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安格爾的調色板揭示了他的秘密

音頻 05:32
法國南部城市蒙托邦,自5月16日開始,重新開放收藏法國繪畫大師安格爾,及和與羅丹齊名的雕塑家布爾德爾作品的美術館。
法國南部城市蒙托邦,自5月16日開始,重新開放收藏法國繪畫大師安格爾,及和與羅丹齊名的雕塑家布爾德爾作品的美術館。 AFP/File
作者: 艾娃
15 分鐘

法國南部城市蒙托邦的美術館在十天前已經對公眾開放。禁足關閉的幾個星期,讓美術館可以更好地衡量畫家安格爾私人物品的重要性。尤其是伴隨他的最後一幅畫《土耳其浴室》的調色板。

廣告

在新冠疫情禁足期間,蒙托邦的《安格爾、布爾德爾美術館》(Ingres-Bourdelle)館長弗洛朗絲·維吉耶·杜泰耶(Florence Viguier-Dutheil)受到了啟發。 安格爾的幽靈並沒有穿着睡衣出現在她面前,而是她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她花時間細細觀察了大師遺留下的“老物件”,館藏展品的重新擺放特別凸出了這些 “古董”。

在展示櫃中,是安格爾著名的小提琴。旁邊是他的扶手椅和漂亮的繪畫用品櫃,在櫃子上面放着他的調色板。混合的色調是赭石、粉紅、一點點鮮紅、及暗色調。安格爾(Ingres)去世時,將他工作室中的一切遺贈給了他的家鄉——蒙托邦。安格爾的遺孀將這些日常用品一起寄出的同時,還附上了他的油畫、素描、收藏的老畫、古董花瓶。安格爾的調色板固定在他最後一幅畫完成的那一刻、他放下畫筆的那一刻,如此的顯而易見,就在每個人的眼前。

調色板保留着《土耳其浴室》這幅畫的色調。在這塊木板和收藏在盧浮宮的畫作之間相互輝映,一種詩意的迴響讓人夢想成真。在經過全面整修之後,蒙托邦美術館剛剛在去年12月重新對開放,目前雖然只是周末期間迎接參觀者,當然所有的必要預防措施都嚴格執行。前來的觀眾主要是年輕人,以家庭為主,且非常本地化。很多來參觀的人,此前還沒有時間來發現這裡。

調色板上的色調是吸引畢加索的沐浴女性的膚色,這些女體聚集在完美的圓形中,既是遺囑又是最終的挑釁。安格爾逝世後,在蒙托邦,人們一直在談論《土耳其浴室》。 1867年1月,當地出版的“塔恩加隆信使報”就抱歉地通知了自己的讀者:“安格爾所創繪的、最美的一幅畫——土耳其女性洗浴圖,剛剛被卡利勒·貝購買 ”,幾天後的1月14日,安格爾去世了,享年86歲。在得到這一消息的同時,蒙托邦市民得知,他們的城市將要收到一份非同尋常的禮物,但是卻剛好漏掉了大師最後的傑作。

買家在幾周前介紹了自己:卡利勒·貝(Khalil-Bey)是位迷人的奧斯曼帝國外交官,藝術愛好者,他已經被記錄在美術史上了——當時,他擁有庫爾貝最具爭議的兩幅“聳人聽聞”的傑作。《 沉睡(Le Sommeil)》和《世界的起源( L'Origine du monde)》。當時,正處於第二帝國末期,人們認為《土耳其浴室》的位置應該在博物館裡展出,為了它,人們應該如朝聖般來蒙托邦觀賞,可是因為安格爾的同意出讓,它變成了私藏在秘密書房裡的、讓人發狂的色情刺激。這幅畫的含義改變了。這幅畫作直到1905年巴黎秋季沙龍才得以重新面世,它等到20世紀才在觀眾中爆炸,與現代步調一致。盧浮宮則一直耐心地等到1911年,才由“盧浮宮之友協會”出資購得這幅傑作。

雖然錯過了《土耳其浴室》,不過蒙托邦還是非常幸運的,擁有那些卓越的肖像、宏大的構圖,如《奧西恩之夢》(Le Songe d'Ossian),很好的注釋了有關安格爾的一切,更重要的是數百幅素描作品,現在在一個展廳輪換展出,呈現在觀眾面前,讓人度過迷人、靜謐的時光。因其國際影響力和擁有的眾多珍寶,蒙托邦美術館並不是座“小博物館”。可幸運的是,它是如此謙虛地表現自己是,才有權在解禁之後得以重新向公眾開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