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敘利亞杜馬鎮是否還能搜尋到化武攻擊的證據

音頻 05:00
聯合國秘書長21日抵達瑞典召開安全會議
聯合國秘書長21日抵達瑞典召開安全會議 路透社

在經過種種曲折之後,這個星期六,國際化武專家最終得以進入敘利亞涉嫌發生化武攻擊的杜馬鎮搜尋證據、取樣。這已是在此地涉嫌發生化武攻擊兩周,並因此引發美法英聯合發動針對阿薩德政權的懲罰性轟炸之後。那麼,專家們能在現場找到什麼樣的證據呢?

廣告

國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的專家們一到現場,便開始緊張的取樣工作。杜馬鎮涉嫌發生化武攻擊主要來自“白盔兵”---在叛軍控制地區進行救援工作的醫護人員及其他人道救助人員的陳述。白盔兵表示,在4月7日在反叛武裝前大本營杜馬鎮發生的那場政府軍轟炸中,至少40人喪生。根據白盔兵的陳述,敘利亞政府軍在轟炸中使用了一種可能是氯氣或者沙林的化學武器,它們一種劇毒的化學毒氣。但是,大馬士革及其盟友俄羅斯堅決否認使用過任何形式的化學武器。

倒計時

國際專家表示,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周,從技術層面來看,這並不能影響專家搜尋到使用過的化武蹤跡。這些化武攻擊的殘跡可能在倖存的人身上找到,比如通過尿檢、血檢找到;從喪生者的屍體或者其他物質比如衣服、牆壁、岩石、地面上找到,從而強化見證人所提供的證據。

但是直接找到這些毒氣的蹤跡隨着時間的推移可能性越來越小,尤其是容易蒸發的氯。要在人體身上明確找到氯氣攻擊的痕跡幾乎沒有可能,因為它只以自然狀態出現在血液中。

但是專家指出,氯氣產品在有水的情況下,可以與其他同在現場的物質,比如樹木、建築用金屬、紡織品發生反應。根據專家,雖然並不能將此作為一個結論性的證據,但是跟其他找到的痕跡綜合起來考量,可以得出究竟有無在這裡發生氯氣傳播的結論。

沙林毒氣的情形恰恰不同,即使在使用了這種化學品兩周以後,甚至一個月更久,也可以在現場或多或少地找到。

專家們現在主要尋找的是一種具有沙林毒氣特徵的物質,這種物質在自然界不會以其他形式存在。一旦找到,就可以得出結論:“有人使用了毒氣。”

證據能否滅跡

俄羅斯和敘利亞最近一直以安全理由攔阻國際化武專家迅速進入杜馬鎮搜尋化武攻擊的蹤跡,因此美國人與白盔兵擔心敘利亞和俄羅斯援引的理由或許是一個消除可能存在的使用化武痕跡的借口。

星期三,在敘利亞當局宣布在杜馬鎮亞拉拉公園發現死人坑之後,一名白盔兵的救助人員告訴法新社記者,他擔心遭化武攻擊喪生的平民的遺體會被轉移。這位救助人員說,白盔兵就是在這裡埋葬了遭化武攻擊的受害者以及遭轟炸喪生的死者。他認為,“當局想掩藏所有證據”。

同樣的,國際禁止化武組織專家將搜尋任何人為改變現場的痕跡,比如掩蓋化武產品的痕跡或者洗刷甚至轉移相關的物質。在發生化武攻擊翌日,數千名當地居民得以根據反叛武裝簽署的投降書的框架遷移了出來。

不過,國際化武專家認為,使用過化學武器的痕跡可以擦去,但是必須要十分細緻地去完成。即便十分小心地掩蓋痕跡,照樣會留下發生化武攻擊之處已被人為改變的痕跡。專家指出,假如發動化武攻擊的時候,有人拍攝下來攻擊的場面,就可以拿來做比較,就可以揭穿掩蓋現場的企圖。

即便對現場進行了深度清洗,還是有很大可能在一些物質裡面找到滲入的化武痕跡或者已形式上變得很微弱的化武痕跡,比如在磚、水泥、土地這些具有極強吸收化武能力的物質裡面,就可以找到。

專家最後會得出什麼樣的結論

國際調查專家將把在杜馬鎮搜尋到的所有明顯的樣本帶回來,包括哪些已經被洗刷或者被人為修飾過的痕跡或者物質。

這些樣本隨後將被寄到特別批準的但是秘密的實驗室,類似實驗室全球存在着二十幾處。每個樣本將被分離,至少得到兩個以上的不同的實驗室的分析。專家認為,兩周以後實驗室就會拿出分析結果。

如果調查團不能證實使用過氯氣或者沙林毒氣,調查團就將手中擁有的證據對外展示,他們將對這些證據提出一些可能的解釋。

最後,將由國際禁止化武組織,以及這個組織的成員國做出決定,這些證據是否能夠足以證明或者不能證明在杜馬鎮發生了一場化武攻擊。

國際禁止化武組織的使命只在於鑒別是否發生了化武攻擊,他們不負有查明誰是化武攻擊的發動者的使命。