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古巴告別卡斯特羅 繼承人前路狹窄

音頻 05:00
勞爾.卡斯特羅4月19日正式讓位於迪亞斯.卡內爾
勞爾.卡斯特羅4月19日正式讓位於迪亞斯.卡內爾 路透社

古巴共產黨指定的唯一候選人,五十七歲的米格爾·迪亞斯 卡內爾星期四以一票之差當選古巴總統,他保證沿着卡斯特羅兄弟開闢的革命路線,帶領古巴進行“歷史性轉型”。古巴的傳統友國委內瑞拉總統、玻利維亞總統致電稱讚他是在革命熔爐中出類拔萃的新一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致電祝賀。新總統能把古巴帶向何方引起關注。

廣告

面對古巴國會議員,米格爾·迪亞斯 卡內爾周四保證古巴將在這個“歷史性的殘忍時代繼續革命”。他同時保證將繼續前總統卡斯特羅弟弟勞爾.卡斯特羅開啟的經濟改革。新總統首次發言中沒有任何細節,沒有宣布新的措施,他僅僅聲明:“我是來工作的,我不是來許諾的”。隨後他重申忠於古巴革命領袖卡斯特羅、一生視其為榜樣。他同時表示,他會把勞爾.卡斯特羅為古巴未來所作的重大決定貫徹下去。

現年86歲的勞爾.卡斯特羅,在卡斯特羅兄弟家族統治這個國家將近六十年的時候告別總統寶座,但他表示將保留權勢強大的古巴共產黨總書記一職一直到2021年新一屆黨代會,到那時,他將把這一職位交到新的繼承人手中,因此,古巴並未完全告別卡斯特羅。

勞爾.卡斯特羅稱,從那個時期起,我將變成一名普通士兵,與人民在一起保衛古巴革命。在離開總統寶座前,勞爾.卡斯特羅讚揚他的繼承人:五年前就發現這是一位最好的繼承人,事實證明“我們的眼光不錯”。

卡斯特羅家族漸漸退出,米格爾·迪亞斯 卡內爾繼任,如果是民主國家,這一進程被稱之為在延續中改變,但是古巴不是民主國家,在獨裁政體中,傳承前任要勝過變革的一面。迪亞斯.卡內而作為唯一候選人繼任勞爾.卡斯特羅,並不是一個例外。

迪亞斯.卡內爾現年57歲,在古巴革命之後出生,貫穿他政治生涯的只有卡斯特羅主義。他的個人經歷符合所有繼承已經解體的蘇聯那樣的政體的政治人物的經歷:電子工程師,大學教師,他有步驟地升遷,經歷了古巴共產黨的所有等級,在最近這些年月進入古巴共產黨領導層。曾經是古巴中部比亞克拉拉省省委第一書記,2003年進入政治局,在2012年,他成為8位部長會議主席副主席之一,次年,直接升為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成為二號人物,這意味着他被置於黨指定的接班人的位置。古巴共產黨不惜全力,封鎖一位可能的像戈爾巴喬夫那樣的人物誕生,也就是說,在目前的古巴想看到一位在共產黨之外產生可以輪替的政治領袖,這種可能性幾乎可以說等於零。在古巴,反對黨沒有生存的權利。

儘管迪亞斯當上了總統,勞爾.卡斯特羅繼續是黨的總書記,這一切在古巴民眾中引不起絲毫的驚奇。在古巴革命六十年之後,古巴仍然是一個“與世界隔離”的國家,儘管遊客接踵而來,但人民卻被每日的困難佔據,似乎屈從於這一靜止不動的政治局面。自2013年以來賦予古巴民眾的自由,比如可以去外國旅遊,成為勞爾.卡斯特羅統治期間最主要的開放成果之一。

有限度地引入私人經濟的許諾進行的很不徹底,結果產生了一種奇異的反面效果,兩種並行存在的貨幣,其中一種可以兌換外幣,導致不平等嚴重擴大,現在又要準備合二為一。幾十年間,古巴民眾之間收入之差擴大了十倍。在批准五十萬人為獨立工作者之後,當局在2017年又開始束縛私企發展。以避免走上中國式的朝向市場經濟方向的大轉彎發生,勞爾.卡斯特羅只滿足於“更新社會主義生產方式”。

迪亞斯.卡內爾會否冒着風險走得更遠?這位自身並未參與1959年爆發的古巴革命,外界並不熟悉的古巴新一號,可以試圖把他的實用主義者的聲望落實在行動上。他在黨內上升期間正是在全力扶植古巴經濟的蘇聯崩潰的背景下進行的。目前的古巴經濟狀況並不看好,古巴政權極少數盟友之一一直向古巴提供石油的委內瑞拉,現在也瀕臨崩潰,兩年前奧巴馬大張旗鼓啟動的與古巴靠近的進程,特朗普上台後立即予以終止。如果繼續維持前任的傳統方式,古巴經濟將會逐漸窒息,但是發起真正的改革包涵着政治上的很大風險,卡斯特羅的繼承人面前的選擇有限,道路狹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