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廖天琪:中國贈送的馬克思銅像不是藝術品,是集權政府的宣傳工具

音頻 17:06
中國贈送的馬克思雕像在其故鄉特里爾揭幕2018年5月5日
中國贈送的馬克思雕像在其故鄉特里爾揭幕2018年5月5日 路透社

今年,德國著名哲學家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之際,他的誕生地-特里爾市市政府接到了一份來自中國的禮物-馬克思的青銅像。這個原本作為慶賀誕辰的一個禮物,卻在德國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一尊青銅像為何引發質疑?200年後的今天,如何評價馬克思主義?對此,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首先請介紹一下,馬克思的誕生地-特里爾市如何看待中國贈送的禮物-馬克思青銅像?

廖天琪:世人都知道中國是個共產集權的國家, 人民無法享受自由民主國家公民同等的權利。特里爾市一般普通的民眾並不十分關心這個政治議題,他們關心的是這個巨大的雕像跟周遭那些從羅馬時期的遺址如“大黑城門”和中世紀留傳下來的城堡、教堂等從建築藝術和美學上犯衝,全不搭配。我在特里爾市問過三、四個居民,他們都覺得來自中國巨無霸的馬克思外觀上很刺眼。

但是市政府的官員們主要着眼於政治和經濟的視角。議會裡有激烈的討論,到底接不接受這份“大”禮,結果還是多數通過。我採訪了特里爾的副市長路德維西先生,他說,中國政府主動送這樣的禮物,我們很難開口拒絕,中國人不是很愛面子么,“禮多人不怪”嘛。我們當然知道中國的人權狀況不佳,人民沒有我們這裡的公民所享受到的自由和權利,但是這樣的贈禮,能夠引發很多雙方有不同意見的思想交流,激活許多討論,未嘗不是好事。何況中國製造的馬克思放在這裡,能吸引來很多中國遊客,本來我們市每年就有5萬遊客來自中國,今後一定會更多了。我反駁副市長說,中國遊客來,只是伸出手,打出V字形手勢拍拍照,他們還會被誤導,認為“祖國”很偉大,宣傳品都搬到德國來了,他們並不會跟德國人交流探討什麼問題。

法廣:這麼一尊雕像為何會引發激烈爭議?人們擔心的是什麼?

廖天琪:德國知識界的人士絕大多數都是反對的。特別是歷史學家、社會學者. 馬克思從唯物主義的觀點出發來詮釋人類歷史,並且從經濟的角度來解讀分析社會的結構, 從權力和生產工具之間的關係,來抨擊當時進入工業社會並實行原始資本主義的國家。他指出一個社會形成不同階級是因為有某些階層掌握了生產工具,以此來剝削勞動者和他們所製造的剩餘價值。馬克思一生中出版過大量理論著作,其中最著名和具備超強影響力的兩部作品,分別是1848年發表的《共產黨宣言》和1867年至1894年出版的《資本論》。而其中的論點如“階級鬥爭學說”、“暴力革命理論”、“無產階級專政論”非常容易就被專制獨裁政府利用和誤導,並將之無限延伸擴大,特別是他的階級鬥爭學說,被用來剷除異己,作為鎮壓和迫害不同觀點者的理論依據。此外,馬克思自己雖然是猶太血統,但是卻是個“反猶太主義者”,他1883年寫的那本《論猶太人》裡面充滿了歧視和偏見。希特勒是痛恨並恐懼共產主義的,但是馬克思的貶低猶太人的言論著作卻跟他不謀而合,只不過馬克思是動筆桿子,希特勒是槍桿子加毒氣,有系統地消滅這個族裔。

德國是個民主國家,言論思想自由是天經地義的事,集會結社是公民的權利,社會上有極右、極左的黨派,只要他們不付諸暴力行動,都能被包容。德國社會並不擔心一尊馬克思像能起到什麼大的作用。知識界和媒體心知肚明,接受獨裁北京政權這樣的禮物,也釋放出一種信號,你們中國共產黨怎麼對馬克思學說解讀和怎麼將之付諸實現,那是中國人的事,我們不評說不過問,這種事不關己的冷漠態度自然是不可取的。因此知識界多半是持批評意見,甚至稱之為來自中國的“有毒的禮物”。

法廣:馬克思的主張對整個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影響巨大。200年後的今天,你認為應該如何定義馬克思的共產主義主張?

廖天琪:對於一種思想,特別是對人類社會有着如此巨大影響的馬克思主義,關於它的討論、研究一定還會持續下去,在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認為對這個主義其實可以蓋棺論定了。看看世界上曾經演練過馬克思所推理的那套模式,照理說,掌握生產工具的少數資產階級形成社會的上層階級,對勞動群眾進行剝削,佔有他們生產創造出來的剩餘價值,矛盾衝突日益加深,最後導致暴力革命,新政權掌握在無產階級手中,社會主義得以實現,之後進入共產主義社會,這是勞動產能得以提升,工時減少,社會進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境界。這是馬克思冥想的“美麗新世界”。而現實中剛好相反。西方實行資本主義的國家,由於有法律和工會的保護,勞動者可以經過爭抗而獲得更多的、比較公平的報酬。貧富懸殊當然有,但也沒有馬克思描述的那種民不聊生、揭竿起義的情況出現。像如今的北歐和西歐甚至南歐的國家,資本主義創造了財富之後,在民主國家往往能有一種“均富”思想,讓創造財富的勞動者也能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

