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風土人情

面對醫療保護用品的短缺 法國人巧手縫紉自力更生

音頻 04:35
2020年4月23日在里昂附近的聖洛朗·德阿格尼,一位在家製作口罩的婦女。
2020年4月23日在里昂附近的聖洛朗·德阿格尼,一位在家製作口罩的婦女。 PHILIPPE DESMAZES / AFP
作者: 艾娃
13 分鐘

自從新冠病毒流行以來,法國網絡上浮現出多個縫紉團體。團結互助的激增彌補了醫務人員需要的口罩和罩袍的短缺。

廣告

無論是服裝製造業的專業人員,還是喜歡在休閑時間自己做衣服的縫紉愛好者,面對極度缺乏醫用口罩和罩袍的現狀,網絡縫紉圈子組織起來填補缺口。在法國各地,團結互助的作用出乎意料。

拉斐爾·馬特是幼兒園的一名保育員,也是裁縫的女兒,從小在布料堆里長大,她解釋說:“這一切都是從家開始的”。在宣布禁足令的前一天,她為同事們做了口罩,順道給自己的全科醫生診所也送了幾個。 第二天,醫生用自己的私人號碼給她發了一條短信,說:“你可以日夜使用它。但是與此同時,縫製一些,縫吧……”。此後不久,醫生請求拉斐爾為患者製作口罩,由此,“法國縫紉互助”組織在普羅旺斯的埃吉耶(Eguilles)小鎮啟動了。

對在凡爾賽的婚紗設計師奧德(Aude de Montille)來說,一切都始於接到醫護人員的求助電話,奧德曾表示願意提供幫助的一家老年醫護公寓(Ehpad)給她打電話說:“需要350件護理用的罩袍”。為此,奧德很快打好了一個樣板,並得到了多家醫療機構的肯定,“憂鬱藍調”團體由此誕生了。奧德和好友建築古跡修復師奧迪爾(Odile de Ruffray)一起彙集各自的資源。奧德表示: “在短短五天的時間裡,就有150名志願者參加進來,像野火一樣點燃了”。

自這一運動啟動以來,已經送發了2000多件罩袍,而志願人數也不斷增加,在法國各地建立了分支。現在已經有了1500個。奧德表示“如此情形真是戲劇性的發展,但是效果真的很好,因為人們覺得自己是有用的、能提供幫助。在每個做好的罩袍袋裡,都有人們的一點心意,孩子畫的畫或其他東西,來表達對醫護人員的感謝”。

“盡我所能”

而當看到醫護人員的反應後,對奧德和拉斐爾來說是一樣的,就是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拉斐爾表示:“有護士到我家來,當我在大門口給他們戴口罩時他們哭了。我們不能取代國家,不能拯救世界,但是我們可以稍作改變,盡自己的一份力”。 法國縫紉互助的發起人說“只有人需要我們就會繼續縫製。正是這種正能量使我們一直在縫紉機上工作到凌晨2點”。

拉斐爾在臉書上為每個省建立了一個聯絡小組,她解釋說:“我們試圖建立一種充滿熱情、鼓勵的集體智慧,互相關心。保護民眾,而且我們之間也相互支持,建立了紐帶。”

在法國其他地方,很多倡議也在蓬勃發展,如各大小教堂的信眾中。在巴黎西郊的魯伊·馬爾梅松市(Rueil-Malmaison)的天主教堂就呼籲教徒互助做口罩、罩袍,以及眼罩和護髮帽。在不遠的沙杜市,人們還為購買極端缺乏的原料進行集資。北部迪納爾市的教區從禁足令一開始,就創建了一個專門清洗口罩的工作坊,並親切地給它起名為“女紅團體”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