歌曲《美人,美人,美人》在一星期內就創作了賣出6萬張唱片的記錄,取得巨大成功, 克魯德也開始了16年的法國歌壇巨星的生涯。

從電影新片《克魯克魯》(Cloclo)中可以了解這位從身無分文發展到歌壇偶像的巨星。
從電影新片《克魯克魯》(Cloclo)中可以了解這位從身無分文發展到歌壇偶像的巨星。 DR

明星之路

被眾人奉為偶像的克魯德其實對自己的外形缺乏信心。他認為自己身材過於消瘦,腿有點羅圈,而且嗓子也有點公鴨嗓。但是,他選擇演唱容易哼唱的流行歌曲,歌詞簡單容易讓眾多粉絲模仿。

克魯德有他超前的明星策略。他平日總是帶着墨鏡,讓追蹤他的粉絲覺得他難以捉摸。他還在1968年,創建了《箭頭》(Flèche)唱片公司和《領獎台》(Podium)雜誌。用自己的大頭像做雜誌封面作廣告,不僅擴大了影響力,而且身為雜誌公司的老闆能更好控制自己的明星形象。

的確,法國文化界偏向推崇布拉森斯(Brassens)和布雷爾(Brel)演唱的寓意深刻的歌曲,視克魯德只是年輕人的偶像。但是,克魯德幾乎每隔一年或者兩年就有一首歌成為紅遍法國大家哼唱的流行歌曲,保持了歌壇偶像的地位。隨着1962年走紅的歌曲《美人,美人,美人》後,1963年《如果我有一件大衣》(Si j’avais un marteau);1965年《哪怕你回來》(Même si tu revenais);1971年《同一首歌曲》( C’est la même chanson) ;1972《星期一曬太陽》( Le lundi au soleil)都zai歌曲排行榜榜首。

而且,克魯德受到美國歌星的影響,他挑選穿著暴露的伴舞美女,與他邊唱邊跳,還配有耀眼的燈光。每次演唱會他都非常投入,與台下的觀眾融為一體。他甚至還脫掉上衣投向歇斯底里的觀眾,這在70年代的法國還是極為罕見的表演場面。

同時,克魯德還是歌曲創作的領軍人。他僱傭專門的人員,每星期最快收到英語排行榜的歌曲,用競選英語歌曲啟發創作靈感。當美國開始流行迪斯科音樂,克魯德也很快推出歌曲“Alexandrie, Alexsandra”,舞姿也改為跳迪斯科。克魯德不僅有節奏明快的歌曲,更有曲調緩慢的抒情歌曲,像傾訴不被理解的愛情《不會愛》(Mal aime),表達他一生都在追求而從來沒有得到的父親的承認。

為了獲得父愛

克魯德1939年2月1日出生在埃及的伊斯梅利亞,原籍里昂的父親曾經在蘇伊士運河做船運檢查員。1956年埃及收回蘇伊士運河的主權,克魯德全家被迫返回法國。從小就學習拉小提琴,彈鋼琴和打擊樂器的克魯德,違抗父親想讓他做銀行職員的意見,在法國南方摩納哥等地開始了他歌唱的生涯, 與父親無休止的爭吵,促使克魯德來巴黎謀生。

從電影新片《克魯克魯》(Cloclo)中可以了解這位從身無分文發展到歌壇偶像的巨星。克魯德尋找粉絲的崇拜,舞台的燈光讓他充滿活力。尋求表演完美的克魯德幾乎成了無休止的工作狂。他長時間的排練開演唱會,他遠離了家人。而且為了保持粉絲心目中永遠年輕的形象,他隱藏有兩兒子的秘密。克魯德精益求精,的確保持了他每次演出的高質量,但是卻因看不慣自家浴室里歪着的牆燈,伸手擺好,而觸電死亡,享年僅39歲。著名主持人Drucker也是克魯德的朋友,1978年本準備與克魯德所做的現場直播電視節目,卻報道了克魯德去世的消息, 克魯德這位充滿傳奇的歌手競用如偶然的方式離開了他眾多的歌迷。

永遠的克魯克魯

今天,他的歌曲依然受到很多人的喜愛,克魯德去世後唱碟銷售量比生前更多, 而且依然有很多人模仿克魯德,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巴黎16區還有以他命名的克魯德廣場。還有克魯德傳記作家剛剛出版的新書《幕後的克魯德》,用500多張照片介紹藝術家16年的藝術生涯。

紅遍全球的《我的路》

全球每分鐘都有人用不同語言演唱克魯德譜曲的《一如既往》》(Comme d’habitue)。那是在1967年他與法國女歌星加爾(France Gall)分手後, 痛苦的克魯德譜寫了《一如既往》歌曲的音樂,抒發失戀悲傷情感。後被改編成的英文版也唱遍世界各地, 這張專輯問世的第二年,好萊塢拍攝電影《奪標》用英文的《一如既往》為主題曲。作詞人安卡(Paul Anka) 將自己喜歡的這首歌填上英文歌詞,改寫為《我的路》,由西納杜拉(Frank Sinatra)演唱。《 我的路》以一句"And now, the end is near"(現在快要離別)作開始,講述一名行將就木的老人, 向身邊的朋友回顧自己的一生,講述如何堅強,自信地面對人生中的挑戰, 匆匆歲月中,老人毫不為自己所做之事後悔,為自己一生自豪,走出自己的人生之路:

《我的路》迅速成為風靡國際,成為全球樂迷耳熟能詳的不朽金曲。貓王普利斯萊(Elvis Presley)在70年代曾演唱過這首歌曲。德國前總理施羅德離任時亦特別要求以此曲告別。

聽法語《一如既往》(Comme d’habitude )歌詞和英文的《我的路》讓人禁不住思考人生

Mes larmes, je les cacherai
掩藏起淚水
Comme d'habitude
一如往昔

還是勇敢地
I faced it all and I stood tall
面對一切,從不屈服
And did it my way
我行我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