反觀實行社會主義的國家,生產工具被掌握權力的個人或黨派控制,形成吉拉斯所謂的“新階級”,他們手中有權有錢,對勞動大眾的剝削遠遠超過資本主義時代。而且一旦生產工具成為“公有”時,人們的積極性調動不起來,結果就是生產落後停滯,整個社會停留在貧窮破產邊緣。權錢交易,權力導致腐敗,“新階級”的掌權人富可敵國,普通人卻掙紮在生存的基線上。以前蘇聯、中國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都如此,如今的北朝鮮也依然如此。由此可知,馬克思學說所做的預測是錯誤的。當然許多獨裁者利用他的學說掛羊頭賣狗肉,推行的根本不是共產主義,而是變相的獨裁專制。總之,二十世紀許多共產主義國家打着馬克思主義的旗號,犯下了反人類罪,導致千百萬人喪失生命,這筆賬算來,馬克思主義難逃其咎。

法廣:中國為什麼要大張旗鼓地慶祝馬克思誕辰200周年?

廖天琪:中國是標準的掛羊頭賣狗肉的偽共產主義國家,那裡實行的是曼徹斯特原始資本主義。鄧小平當初說不管姓資姓社,白貓黑貓抓到耗子的就是好貓。所以從上世紀90年代起,全民發瘋一般都想富起來。30多年來中國的確大大提升了一般人的生活水準,但是腐敗、官僚、濫權的現象比比皆是。只要毛澤東的水晶棺材還在紀念堂里,習近平就得繼續販賣老祖宗馬克思的鎮家之寶,否則他就沒有合法性,稱不上是共產黨的傳人。他總不能把紅寶書、毛語錄又捧出來,所以“挾洋人以自重”倒不失為可以採用的法寶。於是欽定禦用藝術家吳為山立即遵命製作了老馬兒的雕像。中國製造的產品現在不僅限於廉價的手工藝品,兒童玩具,塑料花,也有高檔的電子產品、衣食住行一應貨物也都推銷到世界市場了。現在連中國製造的馬克思都運到他的故鄉展出了,中國人這可不是長了自己志氣,滅了洋人威風嗎。習近平的“中國夢”已經有點影子了。

法廣:4月9日,特里爾市甚至舉辦了反對接收馬克思青銅像的座談會。德國許多政府官員、議會議員及知名人士出席了座談會,作為出席了此一座談會的一員,你如何看待中國的這一贈與行為?

廖天琪:那次的座談會邀請的嘉賓有: 特里爾大學漢學家克里斯坦•索菲爾教授(Christian Soffel),共產主義暴政受害者協會聯盟的聯邦主席、布蘭登堡州議會副議長迪特•東姆博夫斯基(Dieter Dombrowski),特里爾市副市長安德烈斯•路德維西(Andreas Ludwig)和代表獨立中文筆會的我。現場十分熱鬧,有百餘名聽眾參加 。

東姆博夫斯基副議長以前在東德曾經坐過牢,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他批評特里爾市利用該雕像來頌揚一個反猶太主義的思想家。馬克思起草了社會主義宣言和理論,為那些專制政權的暴政提供了政治理論依據,「你們在特里爾建造這樣一座雕像,我為此感到羞愧!」

座談會主辦者柏林霍恩尋豪森紀念館館長鬍貝圖斯•克納貝博士(Hubertus Knabe),也反對豎立這座雕像,如果一定避免不了,那麼應當在它旁邊或對面建造一座紀念碑,紀念社會主義獨裁統治下喪失生命的千百萬受害者。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特彆強調中共假馬克思主義之名,犯下累累的反人類罪。在世人眼裡,馬克思是社會學家,哲學家,經濟和政治學者。他處於 19世紀政治高壓環境下,成為普魯士威權政治下遭受打擊的目標,被逼迫流亡。在顛沛流離的困境中,他堅持理論研究,至死方休,是值得人們敬佩的。但是馬克思的階級鬥爭學說、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與當今文明世界背道而馳,那些專制獨裁者故意誤讀誤導他的理論,並將之無限延伸擴大。像毛澤東把他的階級鬥爭學說用來進行黨內整風運動,藉以剷除異己。

毛澤東以“不斷革命”的理論發動政治運動。反右鬥爭、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事件等,死於階級鬥爭、政治迫害的人數有幾千萬。眼下習近平政權再次回歸到毛澤東的集權體制,我們獨立中文筆會裡很多會員因為言論和寫作,被政府逮捕入獄,比如:呂耿松、陳樹慶、胡石根、朱虞夫、秦永敏、劉飛躍、徐琳等皆為因言獲罪者。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因為提出了《零八憲章》,倡導憲政民主,最終被迫害至死,屍骨無存。他的遺孀劉霞目前還在軟禁中,不能離開中國。此外,還有作家楊天水、張建紅也都因言獲罪,死於刑期內。

由這樣一個政權贈送一尊馬克思雕像,這不是藝術品而是集權政府的宣傳工具。 拋開政治,光從美學角度來看,這樣的巨無霸雕像所展現的是法西斯美學,這種審美早已被當今文明社會所唾棄。特里爾市有什麼理由接受這樣的禮物,我覺得這是一種羞辱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