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都知事落馬暴露日本政治弊病

音頻 05:00
東京專欄
東京專欄 RFI

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6月15日因公款私用等問題辭職,幾年之內,已有接連兩任東京都知事因金錢問題落馬。東京都的問題,不只是一個地方首長的個人問題,而是深刻地暴露了日本政治的弊病。

廣告

舛添要一1948年出生於日本福岡縣八幡市,其父是青果店老闆,家境富裕,但在中學二年級時,父親病逝。他在貧困中苦學,於1971年6月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畢業後留校任教,長期從事國際政治和經濟研究,擔任過東京大學副教授。

舛添要一一貫以性格孤傲不羈,有強烈的批判精神著稱。在東京大學任教期間,他嚴厲批判東京大學研究體制,於1989年辭職。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開始,他在電視節目里頻頻出鏡,因對國際問題、國內的政治問題、社會問題等展開縱橫開闔的論述和批評而聲名大振。

1999年,舛添出馬競選東京都知事,得票排第三位,敗給石原慎太郎。2001年7月,他作為自民黨候補,得票居全體競選者之首,高票當選參議員。2006年,安倍第一次內閣誕生後,舛添要一獲邀擔任了厚生勞動大臣,後於2010年4月退出自民黨,當年4月23日下午,他正式宣布由6名參院議員組成新政黨“新黨改革”,他本人出任代表。

日本媒體在舛添要一成立新黨後實施調查結果顯示,有關“目前最適合當首相的政治家”一問中,舛添要一以18.3%的支持率保持首位,包括前2次調查,舛添連續3次高居首位,表明日本國民對退出自民黨的舛添依然抱有較高期望。

2014年在東京都前知事豬瀨直樹辭職後,自民黨一時選不出合適的人去競爭“東京都知事”寶座。舛添要一在擔任厚生勞動大臣期間,解決了困擾國民多年的藥品導致C型肝炎受害訴訟問題,他經常在電視節目中出演嘉賓,具有敏銳的政治嗅覺和高知名度,因此,安倍最終把目光聚集到了舛添要一身上,要求全黨齊心協力協助他展開競選,以把富可敵國的東京都的行政大權掌控到首相官邸。2014年2月9日夜,備受矚目的東京都知事選結果揭曉,受到執政自民黨和公明黨支持的舛添要一獲得211萬2979票當選。

舛添這次失去職務是由於被指公車私用、海外出差亂花錢、利用政治資金支付了與家人一起入住的酒店的住宿費用總計約37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3萬元),在收支報告書上列為“會議費”、用政治資金購買美術品等。

舛添要一其實很富有,2014年7月22日根據東京都條例公布了他2月9日就任當天的資產狀況。由個人名義的房產、存款和借出款合計而成的資產總額約3.47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123萬元)。資產報告顯示,舛添在世田穀區擁有土地和房產,固定資產稅的繳稅標準額分別為808萬日元和613萬日元。不含活期存款和普通存款的存款為2000萬日元,借出款為3.13億日元。有價證券方面,舛添持有200股NTT股票。舛添名下沒有汽車,他擁有一幅購買價格超過100萬日元的繪畫。他作為知事的年收也有2,222萬日元(約140萬人民幣),但是他為什麼會犯如此的錯誤呢?這裡的主要原因在於日本的政治制度。日本的政治資金限製法制是一種有很大的疏漏的法制,被人們稱為“笊籬法”,政治家在收集政治資金時有種種限制,但是在使用這些資金時卻沒有嚴格的限制,出現了一切活動都可以算作“政治活動”的現象,因此這次人們追究舛添公款私用的問題時,他總是振振有詞地說:“不違法”,他之所以敢這樣辯護,就是因為對政治家的一切行為難以界定是私人行為還是政治行為。舛添要一在5月13日的記者會上,稱他用公款購買書籍和美術品是為了進行“國際文化交流”,但是有記者進行了調查,無法證明他將這些美術品用於文化交流,而舛添之所以如此妄為,就是因為日本的政治資金就是一筆糊塗賬日本有一種說法,就是10:5:3:1,意思是說,根據職業種類不同,稅務當局對其所得的捕捉率也不同,其中對“工薪族”的收入可以100%把握,因為他們的收入都是固定的,稅金從工資里直接扣除;對於自營業者及農林水產經營者,由於收入總在變化,生活和事業往往一體化,收入也由經營者自己申報,因此稅務當局準確把握其收入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們收入的捕捉率分別為50%-30%;而政治家的政治資金不作為課稅對象,把與政治沒有關係的支出也作為政治支出做賬的現象層出不窮,對此進行明確的區分幾乎是不可能的,加之國稅廳的上級官廳是財務省,而日本的內閣制度是議會內內閣,財務省從大臣到副大臣等要職都由政治家擔任,政界會以他們作媒介,間接地向稅務部門施加壓力,使他們對政治家不敢太認真,因此政治家所得的捕捉率只有10%,而隱瞞的收入自然不會上稅而這種說法生動地證明了舛添現象的普遍存在。

另外日本的政治資金十分豐盈,日本從1995年開始,實行“政黨交付金”制度,從國民的稅金中每年拿出320億日元,按照各政黨的議員數分配資金,美其名曰是為了防止政治家通過募集政治資金受賄,而實行這一制度後,只對企業和團體向政治家獻金做了一定的限制,但是沒有禁止,使政黨及政治家一方面拿着國家的“政黨交付金”,一方面還可以到處斂財,而且政治家本人的工資也特別高,有資料顯示,日本國會議員的平均年收入約為2,200日元左右,而美國只有1,570萬円左右;日本地方議員平均年收入為1,534.2萬日元左右,美國大州的議員為400-500萬日元左右,人口35,000人以下的地方議會約為60萬日元左右。豐厚的報酬和鬆弛的法制使許多人不是真正出於民眾的利益從事政治,而是為了斂財,因此政治家在政治與金錢關係上醜聞不斷,也就不足為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