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在尷尬與不確定之間 法國博物館逐步重新開放

音頻 05:39
巴黎盧浮宮玻璃金字塔入口。
巴黎盧浮宮玻璃金字塔入口。 © Amanda Morrow, RFI
作者: 艾娃
17 分鐘

從巴黎《盧浮宮》到馬賽的《歐洲和地中海文化博物館》(Mucem),法國的大型博物館還在急切地等待着禁令的取消,小型博物館和古跡,雖然已經獲准可以重新開放,不過接待遊人還是要逐步實現的,很多場館準備等到6月初,再打開大門,這也是政府為評估解禁預訂開會的日子。

廣告

法國文化部長特別指出,自5月11日可以重新開放的“小博物館”,並不意味着參觀者“需要離開所居住的區域或省份前往,”。他還補充,博物館無論是公立的還是私人的,都“要看是否能夠遵守當局的衛生規定”。此外,根據市長的意見,這些文化場所的開門仍然需要一份批准重新開放的政府令。

政府使用的“小型博物館”一詞不是很準確,使得眾多城市的市政官員和博物館館長感到尷尬。而那些幾乎沒有大批參觀者前來的場館,也就冒險在這兒或那兒重新開放:如在昂比納爾(Enpinal)的圖像博物館,或在法國西北菲尼斯泰爾(Finistère)地區的凱拉桑城堡(Manoir de Kerazan)就是這種情況。蒙托邦的《安格爾、布爾德爾》(Ingres-Bourdelle)美術館從5月16日起,每個周末開門接待遊客。5月21日,羅德茨的《蘇拉熱美術館》將在重新開放。

在露天場所接待遊客明顯是更容易的,因此,盧瓦爾河地區的肖蒙莊園將在5月舉行一年一度的花園節。但是,對於在吉維尼,受人歡迎的《莫奈花園》(Claude Monet),到目前還沒有作出任何決定。國家歷史遺跡中心(CMN),計畫在6月初至7月中旬將下屬管理一百多個博物館、遺址和古跡陸續重開。對那些著名的熱門古跡,如凱旋門,則要準備重新布置以便提供能夠避免任何感染風險的路線。

​​巴黎博物館——聚集了所有由巴黎市政府統一管理的博物館,在等待總理菲利普6月初的講話之前,採用了“臨時日曆”。目標是在6月16日重新開放數家博物館(布爾德爾、解放、浪漫生活、巴爾紮克故居、切爾努斯基),並在小王宮(Petit-Palais)舉辦《繪畫力量》季節展覽,以及被認為通過預約參觀時間,容易遵守安全距離的巴黎地下墓穴。

巴黎博物館主任利維女士對法新社解釋說:“我們優先那些正在舉行或即將舉辦展覽的博物館”,她指出,閉館數月使館內修修補補的工作得以完成。對下屬的每個博物館,都將發送一份文件,並附上警察總局和文化事務區域管理局(DRAC)下達的一系列預防新冠措施。

博物館因疫情危機造成的損失:主要有展覽參觀的售票,以及展覽目錄冊的出售,總共高達1200萬歐元,對此利維主任表示遺憾。她指出,自2013年以來,“巴黎博物館將自籌資金從16%提高到23%。這一成功現在反而不利”。按理說,巴黎的其他正在展出中的優秀展覽,如舉辦英國畫家透納,或是塞尚畫展的博物館計畫在6月2日重新開放。

同樣,那些最近流行的展覽空間,如巴黎的“光影工作室”(Atelier desLumières)或是在普羅旺斯地區的“光影採石場”(aux Carrières de Lumières)也是如此。至於波爾多的“光影池”(Bassins de Lumières),則要等到到夏天才能舉行落成剪綵典禮。盧浮宮-朗斯博物館目前正在為6月3日重新開放作準備,當然這必須等它所在的下加萊地區,轉成疫情最少的綠色地區,蓬皮杜·梅斯藝術中心準備在6月13日重新開放。

在巴黎,大門緊閉的博物館中也有例外,賈科梅蒂研究所就是其中之一,5月15日就已經開放。在它的網站上,登着“訪客憲章”,而且憲章出現在電子票上,並列出隔離舉止,尤其是要遵守人與人之間至少1.5米的距離。工作人員將在指示參觀的方向。而且每20分鐘最多接待十個人。

在重新開放前的這些天里,小型博物館的工作團隊正在忙於深層清潔工作,安裝有機玻璃的防護屏障和公用快速洗手液使用器。重新開放是否將是凸出小型公立和私人博物館的一次機會呢?現在還不確定,因為博物館的影響力首先取決於它的宣傳力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