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繪畫 展覽

洋溢凱撒大帝精神的女畫家------阿特米希婭

阿特米希婭畫展海報。
阿特米希婭畫展海報。 DR

巴黎馬約爾博物館(Musée Maillol)正在舉辦意大利十七世紀著名女畫家阿特米希婭·簡提列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 1593-1652)作品展。這是巴黎首次舉辦阿特米希婭作品回顧展,她的作品以其矛頭直指男性的暴力而著稱,而在過去很長時間內,人們對她的故事感興趣的程度超過關注她的繪畫才能,這個展覽無疑是在女畫家去世三個半世紀以後歐洲重新賦予她在美術史上的地位的標誌。名為《一個意大利女畫家的權利,榮譽和激情》的畫展將於7月5號結束。

廣告

坎坷的經歷

 阿特米希婭·簡提列斯基 (Artemisia Gentileschi 1593-1652) 的 一生充滿了悲劇色彩。她畫過許多聖經故事和神話故事,這些故事的主題常常涉及性與暴力,女性與男性,真實與謊言。

 

《蘇珊和長老》是否阿特米希婭的第一幅作品受到爭議。
《蘇珊和長老》是否阿特米希婭的第一幅作品受到爭議。 DR

要理解她的繪畫就要了解她早年的經歷。阿特米西婭出生在藝術世家,父親奧拉茲奧是羅馬著名的巴洛克風格畫家,作為長女,她從十二歲起就在父親的畫室里學習繪畫技巧,而且顯示出不凡的才華,她父親很快意識到這個女兒將擁有輝煌的繪畫事業前景,能給家庭帶來巨大的財富,就更加努力培養。1610年是阿特米希婭生活的巨大轉折點。她第一次在名為《蘇珊和長老》的作品上簽名, 但是對這幅作品的真實性一直有爭議。此次馬約爾博物館展覽的策畫人之一,弗朗西斯科·薩利納(Francesco Salinas)先生說:“這幅畫很可能是阿特米西婭和父親一起繪製的,他讓女兒一人簽名的目的是為了讓她一舉成名,從而開拓自己的事業。”

 1611年,阿特米希婭的父親讓當時著名風景畫家阿戈斯迪諾 ∙塔希(Agostino Tassi)教阿特米希婭學透視,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是引狼入室,因為第二年阿戈斯迪諾在自己的畫室里多次強暴阿特米西婭。奧拉斯奧知道真相後將阿戈斯迪諾告上法庭,據阿特米希婭在法庭上作證說,她之所以多次忍受老師的強暴,是因為阿戈斯迪諾欺騙她說會娶她為妻,但後來卻又捏造謊言,說阿特米希婭行為不檢點,因而悔約。在十七世紀的意大利,女性的社會地位十分低下,連在法庭上的證詞都不被信任。羅馬法庭假定阿特米希婭為了誣告老師而作偽證,便讓庭警當場給她施刑,用細麻繩纏緊她的十個手指,法官每問一次"你說的是實話嗎?"法警便勒緊一次麻繩,直到她手指血肉模糊。阿特米希婭的回答始終是"我沒有撒謊",結果她的手幾乎殘廢。她在法庭上質問法官:"是我將他告上法庭,為什麼受酷刑、被審問的反而是我?"最後阿特米希婭雖然勉強贏了官司,但法庭上的奇恥大辱使她無法在羅馬生活下去。

 

在逆境中崛起

 當時意大利的男尊女卑極為嚴重,女人從一生下來到死都要受到男人的管制,這個人可以是父親,兄弟或者丈夫。女人沒有權利簽合同,也不能在沒有監護人擔保的情況下獲得自己工作的報酬。婦女沒有獨自一人旅行的權利,作為畫家,她必須和從事同一職業的人結婚才能以丈夫的名義獲得繪畫的報酬。根據阿特米西婭傳記的作者介紹說,可能就是出於這個原因,訴訟結束後,在父親的安排下,她與1612年和弗洛倫薩的一個平庸畫家皮艾特羅(Pierantonio Stiattesi)結婚。婚後,皮埃爾朗多尼奧並不愛妻子,多次背叛她, 但值得慶幸的是,他給阿特米希亞繪畫的絕對自由。

