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藥物:你是否買得起救命靈丹?

音頻 05:10
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某大學的癌症研究中心。攝於2016年1月15日
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某大學的癌症研究中心。攝於2016年1月15日 圖片來源:路透社/Mark Makela

隨着醫藥研究的發展,人類征服癌症的努力不斷取得進步。不僅有些癌症已經可以治癒,而且,癌症患者的存活期也在延長。就法國而言,癌症患者的存活期在大部分情況下可以達到五年。但是抗癌新藥的不斷出現也伴隨着藥物價格飛漲。2013年11月,法國著名癌症專家Jean-Paul Vernant就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抗癌藥物的價格之高幾乎超出了道德底線。三年之後,2016年3月15日,Jean-Paul Vernant 再與其它百餘名癌症專家聯名在《費加羅報》上發表文章,批評抗癌藥物價格貴得離譜。

廣告

的確,醫藥開發取得的進步雖然給癌症治療帶來希望,但其價格不斷飛漲也開始在法國引發爭議。根據法國健康總署(Haute Autorité de Santé)的數據,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一項抗癌治療的平均費用大概在每年一萬美元左右,但二十年後,一項抗癌治療所需的費用如今已經達到了10萬美元。法國癌症研究所(Institut National du Cancer)也指出,從1995年到2013年,抗癌藥物每個月的費用平均每年上漲10%!專攻肝癌的Jean-Paul Vernant 2015年底時指出,在2004年時,抗癌藥物總體費用相當於240億美元,2008年時已經上升到400億美元,2014年就已經高達800億美元,倘若不能控制價格飛漲,2020年時,抗癌藥物費用將達到1550億美元,也就是說,在六年內翻一番。

新藥物的不斷出現也許給癌症患者帶來希望,不斷上漲的價格也很有可能最終使得這些新藥帶來的希望落空,因為患者即便求生心切,卻未必有相應的財政能力支付療效可能更佳的新藥。法國癌症防治聯盟指出,2014年時,治療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藥物Gleevec 的價格根據劑量的不同,可以在2.7萬歐元到4萬歐元之間;治療黑色素瘤的最新藥物Keytruda 平均每位患者所需費用估計在10萬歐元以上。如此高價也越來越讓社會醫療保險制度不堪重負。百名癌症專家在公開信中指出,在美國,數千萬人因為既沒有個人醫療保險,也不能享受國家救助,而無緣享用這些醫藥開發的進步;在英國,一些抗癌藥物雖然療效不錯,但是因為價格太高,政府已經決定不再承擔報銷;目前,法國政府仍然為保證所有患者都能獲得所需藥物而100%地承擔抗癌治療的開銷,但是,越來越多的醫生和協會組織警告說,早晚有一天,法國的醫療體制將無法繼續承擔這些藥物的高價。法國健康總署的負責人Agnès Buzyn表示,這些新療法未來將威脅醫療系統的收支平衡。根據協會組織抗癌聯盟(Ligue contre le cancer)的數據,2015年抗癌治療開銷在法國醫療保險總開支中所佔比例已經從2007年的6.6% 上升到10%。面對如此重負,法國政府也開始考慮如何減少開支。未來,一些抗癌藥物將可能從目前的醫療保險承擔費用的藥品名單中剔除。

那麼如何解釋抗癌藥物價格的快速提升呢?首先,從技術角度講,這與抗癌藥物研發越來越有針對性有關。以前,數萬名患者使用着同一種藥物,如今,新藥開發的結果之一是治療可以更加對症下藥,某一藥物針對的患者也許只有幾十人。其次,新藥開發當然來自技術革新與研究成果,有藥業界人士指出,近些年來,科學難度以及醫藥標準提高,新藥開發的成本越來越高,每種新藥的開發成本已經在十億歐元上下。諮詢公司Bain and Cie法國醫藥業務負責人向法新社表示,在醫藥領域,研究與開發在營業額中所佔比例達到20%,那些最有創新能力的醫藥研究所的比例會更高。但癌症專家並不認同這樣的觀點,百名專家的公開信指出,抗癌藥物價格在漲,但藥業的研發資金其實在下降。研發資金只佔藥廠營業額的15%,而市場營銷宣傳費用所佔的比例卻超過了25%。

另外,法國藥業代表組織Leem也指出,藥價雖然高,但是,新開發的藥物不僅提高了藥效,也減少了患者住院治療的時間,從而可以減少開支。里昂某醫院癌症研究所負責人也指出,在法國癌症治療開銷占整個醫療保險開銷的10µ%,其中抗癌藥物所佔比例只有1.5%。

無論如何,抗癌藥物價格越來越高,使得人人可以平等享用新藥的原則以及醫療保健系統的收支平衡都面對挑戰。法國衛生部長本周透露,總統奧朗德有意在七國集團會議上提出問題,推動發達工業國合作,共同向醫藥工業施加壓力,控制藥品價格,在醫療保健系統與醫藥工業之間找到互利共贏的妥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