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朝鮮樂團在巴黎首演

指揮鄭明勳和朝鮮,法國電台交響樂團在排練中。
指揮鄭明勳和朝鮮,法國電台交響樂團在排練中。 © AFP / Bertrand Guay

今天,3月14號晚上20點,位於巴黎八區香榭麗舍大街附近的著名普萊耶演奏廳(Salle Pleyel)迎接一個特殊的樂團----來自朝鮮首都平壤的銀河水交響樂團。他們在這裡和法國廣播電台交響樂團同台演奏。這不僅是朝鮮一個音樂團體首次到巴黎,更是一個朝鮮音樂團體首次向歐洲觀眾獻藝, 可以說這是一個既有音樂又有歷史雙重意義的音樂活動。

廣告

音樂為人道行動與促進民族和解服務

朝鮮銀河水交響樂團是個年輕的樂團,成立於2009年,銀河樂團的演奏者們平均年齡只有二十歲。在今晚的演出中,他們首先為法國觀眾帶來了幾首朝鮮傳統樂曲和歌曲,還有法國作曲家聖桑( Saint-Saëns,1835-1921)的作品 。在演出的第二部分,銀河水交響樂團將和法國國家電台交響樂團同台,為觀眾演奏德國浪漫主義作曲家約翰內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1897)的《c小調第1號交響曲》。

擔任此次法朝交響樂團演出指揮的鄭明勳(Myung-Whun Chung)先生正是一年多來鼎力促成這次文化破冰之旅的關鍵人物。鄭明勳是韓國人,在世界音樂界享有盛譽,曾在包括法國巴黎巴士底歌劇院等許多著名的樂團里做過指揮,從2000年開始擔任法國廣播電台交響樂團團長。而2005年以來,他又回到祖國,擔任首爾愛樂樂團里音樂總監。

鄭明勳認為這次演出實現了他個人三十年來的某種願望。要理解這句話的含義就要從鄭明勳的身世談起, 鄭明勳出生在韓國,他的母親是朝鮮人,所以他的家庭一直都在南北朝鮮分離給兩國人民帶來的陰影下生活,他在記者會上表示:“和我的很多韓國同胞一樣,我的家庭也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我認識的幾乎所有韓國人都希望南北能夠有一些接觸,讓兩國的關係正常化,當然能夠實現最終的統一是最好的結局。 ”

朝鮮大提琴手
朝鮮大提琴手 © AFP / Bertrand Guay

儘管鄭明勳一向反對利用音樂達到其他目的,但是他認為音樂可以為人道行動並且為促進和解服務。他的夢想就是在2012年能夠將朝鮮和韓國的音樂家聚集在同一個舞台上演奏。他說:“目前這一計畫在兩個國家的政治高層都遇到障礙,我實在不太明白朝鮮和韓國的政府對我的計畫期待什麼,還是不期待什麼,但是我知道,如果能多湊一些資金的話,我想法國國家電台的交響樂團可以到平壤去演出。”

法朝交響樂團同台演出的前一天出版的法國《十字架》報的文章介紹鄭明勳信念堅定,充滿激情,但也很清楚做任何事都需要耐心,不能過於加快事件發展的正常步驟。鄭明勳是位有理想有抱負的音樂家,深信藝術可以成為因歷史原因分裂的兩國之間的一條紐帶。

鄭明勳對未來充滿希望

不論鄭明勳對促進南北韓之間的交流和用音樂打開朝鮮封閉的大門抱有何種希望,憑藉他個人的力量絕不可能輕易實現邀請朝鮮樂團到法國演出的計畫。那麼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法國和朝鮮之間沒有外交聯繫,從2011年開始,法國政府在平壤設立了一個旨在加強兩國之間文化和語言交流的辦公室,前文化部長雅克∙ 郎(Jack Lang)被任命負責與朝鮮政府溝通和對話。鄭明勳通過雅克∙郎的介紹認識了一個朝鮮音樂家以後,才得以打開通向合作之門,去年九月份向媒體宣布了這一計畫。朝鮮處於與外界隔絕的狀態之中,鄭明勳之所以選中銀河水交響樂團的主要原因也是因為這個樂團的成員年紀普遍年輕,這些青年演奏家的活力讓他對未來充滿希望。樂團里的成員都有良好的演奏技巧基礎,但是普遍對西方音樂所知之甚少。 在演奏排練的過程中,鄭明勳得以有機會和朝鮮樂團多次接觸,他毫不隱諱的說交流開始的確有不少困難,而一旦開始排練,就可以自由地說話,當然朝鮮樂團成員的態度依舊十分謹慎。鄭明勳還幽默地說曾告訴銀河樂團的成員:“你們應該把我看成是個危險人物,因為我說話很自由。"但是他們都願意冒這個險。

朝鮮銀河樂團有90人前來巴黎,其中演奏家70人,他們於上周六三月十號來到巴黎籌備演出,除了排練以外,他們還將參觀巴黎名勝景點 ,鄭明勳本人則要利用這段時間充當法國美食大使,讓北朝鮮年輕藝術家盡量吃得好一點。

從長遠看,鄭明勳希望能夠幫助幾個國家的音樂家, 他說他今後的人生目標就是培養年輕的音樂家,在平壤的很多樂團里,之所以選中銀河交響樂團就是因為看中樂團成員普遍年輕的特點,而且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能接觸到西方古典音樂十分興奮,其中包括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樂,鄭明勳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條件成熟和允許的情況下,能夠和朝鮮樂團合作演奏這支象徵著博愛的樂曲。

 此次演出將由法國音樂台(France Musique)和法國國內台(France Inter)同步轉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