阿特米希婭二十歲的作品《朱迪割下霍洛費訥的頭》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阿特米希婭二十歲的作品《朱迪割下霍洛費訥的頭》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DR

 他們一起離開羅馬這一塊令阿特米西亞傷心的是非之地,到佛羅倫薩定居下來,在那裡,阿特米希婭憑自己的才能獲得成功,並在梅迪奇的支持下,成為瓦薩里創建的繪畫學院的第一位女性成員(及弗羅倫薩學院院士)。老師的強暴、法庭的刑訊和羞辱,給阿特米希婭的心靈、生活和創作,都打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她將自己的悲憤轉化為藝術,畫出了她最著名、最具暴力傾向的作品  聖經題材的《朱迪割下霍洛費訥的頭》,那一年,她才二十歲。聖經中朱迪(Judith)與霍洛費訥(Holopherne)的故事所帶有的暴力與性愛色彩,使之成為巴洛克藝術家們極為喜愛的一個題材。傳說女英雄朱迪為了從佔領者手中拯救她的人民,用劍割下了阿西里的統帥霍洛費訥的頭顱。阿特米希婭也曾先後五次着手創作這一題材。通常的看法認為,阿特米希亞之所以偏愛這一題材,是因為斬首這一暴力場面符合阿特米西亞向強姦者施以復仇的想像。

 

阿特米希婭自己曾說: “在這個女性的靈魂中隱含着凱撒的精神。”

 用作品創造自己的神話

 對於阿特米希婭的作品中經常出現血淋淋的場景,至少有兩個層面的解釋,一是二十世紀前期佛洛伊德式的心理學闡釋,二是二十世紀後期女性主義的文化政治闡釋。按照心理學的說法,阿特米希婭創作這幅畫的動機,來自她所遭遇的強暴、法庭的刑訊和羞辱,她因而要用藝術的方式,在想象中報復男性,並體驗從謀殺男性的行動中所獲得的滿足和快感。

 翻翻阿特米希婭的畫作,人們仍然能感受到她作為性受害者的內心痛苦。隨着時光的推進,她雖然獲得了名聲和金錢,但早年的不幸經歷卻始終猶如一個揮之不去的噩夢,不時展現在她充滿力度的畫面里。當她反覆闡釋有關男女性衝突、暴力與血腥的經典故事時,那種女性靈魂中的凱薩精神,那種女性獨有的敏銳,從一個個戲劇性的氛圍中,脫穎而出,透着才氣,更透着力量與勇氣。

阿特米希婭自畫像(1638-1639)
阿特米希婭自畫像(1638-1639) DR

 阿特米希婭的作品中也不乏女性裸體像,這在當時無疑也是十分大膽的做法。據說,她畫的女人很可能是自己的形象,她在鏡子里觀察自己,自己當自己的模特來畫裸體。弗朗西斯科∙ 薩利納先生介紹說:“阿特米希婭的主要創作陣地就是女性的世界,她也就這樣創造了自己的神話。”

 1620年,阿特米希婭終於回到羅馬,她的名氣也越來越大,上門求畫的達官貴人絡繹不絕,她的畫家身份最終得到羅馬人的承認。阿特米希婭有一個情人,是弗洛倫薩的貴族。在這次展覽上,觀眾們也可以看到最近才發現的阿特米西婭的情書。阿特米希婭最後在那普勒斯定居,並在那兒度過了生命最後的時光,她在巨大的畫室里教學生畫畫,最後漸漸被人遺忘了,但據弗朗西斯科∙ 薩利納的介紹,她被遺忘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十七世紀過於現實主義的風格在十八世紀的時候遭到淘汰,與她同時代的許多畫家也遭遇同樣的命運。

 

二十世紀以後,阿特米希婭又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里,她的才華,經歷和堅強的個性也給作家和電影導演帶來不少創作靈感。

馬約爾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